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速写 | 那些年那位爱捉弄人的上司

十年前了,新公司上班第一周,整个办公室算上我哈麻拉达也就三个人,一个上司,两个下属。 某天中午,上司要下去买午…

十年前了,新公司上班第一周,整个办公室算上我哈麻拉达也就三个人,一个上司,两个下属。

随便聊聊的图片

某天中午,上司要下去买午餐,为了让两个下属多干活少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就非常殷勤地问我们要不要吃静安公园那边Subway的三明治,他帮我们带,当然,就只是带,不是他请客哦。我和另一位那时当然还不熟,对望一眼,就同意让他带了,分别点了不同的款。

 

不久,他上来了,交给我们一人一个三明治,反正外观看着都一样,纸包成长卷儿,我俩就一人拆开一个开始吃了,刚咬了一口,他忽然爆发出大笑,然后非常得意地告诉我们:“哦哦,我给错了,你的是她的,她的其实是你的!” 说完,狡黠的蓝眼睛眨巴眨巴地,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我俩又对望一眼,非常志同道合地说:“哦,那就不用换了,反正吃哪个都一样嘛。”虽然看好戏的愿望并没达成,他还是觉得特别开心,一个劲地哈哈大笑,滑稽伐?

更滑稽的是,因为文化背景不同,有些话题无法和谐进行。比如,我说自己好像要感冒了,原因是昨晚上走出大楼时一阵冷风给吹了,可能是受寒了。

他听了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为什么吹一阵风就会感冒?那我们天天在外面都要被风吹到,难道天天都要感冒?”

我懒得解释,反正也解释不清,只扔给他一句:“中医里有一个词,叫‘风寒’,听说过吗?”

“不懂,你们中国人动不动就说是上火了怎么怎么了,可是火在哪里?能让我们看见吗?”

“能的,如果我们再争论下去,你马上就会看见我的火了。”

他对自己的中文水平特别傲娇,有次,突然让我说“人民”和“名人”的发音,知道他不怀好意,我还是尽量准确地发音了,他听完还是大笑,说我前后鼻音不分。

我说:“那又怎么样?我说过我分得清前鼻音和后鼻音了吗?”

“那中文是你的母语哦。”

“我这是浙江口音,有地域特色,你有没有?”

“哎,那你打字可太不方便了。”

“先生,我用的是五笔,不是拼音,五笔哦你听没听说过,会不会的?”

 

上班这样上着,魔都的蚁族嘛,讨生活稻粱谋的节奏。有天,上司一抬头,看我头发被自己抓得衰草连天的样子,总结陈词:

“哎,你知道吗?你早上来的时候就像一只刚出笼的面包,很新鲜蓬松的样子,到了晚上快下班了,就变成了,你知道的,就是中文里怎么说的,瘪下来了,塌下来了?”

我冷静地补充:“对,垮了,没有思想和灵魂了,打折出售了!”

他哈哈大笑,又问:“还有更好的比喻吗?”

“有!一只煮烂了的没有灵魂的油面筋。”他听得乐坏了。

有天一早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三本Agatha Christie的书:《蛛网》、《无人生还》和《东方快车谋杀案》。阿婆的书可是我的最爱,加上是Harper Luxe这家出版社的出品,纸张、字体和排版风格也很让我喜欢。

 

当时,一边是惊喜一边又很警惕,担心这是不是又一出捉弄人的把戏。犹豫要不要打开,他进来了,说:

“嗨,我回国特意挑了带回来送给你的,看看喜不喜欢?”

我看他一眼:“真的?就只是礼物这么简单?里面有没有什么机关?”

“有!”

果然,我心想,就知道天底下没这么便宜的事。

见我一脸警惕,他大笑:
“机关嘛,就是让你因为这个被感动,然后更加卖力工作。”

后来,他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因为从小受他捉弄,一开始总是被气得哇哇大叫,后来就知道反击了,而且反击的战果相当辉煌,现世报真是来得快啊哈哈。

 

不久前,看他女儿自己制作了漫画系列,主题大概是如何捉弄老师并使用技巧让老师听她们的,他好像还在旁边出谋划策了,这下好了,上阵父女兵,希望教她的老师不要被捉弄哭了才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