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双绣花鞋垫

和平路最大的鞋服商场前,一直有一个白发的老奶奶摆摊卖手工的绣花鞋垫,小地摊很简单,一块防潮的塑料雨布,一只针线…

和平路最大的鞋服商场前,一直有一个白发的老奶奶摆摊卖手工的绣花鞋垫,小地摊很简单,一块防潮的塑料雨布,一只针线笸箩,针线笸箩前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排绣好的鞋垫,用记号笔在浅黄色的塑料雨布上标好了尺码。老奶奶就坐在小摊后面的马扎上飞针走线,绣好一双就按照尺码的标记摆上去一双。

老奶奶穿的衣服看上去都很旧了,明显的褪色了,但很干净、齐整,老奶奶的一头银发也梳得一丝不乱,银发下面虽然满是岁月堆叠的皱纹,但从眉眼上看,老奶奶年轻时应是个美人。现在也不丑,她清秀安静地坐在那里,认真地一针一线绣着她手里的鞋垫,戴在手上的顶针几乎都要磨平了,银白而发亮。她也从不吆喝,只是安安静静地守在那里,或在那里等待。

老奶奶的鞋垫,绣的都是一些花鸟虫鱼,但都很逼真,且色彩明艳,很好看。老奶奶应该没学过专业的美术,一切都是模仿,或者从心里出的,但还是让人觉得那一双双鞋垫,也能称其为一种艺术品。

来往购物的人们都忍不住要看一眼,心动的就蹲下挑选一双买了。老奶奶的鞋垫都是五块钱一双,买鞋垫的人挑选好的鞋垫,老奶奶就说一句:“能给现钱,就给现钱。没有现钱就扫码。”说着从笸箩里翻出一张A4纸打印的二维码递给人家。多半的人都是能付现金就付现金的,觉得老奶奶年龄这么大了,肯定摆弄不了智能手机。老奶奶准备了很多五块钱一张的纸币,就是为了方便找钱。买的人实在没有现金,扫了码就让老奶奶看一下。老奶奶就说一声“好,闺女那边收到了。”

今天一直下雨,可是老奶奶还是来出摊了,穿着雨衣,支了一个简易的遮雨伞,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马扎上绣鞋垫,天就快要黑了,可是老奶奶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从商场里买了一双鞋出来,习惯性地看见了她,上前跟她打一声招呼:“奶奶,天快黑了,又下雨,还不收摊儿回家呀?”

老奶奶抬了下头,礼貌地浅笑一下说:“今天还没开张呢!怎么也得卖出去五六双再回去。”

我心里因她这句话盘算着,这可能是老奶奶的必须,她每天可能就至少需要这三十几元钱。没人知道老奶奶在这里摆了多少年摊了,老奶奶七十多岁了,好像自从有了这家商场,她就一直在这里摆摊。她家里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人们也不知道,但人们都猜得到,她很需要这一份钱,她也似乎只能谋这个营生,所以她才一直这么努力地坚持着。

我说:“奶奶,我买六双鞋垫吧,两双43的,两双40的,两双39的。”老奶奶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说:“你这里买的一家三口的吧?”

我笑着说:“老奶奶,你真聪明。”

老奶奶有些羞愧地说:“一把年纪了,还聪明个啥呀,我只会干这个了。”

“你的手这么巧,人也一定是很聪明的。”我说。

“哈哈哈,谢谢你小伙子,我还是头一次听人这么夸奖我呢。样子你自己挑,看哪些个中意。另外,一块少收你一块钱。”老奶奶说。

我说:“不用,该多少钱,多少钱。这都是你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不容易。”我说。

老奶奶听了这话,脸上还是笑着,但眼神里明显添了一抹别样的亮色。老奶奶这一辈子可能流过很多的眼泪,但她已经到了再流不出眼泪的年纪了。世界之大,人间沧桑,可能她心里只剩下了一份淡然的平静。

我付了三十元给她说:“回家吧,奶奶,别一会儿雨下大了再挨淋。这几天总是晚上下大雨。”

“恩,回家了。”老奶奶说。

我帮老奶奶收起遮雨伞,老奶奶一边收拾她的笸箩和包袱,一边忙着跟我说“谢谢”

老奶奶收了她的摊,拎着包袱,拿着遮雨伞往街对面走去,走了几步又转回头来对我说了句:“好小伙子,穿着好再来拿。”

我说:“一定。”

老奶奶又笑了,这回笑得很满足,似乎也很骄傲……

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打算,明天再送老奶奶些别的东西,现在我在家里用毛笔写着一些字:一生平安、前程似锦、百年好合、天长地久、万事如意、红红火火、心想事成……

明天把这些字样子送给老奶奶,让她照着绣,应该会多卖几双,再不用淋雨了,尽管她这辈子可能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雨了,也从没怕过风雨……

但我还是愿这人间能多一些晴天,多一些阳光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