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柿子

摘柿子。 这会看照片,发觉眉豆爬上了柿子树。 今年妈妈种的小眉豆。她说小眉豆味长,比大的好吃些。我这人苕,分辨…

摘柿子。

这会看照片,发觉眉豆爬上了柿子树。

今年妈妈种的小眉豆。她说小眉豆味长,比大的好吃些。我这人苕,分辨不出那种很细微的差别。

说到苕,今天还真炕了一盘。在二爷那边拿的,洗净,切薄片,放了足足的油,然后小火慢煎,炕至两面金黄,加蒜苗,装盘,香喷喷的,很好吃。

安安站在树上摘柿子有点害怕。

“咧树不会断吧?”

“你好重一点啦。”我说,“不怕,不怕,有什么好怕的?我小时候爬老高,坐在树上吃桑枣子(桑葚)。要不是我今天穿裙子,我就爬上去了。”

“我小时候和万志禹爬树上摘橘子吃。橘子树比柿子树小多了都不断,咧柿子树这么粗,你一想它都不得断啦。”芷涵说。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个大。那个大。”

我指着,要安安再上前一点,把那个大的摘下来。

今天风大,妈妈说穿薄袄都有点凉了。“你还穿个裙子,也不怕冷。要多穿点,现在冻了,等你老了腿会疼的。”

一夕秋风,秋意即刻深浓。在我们的身旁,树叶正簌簌而落,看着它们决绝的样子,我忽然想,树木养育了它们,然后季节到了,它们离去,惟留下裸了的树枝重现在大地上。

 

 

“统共没几个柿子,你们还不摘,咧雀嘎子要吃(念七的音。)光了。”

不远处的枇杷树摇摇,花喜鹊曳着叫声起伏,它们大约在怪我们夺了它的食粮。

“你看,枇杷树都开花了呢。”摘过柿子进屋,经过枇杷树,妈妈站定,望着枇杷树。

晴久了,枇杷树叶有点脏。

“都农历九月了,枇杷树开花不稀奇。枇杷明年春上就有得吃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