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正如道

  一个人能不能做想做的事,能不能做成心心念念的事,可能都是个问号。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与你关系很重很…

 

一个人能不能做想做的事,能不能做成心心念念的事,可能都是个问号。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与你关系很重很要命的事情你并不能决定。但你仍然得顺事知服,仍然可以去做能做的和能做到的,如果说此生做了点事情,这些大概是基本盘。

今年,我收获了南瓜数颗,个个奇形怪状,硕大无朋。它们是自然生长出来的,除了播种我唯一帮过它们的是对它们说过许多好听的话,像是在哄一个人高兴。看过一本关于植物的书,说它们也是有情感的,甚至也有喜怒哀乐,我想我的甜言蜜语起作用了:南瓜蹿得很猛,而且爬满了一楼一侧的围墙。之所以坚信美言养瓜,是南瓜的诚谢连墙也挡不住,有的爬在栏杆上,有的贴在墙上,有的试图从缝隙中钻进来……它们像是贴着耳朵凑上来的门客,养士三千,跃跃欲试,满藤满的架虔诚之姿。

之前也种过南瓜,买了四根秧子,最后只结了两颗小瓜。该使的法,该施的肥,一样没少过,还学过套瓜,掐一朵南瓜的雄花,向怀了春的雌花花蕊间套去。南瓜桔黄色的花热烈而性感,在湖南吃过整朵花做的菜,我想也可能是疏花或套花用过的花吧,反正这是种南瓜的好方法,期待瓜瓞绵绵。不想,套的花不少,结出的果不多。反思一下,也许是一颗南瓜的私秘被我开玩笑间揭露,没尊重它们娇羞的地方可能惹恼了它们的隐情:让你强扭瓜花,老子不长了。

讲这段南瓜真实的童话,是觉得对待任何一个活物都得有诚敬之心,世界的复杂和简单都超过了我们的想象,有理由认真对待每一个遇到过的他们和它们。我们其实和大自然之间是有协议的,只是我们没签协议而已,比如生死,比如相遇,比如尊重,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道”。如果顺了道,我们就相当在履约了,如果我们违了道,就一定要受到嗔怪和惩罚。

现在越来越觉得,你把一些最基本规则履约了,把最基本的事情做好,你就守住这个虚幻而真实的道了,就已经超越大多数人。例如说按时吃饭、好好睡觉、规律作息,锻炼身体,坚持学习,认真工作,善待自己,乐助他人,包括尊重自然界对生命体的客观呈现。当然,也包括我们和自己的内心履约,就是所谓的身心合一,就是我说的守正如道。道在哪儿?你守好哪儿,道在哪儿。庄子很毒舌,抖了老底,道在蝼蚁、在稊稗、在瓦甓、在屎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回到南瓜,孩子小时候买过德国人于尔克·舒比格的书《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有一段是这样写南瓜的:洋葱、萝卜和西红柿,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这种东西,它们认为那是一种空想,南瓜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成长……今年种的南瓜似有妖气,奇异其形,变幻其貌,一个个像撼天大鼓、像嶙峋怪球、像池中游泳圈、像实验室的曲颈甑,难怪西方万圣节常常做了灯吓人,它们本色出演,剖之蒸食味道却异常绵糯纯正,瓜不可貌相,真是得道之瓜。世界之美,就在于它的复杂和多样性,你看不上的,或许反而是这个世界上最精彩的那一部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