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摘苹果须当时

“十、一”小长假期间,儿子和孙女回来陪我们过节,全是安排的就近景点游玩。去了三家和砬子沟新开设的红色教育基地,…

“十、一”小长假期间,儿子和孙女回来陪我们过节,全是安排的就近景点游玩。去了三家和砬子沟新开设的红色教育基地,在那里吃了烤肉;去了白台沟,让孙女在新建的滑道上滑了一把。还有一天时间,孙女就说要做作业了,不陪我们玩了,我们的就近旅游兴致也就消退大半,就准备着在家里琢磨着吃吧。
到了9点多钟的时候了,我忽然想起,春天在编辑整理乌梁海传说故事的时候,找过我的两姨表弟乌宝胜,向他征集过相关资料,当时答应要送人家一本书的。现在《乌梁海传说故事》已经印出好几个月的时间了,文债还没有还。今天闲暇,儿子有车,正好可以去他那里赠书还债。而且,他家还有苹果园,顺便采摘一些苹果,可谓一举数得了。于是,便打电话约定,便驱车前往,中午时分便到了表弟家。
随便聊聊的图片

表弟住在宁城县小城子镇柳树营子村,这是我的姥姥家,是小时候唱着“拉大锯,扯大锯”的儿歌,听大戏的地方。现在,这里成了“蒙富苹果”之乡,成了旅游景点,行走在这趟沟所有村庄的路上,几乎到处都有卖苹果的摊位,“苹果采摘园”的牌子几乎随处可见。
表弟妹为我们做了六个菜,表弟给我开了一瓶“宁城老窖”,我小酌了几杯,便提出去他的苹果园参观采摘。表弟一听要参观他的果园,马上就兴奋起来。他骄傲的告诉我们:他有七亩果园。他是这一带的园艺技术员,修枝打杈、防病除害、施肥整地等园艺技术全都精通,故而,他家果园的苹果品质是这地方最好的。

沿着崎岖的山路,我们驾车爬上了柳树营子南山,表弟告诉我们,这水泥路面是人民政府为了当地群众发展“蒙富苹果”而专门修建的。以往,没有这条路的时候,种地的肥料和收获的庄稼全是依靠人力肩挑背扛,运上运下的。有了这条路,苹果就不犯愁外运了。

进入阶梯式的苹果园,置身于苹果树的包围之中,行走、转身、俯仰,很容易碰到苹果。表弟没有吹牛,他的苹果确实比别人家的高出一个档次。其中,有一些七、八两将近一斤重的苹果,半斤左右重的苹果最多。表弟告诉我们,多亏政府给搞了引水上山工程,否则,甭说是水果了,种庄稼也是“望天收”,一亩地打个三、二百斤庄稼,就不错了!现在,这苹果一亩地可收获三千斤左右,是下洼水地“吨粮田”产值的两倍以上!
面对绚丽迷人的果园,我们的心情好极了!我们站在压弯枝头的苹果树下,与丰硕的苹果合影、录像,忍不住摘下几个色彩最为鲜艳,个头硕大的苹果把玩、品尝。

表弟告诉我们,采摘苹果,你们来早了。再过十几天,苹果的糖分才会达到最高值!那时候,苹果表面不再是光光滑滑的了,而是长满小斑点,或是有特别小的裂痕,摸起来略有粗糙之感,那时候,苹果就完全成熟了,吃起来甜甜的,营养价值最高。
我为表弟丰富的苹果专业知识所折服。以往买苹果总是挑选光滑鲜艳的,哪想到,那全是没有完全成熟的青涩之果啊!
徜徉于表弟的果园之中,我忽然看见一座土坟,不觉有些好奇,便向表弟询问,墓葬何人。表弟说,那就是我爸我嫫的葬身之墓。他们都去世二十多年了。说到这里,表弟的神情有些黯然。

稍后,表弟的脸色又开朗起来。他笑着对我说,我爸先走的,我嫫是三年以后走的。她临终时对我们说,我和你爸坟地挺好的。那里前后左右都是果园啊!我们以为她病得糊涂,是弥留之际在说胡话吧!还曾经把老人的话作为“胡话呓语”讲给别人听。因为那时候的南山几乎就是“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变成果园?所以我们就根本不信,也没放在心上。
谁想到,五年后,政府号召退耕还林,栽蒙富苹果,他们的墓地还真就成了果园了!
我站在老人的坟前,找不出解释的原因,只能是深深的敬佩而已。听说,我这五姨娘,还有许多预言都应验了。

我想,这是一个成熟的老人!就像是植物世界中,类似苹果等果实从量变达到质变,成熟了一样。这老人是一个乡间草根人中的睿智者,有半仙之体,或者说,她就是圣人!比我们这些芸芸众生,这许许多多的青涩人生,要高出一个档次!
我要进一步采访调查,把来龙去脉搞得清楚些,记录下来。在姨娘、姨夫的坟前,我暗自下定决心。
约定带朋友待苹果成熟时,再来采摘的事情,我们就回家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