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在条子泥跑步,会有多喜感

每个职业,都有一定的敏感度。而姑娘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胆大心细?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诚实点说,我三脚猫功夫里—…

每个职业,都有一定的敏感度。而姑娘我,最大的本事,就是胆大心细?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诚实点说,我三脚猫功夫里——联想数第一!

 

也就是说:我老脑袋瓜子里,会因看一处细节,发好多呆,然后假装自己丢在那样的画面里,开启一场白日梦童话般之旅的能力,比较强。

好听点叫天真,不想批评这样的自己时,叫傻得可以!

也可以说是灵感吧!反正脸皮厚说什么都行。

随便聊聊的图片

 

重点这回假期的某日,我一冲动,直接下了高铁,拎着几十斤的背包,忽悠愿意被我忽悠的老同学阿W,赶紧开车奔赴条子泥景区。

 

他导航出发前,再次跟我确认:你确定不先回家?

我点点头,很想回:“听说那地够美,如果围着跑一圈,应该够爽!”

 

但我知道,对着这位一百九十多斤的胖子,说运动这件事本身,就是凡尔赛,也相当不地道。而且阿W高兴地告诉我:“怎么样?发现了没,今年我瘦了三十斤了。”

 

我很老实地道:“嗯,好久不见,你还真瘦了不少。”但是我继续嘴欠凑地补说一句,“你的肚子仍然能撑宰相,如果再努力三十斤,就更瘦明显了!”

 

是的,很明显我就是站着说话腰不疼,这世上哪有随随便便来的肉呢?三十斤真的很不容易了,如果不是他的人生经历了某大型事件,或变故,完全难靠吃不下睡不着,瞬息万变地减肥成功。

 

 

我自己跑步,但我不敢轻意劝别人跑步,特别是体重基数比较大的人。因为我知道人在胖的时候,最喜欢的事就是葛优躺。

这是一种应该被理解的本能行为,可以说是惰性,但更大的原因也许是肉体的疲惫和负担吧!

 

 

正因为此,所以去条子泥跑步,完全只能是一种联想了。

下午四点的光景,正是很多人昏天黑地累了一天,站在晚霞中完全只顾遐想,不想行动的时光。生活无尽美好,只见黄昏的震撼,但转瞬即逝……

图片

 

景区外围的马路边,已是车满为患地停着。我不知原由地想:难道是因为景区停车场要收停车费,所以宁愿多走更远的路,在这样灿烂明媚的阳光下?

 

事实证明却是免费的。我们把车开进了售票大厅正对面,发现里里外外进出的人,还不少。

 

老同学瑟瑟发抖地说:“进去还有五公里,才到景区。”

我疑惑:“这不至于吧!”

乐观精神注满全身的我,接着安慰他道:

“多大的事,大不了我们跑步去。也不过二十几分钟。”

 

本来老同学只是瑟瑟发抖,等我接完话,他直接差点晕倒。

是的,对他来说五百米都是要了半条命,何况是五公里,我还这么一本正经地计划真的要跑过去。

 

要不然怎么说,每次跑者拍照摆POSE,都是自信满满地伸出一根大拇指呢!

实在不行就伸两根。

 

所以在老同学眼里,我们这种群体,简直伸四根大拇指,实在不行用脚指头凑。真的不过分的,毕竟我们真的很牛逼。(夸,死劲的不要脸地夸。嘿嘿!)

 

幸好,景区还是比较人性化,出了检票门,就是旅行巴士,直送五公里。一路干净静谧的路,不许有人影儿,两边是那种静美的秋日湿地风景,再配上高大的树木。

 

简单是最理想的马拉松跑道了。

 

我联想如果清晨六点,我一个人跑在这秋高气爽的风里,会是怎样快意的人生?

 

因为会高兴地飞奔起来,配速胆敢拉几组间歇吧!(尽管平时胆很小,不敢拉!主要怕爆!)

 

眨巴眼的功夫,到达游客下车点。马上大喇叭里,像是专叫我老同学这样的好朋友,深情呼唤着:“往返电瓶车五块,五块,五块……”才五块,管他是三百米还是三百零二米,反正对于不运动的典型代表,必须上车。

 

然后,我只能把最后在条子泥跑步的联想,丢进了条子泥里……

 

我们到的时候,刚好是退潮,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全都拥在那上万亩的滩涂上。绝大多数人似是找到了小时候玩泥巴的开档裤光景,挽起裤腿儿,直接冲进了湿地烂泥里。

 

踩泥或找寻蛤蜊捉小鱼,忙得不亦乐乎。我这么假斯文的人,都被这帮分不清楚大人与小孩的群体,闹得跃跃欲试。

 

只是可惜了来之前,因为是冲动,没有做任何攻略,所以鞋没有,桶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们专注捉这捕那,赶海赶的忘乎所以。

 

我心里痒痒的要命,暗暗地想:哼!还好我没下去,要不然我非用12分配速的姿势,跑在最远的滩涂中,抢那你们追不上的各大海货。

 

牛皮就心里吹吹,这一滑一溜的泥里,并不真的适合跑步。如果说打泥滚儿,摔个人啃泥,倒是极有可能的。海风吹的我神清气爽,远处还有那闲庭信步的白鹤和各种水鸟,飞扑聊天,悠哉地过着它们的节日。

 

我从铺垫的泥袋上跑到尽头,看西洋镜一样——他们闹呀跳呀笑呀,滚成泥人儿!顿觉自己眼前一片恍惚,以为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整个假期泡在河沟纵横的塘里,捉虾捕鱼摸河蚌……

 

真的曾经的欢乐,比如今的跑步还要开心。

 

当然如果那时候,知道还有跑步这件事的话,并认真的成为如今每天生活的一部分,也许那种快乐感,是不相上下的吧!

 

只是跑步这件事,我现在还能做;

但把自己扔进塘里成为泥人儿,我已经会有点不好意思了。

但这不妨碍我看着别人撒了欢,把孩子气的天性,尽情释放。

 

笑得我前俯后仰,跟看戏儿一样,乐的去东家桶里看他们捕的白蛤,再去西家网里瞧瞧能不能拍个照,发个牛逼的朋友圈。假装我已经跑下去,一小时也抓了一大桶。

 

老同学说:“光看看都开心!”

 

确实如此,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去条子泥那边景区大巴开过的地方,跑一圈步子。

 

那么好的跑道,我敢打赌,一定是个马拉松赛道,因为我好像在路上某处看到了明显的标识。

 

只是太可惜了,他们没有推广这块,不知道邀请一下我这样的爱好者,给他们跑几圈,打个小广告也好呀!

最好就是那样的画面,一群人浑身是泥,五花八门的跑着跑着,一不小心就跑出了个亲子马、迷你马、五公里热身马,或是十公里精英马……

 

让我好好脑补一下那种全民“泥”人,跑马的喜感吧!光联想联想都笑了。我笑他人脸上泥,他人笑我头发上也是泥。多好!多好!

 

下次再来,我一定把自己搞成泥人儿再上来。嘿嘿!

人家是跑马我是跑泥的,哈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