雨的另一面

雨的另一面

北方的雨,一般吝啬,直到夏天,才开始有了点声势。随着黑云压境、雷声轰隆,雨季便慷慨地开始着手装填河流沟塘,开始…
岁月赠予的,还有处变不惊的从容

岁月赠予的,还有处变不惊的从容

周四,在一班讲了个过瘾,放学才发现连口水都忘了喝,赶回办公室喝点水放松下,想着延时课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谁知刚…
仍然:这个女人不寻常

仍然:这个女人不寻常

我和她相识,是在博客上。 为了确认我们俩第一次“接头”的时间,我特地登录久未涉足已经封停的博客认真回溯了一下—…
总不能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总不能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凌晨十二点过,朋友将孩子的高考成绩发在了群里,超出了一本线五六十分,我们都替她高兴。想起高考前的各种煎熬,考试…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风将那么多的绿摇动 细碎的波纹,在秋季到来之前 仿佛有无数的隐秘 芝麻花开了——小而白 母亲又谈起一年的收成 …
那时夏天,又幸福又伤感

那时夏天,又幸福又伤感

南洋风吹得热闹。 高处的树叶子翻卷,低处的豆苗、芝麻起了波浪,间或某处房屋的窗户、雨棚传来响声,此起彼伏,激荡…
像雾像雨又像风 终归是乾坤朗朗

像雾像雨又像风 终归是乾坤朗朗

今早,葫芦塘西岸大路上的栅栏撤离了,路两边窗户里的人仿佛一夜间蒸发了似的,人去楼空风在动。我家的狗狗们欢天喜地…
可爱深红爱浅红

可爱深红爱浅红

丝瓜花亮黄黄的,爬上柿子树巅。柿子树上也挂了长条丝瓜,而它近于柿子叶的绿,远远没有丝瓜花那么招眼。 风很大,长…
求富

求富

疫情肆虐,经济下滑,战火频仍——这,已成为今日世界的“常态”。人类正处于战争与和平共存、好事与祸患同在的境况中…
希望这样的“突然”少一些

希望这样的“突然”少一些

大抵是不想上学了 黑板上的字,横竖都看不清 逃课是你,托腮是你 哈欠连天无精打彩也是你 听到下课的铃声 一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