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父亲老了,女儿嫁了

“十一”国庆节前,父亲好像就一直在忙碌,但忙什么,似乎又说不出。 只见他进进出出匆匆的身影或背影,有些模糊,有…

“十一”国庆节前,父亲好像就一直在忙碌,但忙什么,似乎又说不出。

只见他进进出出匆匆的身影或背影,有些模糊,有时候又分外的清晰。父亲的忙碌,不过是厨房、餐厅、客厅,手里没什么,但好像却是很忙碌的样子,有时候他会在阳台长时间地沉默;父亲已经戒烟六年了,这两天,似乎看见他又把烟拿出来了。但只是拿出来,偶尔放到鼻子底下闻一闻,并不抽。

她知道,父亲看似的忙碌不过都是在遮掩他的不安。婚期定在国庆节假期的第三天。眼看着日子倒像是一天天迫近的,逼人而来。

结婚,是件高兴的大事,父母好像盼望这件事也已经很久了,之前还因为她不找对象,找不着合适的对象叹过、气唠叨过她,说:“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个对象也不会找呢?你可别真让我们看着你,成了三十几岁的剩女。”甚至说过“你早结婚一天,我们就松心一天。”

她不知道父母说的“松心”到底指什么,可是这一天真要来的时候,他们好像又透露出万分的不舍与某种不安,尤其是父亲额外的明显。这几天,他除了打电话跟男方沟通一些婚礼当天的事情,就是去菜市场,从菜市场回来就进厨房,把他拿手的那几样小菜,反复地做来做去,端上桌,不停地催促女儿,吃、吃、吃,好像女儿一旦嫁了人,就再也吃不到他做的菜一样。

其实,结婚还是男方更忙碌,操心的事多一些,她们只要按照既定的计划执行便罢了。先是婚礼头一日,男方来车把她们一家,还有一些重要的亲友接到男方当地的宾馆,然后从那里接亲,接亲完成,就直奔婚宴大厅,举行完婚礼就万事大吉了。

而父亲倒像是一直惴惴不安的样子,搞得“送亲”比“迎亲”还如临大敌。其实她知道,这对于父亲来说,不只是一次简单的“送亲”而已,而是要把女儿的一生送入另外一个家庭。都说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有可能投得对,也可能投得不对,何况他又只她这么一个女儿。

女儿投胎到他家来,他像捡了宝一样的高兴,把能给的都尽全力给了,只还是怕她受一点委屈,生怕自己做了那个不合格的父亲。而女儿一旦嫁人,就是进入另外一个家庭,一切可能都要她自己慢慢适应、接受、和改变,才能有一番安定可心的日子,可那一切似乎又都是未知的,难免父亲有这份不安与担心。

转眼间,她二十九了,父亲五十九了,虽然父亲还不完全到了一个老头儿的年纪,但父亲的头发是早已白了几年了,这几年单位上工作的压力,爷爷、奶奶生病住院的压力,都把那个也曾帅气、风光潇洒的父亲熬老了。如今,女儿这一嫁人,父亲似乎又老了一圈。嫁女儿,尤其是嫁唯一的一个女儿,可能对于任何一个父亲来说,都是像是抽了他一根肋骨一样。只有独生子女的父亲才能理解。

她大了,到了不得不嫁人的年纪,大到了不能再抱着父亲的腿或缠着父亲撒娇,要这要那,哪怕是不讲道理,胡搅蛮缠,这些都不能有了。父亲也老了,老到了不能再抱着她,或背着她四处瞎晃,做些看似无用,却开心的事。

转眼间,他们之间,父与女之间竟也到了哪怕心中再有满满的爱,也不可直接表达的境地。

有人说,天下除了父亲,不可能有第二个男人的爱会超过父亲;或者每一个父亲,尤其只有一女的父亲,都想过宁愿女儿一生不嫁,但父亲又不能一直不撒手,不让女儿嫁人。这就是父亲的两难。所以,女儿出嫁,最难过的可能就是那个叫父亲的人。

在这两难之中,父亲的心里一定是一场水深火热挣扎的“战争”,唯有在痛与不舍之中,沉默着为女儿祈福,祈求她能遇到一个好人,遇上一个好家庭,一辈子别有那么多劳累与委屈……

父亲的白发,女儿的红妆,怎能让人不落泪……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