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租着150块每月的房子,每天凌晨三点开始等老板挑人,做十个小时的繁重工作,中午就啃2个馒头,每天赚三四百块

1   在北屯火车站边上的饭馆,我遇到了结束新疆打工宋嫂夫妻,他们在北屯附近种地。   现…

1

 

在北屯火车站边上的饭馆,我遇到了结束新疆打工宋嫂夫妻,他们在北屯附近种地。

 

现在北屯下雪了,宋嫂和老公一起回甘肃天水老家,整个冬天就待在家里烤火休息。

 

宋嫂说,明年和老公还会再来北屯种地。

 

宋嫂夫妻都五十多岁了,儿子21岁,女儿25岁。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他们春天在家里种了花椒,种下就可以来新疆打工,等到花椒收成的时候再回去,收了花椒还能再来新疆干上两个月。

 

每年花椒能卖十万块,两口子在新疆种地一年也能剩下七八万。儿子在南方开挖掘机,一个月工资有7500。女儿在乌鲁木齐,开大车一个月也能赚个8000。

 

他们一家子同心协力,一年下来也能有个小康水平。

 

2

 

宋嫂的老公站在宋嫂边上,头发白了一半,穿着过时的夹克衫,他贴心地帮宋嫂端来饭和茶水。

 

宋嫂眼角的皱纹都是笑意,脸上有亮光。

 

虽然种地很辛苦,但是儿女都成年了,都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都过得不错,不让父母操心。

 

老两口在家里种花椒,再结个伴两人一起到新疆打工,虽然累,但心里都是甜的。

 

3

 

我问他们,在北屯地里都干些什么活儿?

宋嫂说,拿个刀砍葵花,葵花都砍倒了,再把葵花头扔到脱粒机里,然后再拿着编织袋装脱好的葵花籽。

我说:“那你们干这些活儿,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宋嫂说:“每天干十个小时,有三百,四百,五百,看干活的快慢吧!最少也能有三百。”

我说:“一天三四百?不是按月算钱的吗?”

宋嫂说:“我们每天早上站在劳务市场,需要工人的老板就会开车过来拉人。这一天干完了,明天可能就去其他老板那里干活儿了,工资都是当天结清的。”

我说:“你们每天早上几点去劳务市场?”

宋嫂说:“过来新疆打工的人也特多,甘肃的、河南的、河北的好多省都有。如果去的晚了,老板已经挑好人拉到地里了。我们就找不上工作,这一天时间就耽误了。

为了能找上工作,经常三点多就去劳务市场,等着老板过来挑人。”

 

我心里有些沉重,说:“新疆比起内地,有两个小时的时差,政府工作人员早上十点才上班呢?”

宋嫂说:“那可不是,为了找上工作,也没办法。我们三点多坐上老板的车,四点就能到地里,他给我们每人发一个编织袋。那时候天都没明呢!”

我说:“天都不明,你们砍葵花怎么看得见?”

宋嫂说:“我们都是等到五点,天明了再干活。上地的所有人都不咋说话,为了节省一点力气好干活。我把发的袋子铺到地上,躺在袋子上睡到五点天明就干活儿。”

我说:“天不明地上都有露水,你们把塑料袋铺在田里就睡觉,那得多潮。”

宋嫂说:“那也是没得办法,要干一天活呢。”

我说:“你们在地里干活儿,大家伙儿都能一边干活儿,一边拉呱不?”

宋嫂说:“老板在地里看着我们干活儿,看哪个干得慢的,就不要了让走人。我们都想留下赚钱,不想被赶走,就拼命干。你干得快,我马上赶上来,就怕落在最后被老板撵走。哪里还有时间说笑。”

我说:“那老板不要的,也能给点工资不?”

宋嫂说:“按照小时也给钱,但是被赶走,这一天就白瞎了,自己回家还不够路费呢。所有上地的都拼命干,到最后觉着都不是干活儿了,就是竞赛。”

我说:“那你们中午饭咋办?”

宋嫂说:“我们两个自己带几个馒头,中午凑合吃一点馒头。”

我说:“老板连中午饭都不管?”

宋嫂说:“老板就给水喝,不管你吃饭的事。在南疆,有些大方的老板,中午还会发馒头。在北屯这里,中午啥都没得。

赚一点钱不容易,我们中午就吃点馒头,晚上回家再自己做饭吃。”

我说:“那住宿是你们自己租的房子?”

宋嫂说:“就是呢,一个月150块。”

我说:“150,能租个啥房子?里面有啥?”

宋嫂说:“不是楼房,是别人都不住的乡下土房子,里面就一张床,其他啥都没得。”

 

我说:“出门在外打工,是够难的了,赶明年在家边里找个工作算了,别来新疆了。”

宋嫂说:“家附近都找不上工作,工资都些低,才一千六七,一千七八,干上一个月吃了饭都不剩啥了。”

我说:“才一千多块,怎么这么低?”

宋嫂说:“超市工资就那些,还都要年轻小姑娘,像我这样五十多都找不上工作。”

我说:“再干上两年,等儿子结婚了,帮娃娃带孙子去,不来新疆了。早上三点起来等活,每天中午就啃馒头,太熬人。”

宋嫂:“就是呢,就等着娃娃能找上个对象,我们做父母的就放心了。”

宋嫂说,夫妻两个人到新疆打工,虽然很辛苦,但是每年能多赚七八万。

两口子趁着还干得动,多干上几年,以后儿子结婚买房子,女儿遇到困难,都能帮上忙,心里也是高兴的。

4

火车站要检票了,宋嫂和老公每人背起半人高的超大包,说是里面被子、碗、锅,所有东西都带回去了,租的房子也退了。

明年来新疆打工的时候,再把这些家伙什背回来。

因为包太重,宋嫂和丈夫有些驼背,往前伛偻着。

宋嫂的丈夫贴着宋嫂的耳朵说了什么,宋嫂扭头对着丈夫甜甜地笑了,他们互相搀扶着消失在人群中。

这是一对世间最平凡的夫妻,一对为子女尝尽人间苦,却依然觉得有甜的平常父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