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我确定我是有社交牛B症的。

最近有个词挺火的,叫作社交牛B症,是和社交恐惧症相对立的。有人说我多多少少有点这个病,我说那是你不了解我,我从…

最近有个词挺火的,叫作社交牛B症,是和社交恐惧症相对立的。有人说我多多少少有点这个病,我说那是你不了解我,我从小就很社恐,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笑,笑就笑吧,我就是被这个社会和人笑着笑着,就从脸皮很薄变得脸皮很厚了。所以,怪不得说微笑很治愈,其实嘲笑也很治愈,至少可以治好社交恐惧症,当然了,用药过猛,就会又患上社交牛B症。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问题很有意思,是说:如果穿越到李白之前,把他的诗全写完了,李白会怎么办?

 

脑洞很大吧?当时我就在想:这问题可爱是可爱,但可笑也是真可笑,你们人家李白那些年写的诗么?玩诗只是人家人生的一条明线,其实还有一条暗线就是:李白玩的其实是社交圈。如果当时有微信,有朋友圈,那李白除了诗作传播更快,爆款更多以外,社交牛B症也会发作得更厉害。

 

就上面那个问题本身,你光有李白的诗有啥用?分分钟就得露馅啊,因为你没有李白的朋友圈啊。

 

诗人们慕名找到你:大兄弟,你的《蜀道难》写得真好,来来来,多给咱讲一讲蜀地的事儿。

 

杜甫:大哥,我第一崇拜你,第二崇拜李白,我也要去四川了,给咱点四川生活小贴士呗。

 

李白:兄弟,你这《将进酒》写得牛B啊,句句经典,你和岑夫子,元丹丘也是好朋友?这两个死鬼怎么从来没跟我提到过你啊?

 

最关键的是:你这酒量行不行?李白诗里这么多“酒“,吹了这么多”牛“,你抄的这诗又这么厉害,酒场酒局不会少啊,自己多保重,说自己不能喝吧,人设得崩,不能喝硬喝吧,身体得崩。

……

你还可能被整进翰林院,你天天被同事贺知章请教,被玉真公主骚扰,被玄宗皇帝约酒,被孟浩然请吃鸡,被拿来和王维比较……

 

说到社交这件事,在大唐诗坛,李白说自己是第一,没人敢说是第二。现在都流行劝年轻人要放弃那些“无效的社交”,李白听了肯定是懵的,社交,还有无效的?

 

15岁的时候,李白就早已背着剑拜谒了蜀中各大名流,多少人天天唱着“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因打工取消原计划,而人家李白不光走了天涯,还顺便拜访了业内大牛,挨个加好了微信,李白在《与韩荆州书》中写道:“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

 

20岁的李白,作为四川地区诗坛当红炸子鸡,中途拦下前往成都的前宰相苏颋,掏出自己的微信二维码,把自己的公众号推给了对方。公众号里有几篇置顶推荐文章:《大鹏赋》、《明堂赋》、《训诂学》……篇篇都是狂拽炫技的神作。

 

关键是李白知道,这些人看完了自己的诗文,就一定会点一个“在看”;李白更知道,这些人的每一个“在看”,在文坛又意味着什么。

 

后来,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又有了李邕,孟浩然,贺知章,然后贺知章的朋友圈转发,让李白的微信联系人里又有了玉真公主,有了玉真公主就有了唐玄宗,然后有了杜甫,有了王昌龄……

 

当然了,没有王维。原因可参见:李白和王维为什么没有互加微信?| 齐桐

 

诗人加诗人无可厚非,而毕竟文人相轻,有人崇拜,就有人踩;朋友圈有人疯狂转发,就有人无情屏蔽;有人星标关注,就有人一条横线……你可能说这样的社交称不上牛B,顶多算当红流量。但当你看一看李白的另一个社交衡量指标,你就不得不心服口服了。

 

李白姓李,唐朝皇上也姓李,但这不是两句废话。你要知道在一百年后有一个诗人叫李商隐,一直在说皇上姓李,自己也姓李,其实是一个“李”的,但皇上的feedback是:你也配姓李?

 

李白现存的诗有900多首,而这些仅存的诗不及他所有诗作的十分之一,而在这900多首诗里,有80多首诗,十几篇文章跟李姓宗氏有关系,政治正确吧?

 

涉及的李姓皇室成员10人,李姓的名门望族52人;

 

不管到底他们有没有真的血缘关系,从朋友圈文章和大家的互动来看,说没有血缘关系是没有人相信了,而且李白一定设置一个联系人标签叫:李氏兄弟姐妹,有些过于露骨的诗,就设置仅他们可见,是不是拉了一个微信群叫“李姓一家亲”就无从查考了。

 

唐朝还是流行“联宗”的,这是从魏晋传下来的遗风,就是说一个姓氏,哪怕不是一个宗族,也是可以组成一个“联宗”的。所以,李白应该没少在“李姓一家亲”的微信群里发红包和表情包。诗嘛,自己是肯定不会发的,这个要别人靠转发。

 

说到微信群,估计在盛唐的诗坛,拉微信群,当群主最多的就是李白:

 

出蜀之前,访名士认了个师父,搞了个微信群叫:蜀中二杰和他的朋友们;

 

过山东,搞了个微信群叫:竹溪六逸;

 

进了京,和贺知章搞了个微信群叫:饮中八仙。

……

 

说到底,李白的社交牛B症和他的才气、性格混在一起开成的独特魅力,是不可复制的。任何人也替代不了独一无二的李白,不止于他的作品,还有他的交际圈。

 

所以,在没有与之匹配的硬实力之前,谈人脉,谈社交都是伪命题,而有了硬核实力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无效社交。

 

对于李白来说,放眼唐朝诗坛,说了一句:我摊牌了,不装了,我确定我有社交牛B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