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活在历史中

我们活在历史中,世像百态就在我们眼前。无需考证:2020年,有人昨天卖水果,今天卖口罩;好多人连夜创作歌颂医护…

我们活在历史中,世像百态就在我们眼前。无需考证:2020年,有人昨天卖水果,今天卖口罩;好多人连夜创作歌颂医护人员的文艺作品。不蹭热点的人太少了。我不想蹭热点,可是个别同胞真的没办法让我不想起契诃夫笔下的“装在套子里的人”——别里科夫,这就是前些天那首短诗的由来。

前半生耳闻目睹的专家太多了,一夜之间,无数人又成了疫情专家、医疗专家和公共管理专家。恐惧这时候几乎等于“高尚”,人员封锁成了“负责任”的代名词。恐惧和各种坏情绪像瘟疫一样传播,受害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如果你在协助传播谣言,请赶快住嘴。没遭到封锁,那是中国的进步。

立春前,我退出了很多微信群,实在受不了各种关于疫情与防护方法的轰炸。利用退群后的一点点安静,我尽力追赶写作进度,和孩子一起在喜马拉雅朗读世界名著。公共事件包括疫情危机是各类专家抢镜头的时候。比如,疫情对中国经济到底有什么影响。我实在不相信专家能作出什么有意义的推测。对于类似倒退二十years 的说法,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去传播。

国人太听上面的,太爱学习邻居,自始至终不能认真分析眼前,作出符合本地实际的判断。发国难财的人依然没有杜绝。少数高级知识分子和中心城市部分居民也缺少起码的公民意识和公众意识。他们没完没了地攻击现行体制或者排斥武汉同胞。

过度的恐惧已经严重危害公共交通,零售业、服务业。没有人认真研判少封锁县城一天,能够减少多少经济损失。关门,封村子,真是简便易行。

很快,又会出现一批研究中国古代医疗史的论文和专著。如果言必称防护、隔离,是不是许多不同职能的公共部门会丧失基本功能?

应该继续休假或者尽快退休的应该是官僚主义,不应该是普普通通的中国员工。名校名师的课外辅导可以暂停,但是对年轻一代的教育和引导要有条不紊地持续进行。

最近八年来,我们逐渐对一些目标熟悉了,有信心了,这时候不能有丝毫动摇。

后天是立春,最晚到宋代,打春牛的习俗已经很普遍了。我们是活在历史中的,从现在起,我们不但要防控病毒,还要摒弃各种偏见和陋习,自尊自强,继续前行。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辜负自己,不辜负自己的同胞,不辜负2020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