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求学路

中午十二点,接到安安。我骑行在火辣辣的环城路上,听安安在我背后说话。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哽咽,我没作声,只想着快…

中午十二点,接到安安。我骑行在火辣辣的环城路上,听安安在我背后说话。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哽咽,我没作声,只想着快速回家。

午饭是在去接她之前就准备好了。母女二人的伙食,简单。我盛饭、端菜,她放下书包、喝茶、上卫生间。
“妈妈没做什么。你爱吃肉,我就炖了点肉,然后炒了碗南瓜。”
她点头,拿起筷子,看我。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吃呀。”我笑。
“我只想赶快上高中。读高中了我就不用住校了。”
“嗯。好。很快就来了,不到一年了。”

“现在一天到晚上课,老师还拖堂,然后每个老师都布置好多好多作业。我们培优班另外还有作业。我没有一点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她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给你老师说说?反应一下情况。”
“你说还不是一样。又不能改变什么。”
“说不定老师会考虑你们的感受,不再拖堂呢。”

“嗯——”安安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上次数学老师来物理老师还在上课,他说物理老师拖堂,结果他自己拖堂比物理老师拖得更长。”
我笑了笑,说:“老师上课也是要时间与精力的。他们也想把你们教好。”

“我知道呀。可是我们总得喘口气。我现在每天晚上做作业到十一点半,还不一定能做完。我有时想自己预习一下,都没有时间。”她眼睛睁得很大,竭力想忍回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可惜,没忍住,那泪水还是掉下来了。
我伸手去抹她的泪,她的泪越发地多,珍珠一样落下来。

“不哭了好不好?万一做不完就做不完,你都做不完,班上肯定没几个能做完的。你写字那么快。”
“我管别人做不做得完?”她语气里有几分不耐烦。大约是察觉到这样不好,言语缓了下来,说:“你放心,我每次都做完了的。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一天到晚只学习。我现在连看自己想看的书都没有时间了。”

“嗯。不说了,你快点吃,吃饭了我们一起去睡会午觉。”我拍拍她的背,希望能给她一点抚慰。
“我不睡。没时间睡。一大堆作业,每门功课都有,还有一篇作文,是一个人看海,是一个样子如果和别人一起看海,又是一个样子……”她的眼泪啪嗒啪嗒落,筷子拿在手上,似乎连几粒饭都夹不起来。

我只能又拍拍她的背,看她,“觉还是要睡的。少睡一会。”
“没时间睡。我现在天天睡不好,也没时间想吃什么。一个星期,我就花六块钱——就一个来去车费。我读初二的时候,偶尔还想去买点吃的,现在连偶尔也没有了。”

“下次你多带点水果和饼干去学校。下晚自习了多吃点。要不,还带点牛奶?”
“天气太热了,天气凉快一点了带牛奶。”
“嗯。”我答,“你为什么现在这么大压力呢?妈妈不希望你有这么大压力。”
“不是你给我压力。我就是有压力么。”她的眼圈又红了。

“你现在好好学,以后考个好大学。读大学了,你如果不想考研,就轻松很多的。你看爸爸工作多辛苦,这么大的太阳,还天天在外面晒。”
“你就是想说爸爸赚钱不容易供我读书啦。”她的声音提高了几度。

“我不是这个意思,爸爸妈妈供你读书是我们的义务。我是想说,你如果把书读好了,以后可以生活得好一些。”
“嗯。”她低头,有些不好意思。
“你是不是担心月考呢?”

安安看我,想了想,点头,“嗯。物理老师说了,月考很重要。说初三第一次月考都考不好,那以后会更难,更难得考好。”
“你物理是强项,别担心。再说,一次考试证明不了什么。你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考试。月考可以忽略不计的。”

“我怎么不担心?以前的物理老师讲课,我心里知道哪些是必考,哪些是重点,哪些只了解就可以了。现在的老师,我心里没底。”她又哭,“你知道吗?现在上课是培优班一套,平时一套,然后课标又一套,我不知考哪些?”

“那也不可能初二的物理老师带你到高中呀。你一生不知要遇上多少老师,肯定是你去适应老师,而不是老师适应你的。”我一边给她抹眼泪,一边说,“你管它考哪些?你只管在老师讲课的时候认真听就可以了。”

“我知道的。”她点头,“人家说这个物理老师去年带的物理成绩是整个三年级最好的。”
“就是嘛。初二的老师,可能你们刚刚接触物理,老师肯定讲得细致,现在初三了,老师讲课可能跳跃性大一些,你习惯了就好了。我听别人说,高中的老师讲课跳跃性会很大,说不定你先适应了以后会更好的。”

“读高中就好了。读高中如果分到火箭班,火箭班个个成绩都好,我不想考第一名,我就没那么大压力了。”她说着说着居然又笑了。
我也笑,摸摸她的头,“吃饭,吃饭。吃饭了睡觉去。”

“我真没时间睡觉。哦,对了,妈妈,国庆节学校要搞书法比赛,我要参加。”
“这么忙,你参加呀?”
“我肯定要参加呀。我书法这么好。”她眼里满是自信。

我笑,问:“那写什么呢?”
“写有关家国情怀的。哦,要自己准备笔墨纸砚。”
“好。那等会妈妈帮你去三楼找找。”

进入初三以来,除了芷涵回家的中秋节她没有哭,其它时间回家,她每次都在我面前哭了。记得第二次回家,半天的假,晚上做作业我等不了,先睡了,等我一觉醒来,她还在做题,我喊她,她才放下手中的笔上床,然后与我说话,说着说着就哭了。我问她可不可以不上培优班,她头摇得也是拨浪鼓一般,说人家十几名的都争着上,我怎么能不上?

漫漫求学路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