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自然是真的

我所知道的经典(二百零六) ◎安静地 (中国)莲叶 一只蜗牛蜷曲了身子,进入了自己的家 我出生乡里人家 我老实…

我所知道的经典(二百零六)

◎安静地

(中国)莲叶

一只蜗牛蜷曲了身子,进入了自己的家

我出生乡里人家
我老实巴交的父母
谈起数十年的岁月,又安静地
坐了一会儿

时光在他们的叙述里停顿
或者,慢慢流淌。而

天空下起了雨
我们的屋檐下,雨
以悬挂的姿态
缓缓地把自己的一生

送进这空阔的浮世

若水说:

今天,十月四日,晨。我还在假日中,宝鸡的雨,又开始加班了。
躺在床上,读到莲叶这首诗,我说:这首诗的语气真好。
莲叶回:现代人都喜欢这节奏。(我想,我慢节奏的生活是很多人没有的。)
其实在我看来,语气和节奏是有区别的。
我常常能从一个诗人的语气里读出一个诗人的 所有而不需要其它。
从这首诗里,我感受到:莲叶是一个低声说话的诗人。她低声说话,就像我们雨天的姐妹,安静地对我们说着时光和浮世这些事情,而我们也非常愿意支着下巴,看着从屋檐上滴落的雨,坐在小板凳上,听她说。不知不觉,被她的语气带走,若有所思。
所以说,我能轻易地从一个诗人的语气中感受到这个诗人是否是一个我们愿意跟着他或她在诗歌里走上一程的人。
有一种诗人,我们不知不觉就想陪着她在诗歌里走上一段路,另一种诗人,诗虽好, 但我们只愿意远远地敬着。
莲叶无疑属于前者。
祝福莲叶。

 

有些意外若水这么用心地读我的诗。
有时候我会想,我写文的意义何在?这大约就是意义的一种。
我也会想,我写文到底想得到些什么呢?嗯,能得到什么呢?无非是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这自言自语有人认真看了,认真听了,就是福气的一种。
感谢!感恩!
今日有些巧,湖南的谢谢发信息给我,说了好些贴心的话语。看谢谢的文字,才知道原来她也写了这么多。
致敬每一个心怀热爱的人。随便聊聊的图片

天晴得很好,蓝得如洗过了一般。
风很大,吹得草叶晃荡。这个时节,草叶的层次是丰富的,那晃荡就有了不一样的色彩,人看着,偶尔会恍惚。
而菜地里,依旧是满眼绿意。眉豆绿,青菜绿,蒜苗绿,栀子花树绿。柿子的叶子倒是落光了,不多的几个柿子垂挂,雀子绕树,此起彼伏。
妈妈要我们摘了算了,说再过几天柿子就被雀嘎子啄光了。
这自然是真的。

这几日读《沈从文文集》里的《从文自传》,感觉他的自传与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完全不一样的笔触。地域,不知怎地我想起这两个字来。的确,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湖南与浙江,真正完全不同的,且沈从文还生活在湘西,那里夹杂着的苗人对他的影响也是颇多的。

沈从文在我心里是温文尔雅的人,却不想小时候是那么顽皮。他写自己的逃学,写玩水,写捉虫,又写自己在大自然得到的,予他无穷的快乐。

今日下午读他在部队作文书,在闲时看闲书,练字,说七块钱一个月,却用了多半的钱来买字帖,幻想以一手好字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十四岁就跟着土著部队流徙,后正式参军,得到上师赏识是因为他的毛笔字,这给了他很多希望,于是,临王羲之、虞世南、《曹娥碑》……他还读画,看古书(此刻,我看的书在楼下,我记不全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