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老人就是我们的圣人!

今天是重阳节,是属于老人的传统节日,在古代,这个传统节日里会有许多传统节目。但在当今现代社会,节日和节目都不常…

今天是重阳节,是属于老人的传统节日,在古代,这个传统节日里会有许多传统节目。但在当今现代社会,节日和节目都不常见了。

圣人说:父母在,不远游。

老人对我们说:圣人还说好男儿志在四方。

长大了,我才渐渐明白听了那么多圣人的话,却没有好好听老人的话,作为出生在孔孟之乡的山东人,看上去懂了许多圣人的“道理”,依然没有陪好自己的父母。

古来圣贤未必皆寂寞,更未必唯有饮者才能留其名,至于圣贤是不是真的寂寞,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如今的老人们,大多真寂寞。

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忙碌,其实也花了很多的时间去消遣;

我们花了很多的工夫去奔波,其实也花了很多的工夫去逃避;

逃避到一些不想看清的假象里,用假象麻醉自己,麻醉到觉得自己仿佛还是一个贪玩的孩子,麻醉到仿佛自己的父母也尚未曾老去。

而在这些麻醉和逃避里,我们除了拥有了更多的借口,其实一无所有。

我喜欢自己曾经一篇文章叫作:“来日如谜”。四个字,就像一个谶语把命运排定座次。

人生的精彩即是如谜般的来日,那些昨日的虚妄,今日的彷徨,像是一个老男人端坐在某个看台看比赛或演唱会,场景生动,心脉涌动,却触手难及。

突然一天,比赛停了,演唱终了,世界安静,我走向那世界中央,有些慌张,看台上就剩下一个影子,我问,嗨,你是来检阅我的吗?

他不回答,笑着看我,就像我曾在看台看比赛和演唱,只是看我,不理会我,不知为何。他苍老,却跟我长得,很像。

终于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我们会怀念一些人,一些事,我们听了那么多圣人的道理,我们听了几句老人们的话?

红楼梦》第七十八回,也就是曹雪芹写的倒数第三回,是很悲情的一个章回,其中有一个段落这样描写贾政:

近日贾政年迈,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因在子侄辈中,少不得规以正路。近见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还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就思及祖宗们,各各亦皆如此,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看来此亦贾门之数。况母亲溺爱,遂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

我们都从诗酒放诞走成了喋喋不休,我们都爱听爱讲圣人的话多过老人,我们甚至对圣人都比老人更尊重和温柔,其实老人才是我们的圣人,在这样的日子里:愿天下的老人都被温柔以待,就像对待圣人一般。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圣人们离我们很远,老人们离我们很近。很多的礼仪廉耻人生道理都写在书本上,许多的悲欢离合肝肠寸断都活在日子里,你可以少读一些书,可以多过一些日子,终究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会把自己活成一本完整的书,它的每一页都是我们活过的日子,希望当我们翻阅它的时候,可以坦然地发现:我们终归也没有活成甚么圣人,但我们努力地陪伴好了老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