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圣皇太后与智果寺藏经楼

史籍载,洋县智果寺藏经楼是慈圣皇太后赦命而修建的。究竟是咋回事?得说说这位皇太后。 慈圣皇太后叫李彩凤,154…

史籍载,洋县智果寺藏经楼是慈圣皇太后赦命而修建的。究竟是咋回事?得说说这位皇太后。

随便聊聊的图片

慈圣皇太后叫李彩凤,1546年生,1614年卒。她15岁入裕王府,为裕王即后来当了皇帝的明穆宗,于1563年生下第三子朱翊钧。随后,李氏由普通宫女的地位升为“侧妃”。裕王登基后,李氏被封为“贵妃”,地位仅次于陈皇后。明穆宗长子5岁夭折,次子1岁夭折,故三子朱翊钧顺理成章地成了皇太子,当上了皇帝,即后来的明神宗。

李氏的肚皮很争气,为明穆宗生下5个儿女。明万历元年(1573),朱翊钧即皇帝位。按照旧制,只能为嫡母皇后加尊徽号。但皇后陈氏不是朱翊钧的生母,故太监冯保为讨好李氏,欲为陈氏和朱翊钧生母两个人都加尊徽号,于是叫大学士张居正和廷臣们商议,都拥护,随即尊陈氏为“仁圣皇太后”,李氏为“慈圣皇太后”。后陈氏累加徽号为“仁圣懿安康静皇太后”,万历二十四年陈太后崩,谥曰“孝安贞懿恭纯温惠佐天弘圣皇后”。李氏于万历四十二年崩,累加徽号为“慈圣宣文明肃贞寿端献恭禧皇太后”,谥曰“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后”。

给汉中洋县智果寺“御赐”经书的,就是这位“慈圣皇太后”李氏。李氏是一位优秀的女人,在儿子幼小当皇帝的情况下,她和皇后陈氏“垂帘听政”,两人大权在握且关系和谐。李氏对皇帝(自己的亲生儿子)管束甚严。为了创出盛世,李氏可谓呕心沥血、煞费苦心。李氏比陈氏死得迟,故掌权时间长。可惜在她死后,皇帝失去了约束,致使国家走向了衰落。

史籍中,确实有慈圣皇太后(李氏)患眼疾的记载,如让女医刘氏、彭氏入宫,为其医治的记载;也有让幼小的皇帝跪在自己面前训斥,甚至欲将其废除的记载;还有特别重视信佛建庙,谁劝也不听的记载,等等。关于陕西汉中洋县智果寺僧人为李氏去医治眼疾的事,一直成为智果寺的盛传,但这个僧人的详细信息,我们已无法详知。

智果寺寺内的藏经楼,建于明万历十四年(1586),属于宫殿式建筑;藏有万历四年内阁首辅申时行题写的“敕赐智果寺”匾,存有明慈圣宣明肃皇太后所赐的佛经,这些经卷经折装,至今保存完好,其装帧以具有地方特色的红、黄、蓝、绿织锦缂丝为封面,图案各异,印刷考究,图文并茂,历史、科学、艺术价值兼有。每年阴历六月初六,有盛大的“晒经会”。藏经楼前,有一“圣谕碑”,竖于明万历十六年(1588),对所藏经卷来源等作有记载;楼内存有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御赐经卷,为佛经中的珍品。

目前,寺内仅剩大佛殿和藏经楼。大佛殿坐北朝南,呈“凸”字形。大殿前方地面上,有多件石碑底座,曾竖立一些宋、明、清时期的石碑。屋顶正中饰有楼阁式的砖雕,屋脊灰瓦覆盖,古朴典雅,殿内墙壁绘有壁画。

大佛殿左前方,悬挂一大铁钟,铸于明正统元年(1436),为“智果寺八景”之一。八景即“高阁藏经”、“圣谕神碑”、“石镜照人”、“南院宝塔”、“魁楼望汉”、“古城遗址”、“东亭晓钟”、“香台睡佛”,誉播四方,闻名遐迩。

智果寺藏有这么多的佛经,自然与智果寺僧人为李氏治眼疾有关。说明朝洋县智果寺僧人紫衣禅师(生卒年不详),于神宗万历十二年(1584),云游京师(北京),逢慈圣皇太后患眼疾,久治不愈,张榜招贤。紫衣禅师遂揭榜应召,入宫为其治病,用药三剂,眼疾即愈。神宗朱翊钧、慈圣皇太后为表谢意,于十四年给智果寺颁赐皇家御制大藏经一部,共678函、6780卷,并赦命修建藏经楼保管。朝廷派员,会同汉中府知府修建了藏经楼。

智果寺的这些经卷,相当一部分为唐代高僧玄奘翻译而成,内容涉及古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宗教等方面;有大量人物传记、民间传说故事等。它们是研究我国古代文明的第一手资料,是中华民族璀璨的精神财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