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长津湖》的成功与失误

国庆节下午,满怀期望走进电影院观看《长津湖》。观众上座率不错,达80%,表明前期宣传发挥了作用,吊起了大家胃口…

国庆节下午,满怀期望走进电影院观看《长津湖》。观众上座率不错,达80%,表明前期宣传发挥了作用,吊起了大家胃口。我也是先看了制片人于冬的介绍,才第一时间走进了电影院。

随便聊聊的图片

影片从两个小人物切入(吴京饰演的连长伍千里和易烊千玺饰演的弟弟伍万里),既有细节描述(但伍千里抱着哥哥伍百里骨灰罐回家的细节不妥),也有宏观叙事(中央高层决策)。一方面渲染了抗美援朝战争敌强我弱、泰山压顶的形势,预示着开始的战争将会十分残酷、腥风血雨;一方面表现出了志愿军战士召之即来、紧急出征、保家卫国的大无畏精神和乐观主义情绪。

随着不停地一个接一个的战斗场景的呈现——尽管很惨烈、很震撼,也很逼真——开始令人厌烦,因为近几年多个战争影视片拍摄的战争场面之恢弘、惨烈、震撼已经先声夺人(例如《战狼2》《跨过鸭绿江》《大决战》等),不再产生强烈的新鲜感,而是希望电影故事加快节奏,一看究竟。当看到一个小时后,才出现了“长津湖”,但并没有想象的湖面结冻、冰天雪地,而志愿军越过的是一片怪石嶙峋的山地,此刻我心存疑惑。两个小时过去了,我预感这个电影没有拍好,不过还期待后面会出现早有所闻的“冰雕连”,也许会把故事推向高潮,但是没有,“冰雕连”只是一带而过,影片最后的场景是:在漫天飞机掩护下,美军乘舰从海面逃脱。

 

当3个小时后电影院灯光亮起时,我心中怅然若失:这就是所谓的世纪“史诗”巨片吗?“天花板”巨大投资换来的是这种效果吗?

据介绍,这部电影前后酝酿10年,光剧本就打磨了5年,拍摄历时两年,包括陈凯歌、徐克、林超贤、黄建新、吴京在内的强大的主创班子,投资13亿人民币,动用了数万人员和庞大的道具装备,把一个非常重要的战役非常好的题材,竟然拍得如此令人失望。

笔者并非电影专业人士,仅以一名观众视角评议一下《长津湖》的成功与失误。

 

一、从政治方面看,《长津湖》作为一部主旋律电影,又逢建党百年、建国72周年推出,无疑初衷是想通过艺术再现那段历史,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让观众看到志愿军战士在作战环境十分艰难困苦、作战对手无比强大和凶残面前,表现出的保家卫国、藐视强敌、英勇不屈的战斗精神和意志。应该说,电影寓教于乐达到了这一目的,观众受到了一次爱国主义的精神洗礼,尤其是年青一代,更加感到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正是前辈们浴血奋战,才有了今天的和平,更加崇敬“最可爱的人”,更加感恩共产党;同时有力回击了社会上某些人质疑抗美援朝有没有必要、值不值得、孰胜孰败等等奇谈怪论。可以肯定,该片是对长津湖战役的一次大普及,从现在起,长津湖将和上甘岭一样,成为抗美援朝的代名词,为中国广大群众所熟知所传颂。应该肯定,从影片的政治观点、思想内涵和产生的社会效能方面看,《长津湖》不失为一部成功的、有贡献的好影片。

 

二、从电影艺术方面看,《长津湖》还存在不少失误,与其巨大投资相比存在不小缺憾。
一是整体结构不够严谨。头重脚轻,枝蔓旁出,湮没重点,前面很长一段故事讲述小分队护送电台的故事,似与长津湖没有直接关系,可以舍去,毛岸英牺牲一段也可以不拍。武戏(战斗场面)过多,约占三分之二时间,企图以此产生的震撼效果征服观众,岂不知反让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和累牍之感。相反,歼灭“北极熊团”表现的并不细致,冲进团部后哥俩的对话不知何意(有时开枪,有时不开枪?)敌团长之死处理也不巧妙,缴获团旗本可以重点渲染,但一带而过,可惜了。“冰雕连”受命、潜伏、冻死的过程没有表现,没有感人的细节,最后出现突兀、草草了事。
二是叙事不够清楚。没有交代清楚长津湖战役的意义和脉络,如果不了解这段历史,就很难看懂。对比几十年前拍的《南征北战》,把攻打凤凰山的意义和脉络让观众一目了然;《上甘岭》《打击侵略者》也把一次战斗的意义和关键交代的一清二楚,即使不懂军事的老百姓也能看明白。这个问题可能也与由3位导演3个摄制组分别拍摄有关,看得出,后期取舍、衔接、合成影响了故事的连贯和风格的统一。
三是人物性格命运刻画不够感人。一号人物连长伍千里占的篇幅最长,吴京表演不错,一如《战狼》中的的勇敢、血性、机智,但其他看不出什么起伏变化,缺乏令人感动的细节。二号人物伍万里算是编导走心动脑的一个人物,企图表现他在“战斗中成长”,也设计了几个细节,但结局不明确,缺乏前后呼应,开始时家乡父母,结束时没有再现。一个重要细节——“雷公”开始给伍万里空弹壳……,也不知暗有什么含义,并不感人。三个小时观影中,并没有出现有人说的“不时响起一阵阵掌声”,结束时也不见一个个泪奔唏嘘,观众反响平平,远不及几十年前拍的《英雄儿女》《上甘岭》。另外,三个小时的电影,为什么不可以精心安排一个美妙的插曲?也没有提炼出像“向我开炮”那样的经典语言。

我感觉,《长津湖》还没达到思想上精深、艺术上精湛、制作上精良相统一的要求,难称精品。究其原因,可能囿于长津湖战役本身的真实而束缚住了编导的思想,不能大胆突破。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第九兵团凭借着钢铁意志,克服了极寒天气,与敌军王牌在零下三四十度的长津湖地区苦战血战,最终以歼敌一个王牌团后,敌人见势不妙,急忙撤退。志愿军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圣诞节前结束战争的狂想,扭转了战场态势,从战略上看无疑是我胜敌败。但九兵团也付出了惨重代价,战斗伤亡和非战斗减员高达5万人,被包围的美一师未遭全歼,从海上逃脱,从战役上看,并未完全达到目的。电影要表现这样一个十分复杂、各有胜负的战役,怎样把握分寸,怎样做到既要符合历史真实又要艺术升华,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确是很有难度。

近些年中国电影的工业化程度有了长足进步,但其文学性、哲学性、历史性并没有明显注入和提升,关键是缺少真正高水平的大牌电影编剧。从陈凯歌、于冬等在发布会上谈话看出,他们开始就对此片定位模糊,究竟以小见大、主要表现长津湖战役,还是以大见小、主要表现人物,并不十分明确,结果是亦此亦彼,不伦不类。窃以为,现在还是慎用“史诗”之类溢美中国电影,中国电影从高原到高峰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跋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