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见的

濛濛雨。 也不管它,依旧骑行在路上。妈妈坐在后座上,与我絮叨着。无非是弟弟、志禹、爸爸及她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

濛濛雨。

也不管它,依旧骑行在路上。妈妈坐在后座上,与我絮叨着。无非是弟弟、志禹、爸爸及她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生,谁又能代替谁呢?

随便聊聊的图片

菜市场。从卖莲藕的女人那购得最后三斤藕。她的莲藕格外好卖,因为大家都知道她家的藕烘得粉、烂。我也是怕去迟了买不到,还专门起了早,没想到却是仅剩下最后一点。在我称称,结账的当口,陆续有人来买,她一边忙活着给餐馆的老板装袋,一边不耐烦地说:“没有了。没有了。这些馆子都包圆了。”

 

另购得七斤重的白鲢一条。火腿一斤。白萝卜两斤。

返回时进超市给安安买了一点零食。

 

芷涵信息,说终于等到本周的最后一天班了。这孩子,从上学以来,一直各种忙。昨晚说弄学籍到十点多钟。嗯,又告诉我本月去培训书法,我说是好事。她学书法比安安时间短,但大约是会美术,书法上手很快,且悟性好,写得不错。

想我临帖几年,看来只能放弃了。人啊,还是要趁年轻多学。比如芷涵,她所学的一切,都会在未来的道路上给她加分。

 

检查眼疾。右眼,白内障。心里想好,会放弃很多东西,会更加爱惜自己。

 

回转,注意到环城路上的桂树在雨里深绿一片。

记得去年的桂花如雨纷纷,走在路上花香扑鼻。今年估计热天太久,桂树受不了,索性罢工了。与桂树平行的银杏长势不佳,叶子早早就落了。现在枝叶稀疏,偶有的几片叶子挂在枝头,零落、寂寥。

 

门口菜地的杨桃树昨又开花一朵。淡粉,近乎于白的小花瑟缩在风里,让人无端想起《红楼梦》里史太君的口头禅:可怜见的。

 

可怜见的,大约还有我自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