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美夕阳红

退休了。从此校,从此地,从此刻。捋捋灰白的鬓发,擦擦双手的粉末,掸掸裤脚的尘灰,尽量挺直已佝偻的腰板,尽力使脸…

退休了。从此校,从此地,从此刻。捋捋灰白的鬓发,擦擦双手的粉末,掸掸裤脚的尘灰,尽量挺直已佝偻的腰板,尽力使脸上堆满笑容。昨天,你还一遍遍地叨念,可退下来了,可该好好歇歇了。但到了今天,当你走到校园门口蓦然回首的瞬间,分明有潮潮亮亮的东西在你昏花的眼里涌动。看不出放下重荷后的释然和轻松,眼神中满是对校园的眷恋和深情。没有欢送的锣鼓,没有悲壮的饯行。伴你离开的,是几本快要翻烂的书籍、一卷极简的行李和晚上放学的铃声。
你离开的时候,西山上斜阳正红,校园里松柳正翠,原野上秋意正浓。
太累了,也该歇歇了。在讲台上站了三四十个春秋,似乎就在弹指一挥间。这是一段多么漫长而又何等短暂的人生路程!遥想当年,你曾是明眸皓齿冰肌玉骨的俏女郎,风华正茂玉树临风的俊小伙,现如今,你却已成了皓首苍颜鮐背龙钟的老妪或老翁。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你的大半称谓都是“民办”或“代课”,那点微薄的工分和工资难以养家糊口。你饱尝了工作的艰辛和生活的苦涩,也受到过家人的埋怨与外人的讥讽。但你从未放弃从未改行从未辱没教书育人的神圣使命。你曾为多少个冬天还耍单的穷孩子做好棉裤和棉袄,你曾多少回给拉到裤兜里的娃娃擦洗干净;你能记住所有学生的生辰个性,你能熟悉每个孩子的门庭家境;多少个丑小鸭在你怀里化成了美丽的白天鹅,多少个小马驹在你手中改变了桀逆放恣的野性;几十个春秋啊,你把粉笔当成万能农具,在悬空的黑土地上默默苦耕,播撒李白普希金的浪漫诗行,移栽牛顿袁隆平的奇特思维,种植雷锋焦裕禄的美好心灵…。。
算过吗?你一生中总共教过多少个学生?那陈旧的厚厚的相册中,就有数十张你带的毕业班的合影;那最后一次出席家长会的,就有好几家是祖孙三代,他们都喊你“老师”,泪眼蒙蒙抓着你的枯手不肯放松;那隔三差五从四面八方寄来问候短信和祝福贺卡的,有公司的经理大学的教授,也有毕业的博士后在读的硕士生。先贤孔子传说有弟子三千,你的学生恐怕也像你灰白的须发数也数不清。回视身后,串串脚窝浸血渗汗,眼眼清泉澄澈晶莹;放目四周,坡坡菊桃杏梨香香艳艳,片片杨柳桑榆郁郁葱葱。
太累了,好好歇歇吧。从此地,从此刻,所有的时光真正属于你自己。虽然已是年过花甲,尽管已是半百知命,你不仅需要颐养天年享享天伦之乐,还应该完全给心灵松绑浴浴朗月清风。养养花下下棋打打球绘绘画弹弹古筝,也趁着时间充盈去尝尝人间美味赏赏天下美景。带上老伴跟着儿女游游西湖登登泰山逛逛北京故宫。乘乘轮船,去看看常讲给学生却从未亲见的波澜壮阔的大海;坐坐飞机,去瞧瞧多次魂牵梦萦的蔚蓝深邃的天空。
别了,我的校园;别了,我的教室;别了,我的孩子们。你开的泉在涓涓地流,你植的树在噌噌地长,你栽的花在辣辣地开。花果的芳香氤氲在校园内外,瑰丽的晚霞铺满了广袤的苍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