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人间*秋花最是秋葵好

路过红薯地,瞥见几朵红薯花,喇叭状,粉紫色,挺俊的小花儿。 蹲下去认真地拍图,正入神时,从旁边的玉米田,钻出一…

路过红薯地,瞥见几朵红薯花,喇叭状,粉紫色,挺俊的小花儿。
蹲下去认真地拍图,正入神时,从旁边的玉米田,钻出一位穿花裙子提着塑料篮子的女人,好奇地冒一句:“你在干嘛?”
估计呀,她以为我在糟蹋别人家的红薯,来阻止。我笑着举起相机晃晃,有些不好意思:“我在拍红薯花!”
她噗嗤笑了,并不似很多人那样问我拍花干嘛,热情地拽下我的手臂:“这个花不好看,带你拍我家的秋葵花!”
我走出枝枝蔓蔓的红薯地,跟着她身后。她边捡掉叮在身上的一枚带露水的青草叶,看了看捧着微单的我,亲切地笑着:“你是记者!”
我低头钻过曼妙的茶豆架,面对她摇头表示否认。大约经过好几块田,看到了她的秋葵。两行秋葵随风甩着鸭掌叶,挺立于红薯垅,英姿飒飒,生机勃勃。她像个小姑娘欢快地跑进田间,扒开秋葵叶,一朵半遮于叶下的秋葵花,露出明媚的脸。
“快来拍!好看吧?”她笑吟吟地,似一朵纯美的秋葵花。
随便聊聊的图片

是的,极好看。如汪曾祺所描:“瓣淡黄,白心,心外有紫晕。风吹薄瓣,楚楚可怜。”女人捏着短短的花梗,免得被叶子遮住,静等我拍。
我表达谢意不用她帮忙,该去忙自己的活计吧。她取出篮子里的剪刀开始认真地剪秋葵,贴着秋葵蒴果的梗处,对准咔嚓一剪,羊角形的青青秋葵躺到她手心,青翠如玉,无比鲜嫩。我才知采秋葵是剪的,不是扭的。虽已至半秋,她家的秋葵似风华少年,长势喜人,妩媚的黄花花一朵接着一朵开,接着不断地打妞结实。
她边剪边自豪地说秋葵营养又美味,不劳人费神,又肯结。每天采一篮子,清炒、凉拌、做汤,变着花样吃,不管那么吃,都好吃,吃不完的晒干做秋葵茶,泡水喝蛮好的。
女人心无栅栏,娓娓叙说,我像在听她说书,关于生活这本书,她有田,有庄稼,有秋葵,惹人羡慕。

其实,我与秋葵相识好久。
初闻秋葵其名,在空间好友遇见的文章里,乍一听“秋葵”,像少年之名,蛮好听,有诗意,有画面感。她写在饭店点菜,她儿子还是个孩子,大声吆喝:“老板,来一份清炒秋葵!”在坐的人哄堂大笑,因据说秋葵是补肾的,俗人爱往孬处想。亦因此,我对秋葵印象不太美好。
后来,我从老街经过,看到有人家门前,站着一二株高佻的植物,开硕大的黄花,叶如鸭掌,酷似儿时熟悉的洋麻。
我留步,各种角度拍图。其花心外是浓郁的酱紫,仿若旧灯芯布的做的,绒绒质感,一团酱紫露出点白心,又伸出粉黄的蕊柱,柱头也酱紫,如深邃的眸子,顾盼生辉,像会有很多故事要发生,极具迷人。
从此,常在田间地头,人家门前废地,撞见其植物。似乎是自生,无人问事,野野地,高挺出所有杂草,枝叶楚楚动人,茎杆挺拔,有玉树临风的派头。风一吹,宽阔厚实的叶翻卷,露出纤纤玉指似的青果,绿绒绒的,后来读书,读到,“像女童朝天的羊角辫”,颇形象生动,有趣可爱,且又有天真的意味,惹人喜爱。

接下来,整天于网络乱翻乱看,看多了,很自然得知,那不当一回事的漂亮植物,是北京2008年奥运会,运动员吃的蔬菜秋葵,被媒体发现宣传“蔬菜之冠”美誉,成就为近几年的网红,药食并举,且花亦值得赏。
秋葵,虽出名很晚,来到中国不算晚。至于诗经里“青青园中葵”指“葵菜”不是秋葵。喜欢《本草纲目》的描述:“午开暮落,随后结角,大如拇指,长二寸许,本大末小,六棱有毛。老则黑,内有六房,其子累累在房内,色黑。其茎长者六七尺。”
描写酷似秋葵,只是秋葵有五棱不是六棱。(可能指黄蜀葵)
秋葵,看花便知是俊美的锦葵科,最早大名“咖啡黄葵”,种子可代替咖啡磨粉。想着秋葵籽磨咖啡,挺有浪漫的意味。望迟暮之年,无事可做,种几棵秋葵,待种熟,收些籽,精心磨出咖啡,品品啥味儿。只这么想,也觉得有趣,眉眼舒展。

偶见人家园子里的秋葵,茎,梗,果,盈红,像满面红光的女人,乐滋滋地,自然而然地流露自身的丰腴和健美。紫莹莹的果,红如宝石。花心酒红,瓣子嫩黄,向外优雅地淡出粉红,细致的纵纹淡若粉烟。整朵花看上去,魅惑而柔媚,仿若玉杯轻漾着浅浅红酒,妖艳的,使人沉醉。又似女孩儿的腮,羞涩的,甜美的,叫人爱怜。经打听一位在田间薅草的老人,才知这是红秋葵,青色的,叫黄秋葵。
午后,走下单元门口的台阶,正是桂花闲落,香气浸润时,见邻家婆婆不急不躁切了秋葵,像一枚枚星星状的图案,洒满竹筛,摆桂花树下晒。筛里筛外溢着香,秋葵茶,静静地诞生了。
人一老了,就慢下了,植物何尝不是呢。
我还见过秋葵抱老枝头的样子,一点不难看,像别致的工艺品。仰头挺胸朝天,体型稍丰满些,青玉色变得咖啡色,干裂出均匀的细白条纹,仿佛青衫换成了条纹连衣裙。看起来,含蓄,笃定,依然美。一裂开,滚出饱满的黑籽,似乎不是枯老,一切才刚刚开始,向着更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