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银杏果实香

银杏果(又称白果)在苏浙沪一带城里人家可是个稀罕物。一入中秋后,这些地方人家多喜食此果,食用方式也不尽相同。 …

银杏果(又称白果)在苏浙沪一带城里人家可是个稀罕物。一入中秋后,这些地方人家多喜食此果,食用方式也不尽相同。

我自小生长在巢湖边的圩区,考上大学走出乡村草田埂之前,从未见过银杏树,更不知道那树上结的果子煮熟了能吃,且是上等的好食材。参加工作后在油田主编石油报,常去苏浙沪那一带石油单位参加会议。那时石油人财大气粗,会议伙食特别好,餐桌上常见到用银杏果与牛、羊、猪、鸡肉相配,炒、蒸、煨、炖、焖、烩、烧做成的各类美味佳肴。后来,常陪做外贸生意的爱人去那一带进原材料,走访客户,还去过他们一些人家里做客。像这样的金秋里,白果炖鸡、银杏全鸭、银杏蒸鸡蛋、白果粥等菜也是屡见不鲜。我们去时带些皖南的山珍特产,他们回赠我们的糕点中也有用银杏果当拌料的,诸如白果棕子、白果仁蒸饼、白果月饼、白果干酪等,糕点里有种自然清香味。

随便聊聊的图片
作者从杏花村大道边捡拾的银杏果

现在我在江南九华山茶溪小镇的一些来自上海与杭州、苏州的邻居,他们差不多每人每天都要食8-10粒银杏果,最简单的食用方法莫过于烤着吃,把它像烤带壳的花生那样烤熟,剥掉外壳食其肉。有人用信封装着银杏果放微波炉烤一分钟取出来,与在热铁锅里翻炒异曲同工。

他们的银杏果与以往在饭店或人家见到的银杏果并无不同之处,唯一的区别是他们食用的银杏果都是去山野林间散步时自己捡拾回来的,用石块搓掉果实外表肉皮,淘洗干净,晒干后收藏。秋阳不太烈时,他们置桌院内晒晒太阳,一壶清茶,翻几本闲书,三二十粒银杏果。客来则添一杯清茶,分享银杏果,这样的闲暇时光千金不换。入冬以后,他们在室内隔着玻璃看窗外雪花飞舞,闻室内厨房内飘出来的淡淡银杏果香,那一壶添加了银杏果的汤,或是一锅白果粥,足以让一个冬日温暖起来。

 

现在正值金秋,江南的银杏果进入成熟期。国庆节期间,我刚从云南访友回到合肥,本想趁休假与从前的老友们小聚聚,小静与阿秀迫不急待要我带她们下江南看银杏。我陪她们踏访过长江中的大通古镇,便去池州杏花村踏秋。游完这处江南名园出门右行,忽见一棵棵高大的银杏树下一堆堆金黄的叶子。凭我这些年在山野间生活的经验,这落叶里一定有银杏果子。我忙叫小静停车,众人随我下车走近银杏树,果然金黄的落叶里藏满了银杏果。我从车上找到一只袋子蹲地上捡银杏果,后来索性整把抓进袋子里。不一会儿功夫,袋子就装满了。

几年前,我初来江南遇见秋天,当时帮我筑园的一位山里老汉要送我两棵银杏树,午休时带我去他家的山场看银杏树。爬山途中,他说十多年前,江南这片山林时兴栽植银杏树,砍掉了原先的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栽了许多银杏树。山林不准砍伐后,现在连上山的路都长满了荒草野树,纵使有人想要银杏树也弄不出来。况且在皖南九华山一带道路两边,公园里,乃至村前屋后各家门前多栽有银杏树,想吃银杏果秋天在自家树下捡拾些,谁还肯再钻这片山林捡拾这玩艺。连年秋天落下的一树树银杏叶与果,层层叠加在树根周围,沤烂后肥沃了土壤,银杏树愈发生长得好了,结的果子也一年比一年多。

我问这位老汉连绵起伏的山峦间怎么知道银杏树在哪儿呢?他说,你只要站在高处看哪里有一片金黄树叶,那里准是银杏树林了。朝那片金黄走去,一准没错。那一次,我走进这样的金黄里时,望着掩没在山野间的大片银杏树林,满山坡上像是堆积起来的银杏果时,欣喜不已。老农将头顶上的草帽借给我装银杏果,我将上衣脱下装满了两只袖子的银杏果子。那个午间的秋阳里,我随便捡拾的银杏果,吃到第二年春上还有不少。当然,我在搓洗银杏果外表肉皮时,没听当地老农的忠告,嫌戴皮手套麻烦,赤手去淘洗,果皮的巨大毒性将我一双手外表烂了一层。这几年秋季,我戴皮手套用石块或木板搓破果子外皮,然后浸泡水中淘尽肉渣,晒干后装袋储存起来,食用时切不可贪食,一天10颗为宜。

今年的江南秋天,似乎与往年不同。已过仲秋,天气还是很热,可能因为疫情挡住了原本计划到江南赏秋人的脚步,江南的秋意也有意在拉长延伸,让内心钟情于江南的人们能赏到更好的秋景,品尝到秋味,感受到江南秋季的美好。一夜秋风来,晨起满地金黄叶,落叶间全是银杏果,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树上落下来的,倒像是纯朴厚道的江南汉子们挑着一担担银杏果倒在这银杏树四周围一样,堆成了堆。而这些在山中沐浴过秋阳与晨霜的银杏果,由娇嫩、清香变得冷凝、硬朗,就像在岁月里成熟透了的女子一样,需要慢火恒温才会闻到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灵魂香气,更能滋补人生。

这次在池州杏花村捡拾银杏果,我捡了满满的一袋子,小静与阿秀似乎沉浸在惊喜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们并未上前来捡拾这遍地的金黄。可能因为善良而不忍心损坏江南这片金秋景色,于是便收敛起欲望,且让这片金秋就存在杏花村吧。

 

今晨起来,冷风入怀,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江南九华山深秋的本意。可能还会有热爱江南秋景,正准备到九华山间来捡拾银杏,捎回去让一个冬季都有异香,且温暖着。这么想着,我信口诌了一首诗:

一夜入秋冷风嗖
特立独行令我忧
出门切记多添衣
健康快乐常拥有

诗写好了,一时想不起来要发给远方的谁。若是远方有人来江南九华山,我倒是愿意为他当个向导,去那一大片一大片山林间邂逅那片金黄色,捡拾一地的银杏果。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