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桃核(三)野桃树

那年春天,河边散步,偶见对岸油菜花田,飘着几片桃花的粉。 绕到桥,爬上河坡,沿着油菜花掩映的羊肠道,靠近那梦幻…

那年春天,河边散步,偶见对岸油菜花田,飘着几片桃花的粉。
绕到桥,爬上河坡,沿着油菜花掩映的羊肠道,靠近那梦幻的粉烟。脚踩绿茵茵的金花菜,柔软,清香,两边油菜花枝一齐斜向道中,碰着我,花枝乱颤,香气浸润,粉黄的花粉沾满襟。迎面扛着撅子的农人,走向笼在油菜花间的白茬地,惊起数只晾羽的白鹭,优雅地飞向油菜田尽头蓬松的白云处;穿粉紫长裙的女子,像一朵紫云英,开在离我不远的埂上,偶尔弓腰掐金花菜,眉目传情,满是惊喜,一把一把的碧翠盛在漂亮的草帽,蜜蜂从她裙角飞过,蝴蝶绕着她翩翩飞舞;经过清清豌豆田,豆花如蝶舞,青青豌豆如女弯眉,几株桃树站在豌豆田头,花枝招展,柔软的粉红如云烟般铺满了坡,风一吹,小雪花般,一片一片落到树下的稻茬上。这是去秋留下的稻茬,早已干瘪腐朽,仍保持着丰收后的姿势,看得出这里曾经是一块富饶的稻田。如今这片土地为啥无人翻种呢?枯朽的稻茬间,零星地摇曳着几枝清瘦的雪里蕻,再有粉粉的落花铺地,原始,蛮荒,神秘,风正裹挟着泥土、花香,和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与对岸的林立高楼只近在咫尺,这里蠢蠢萌动着亘古不变的野性和田园清香。
野桃花多自由呀。
想开就开,想落就落,花枝任性长,参次不齐,姿态各异,或低垂,或向上,或倾斜,或修长,或细短,不管胖瘦,恣意舒展,透着灵秀气野气静气——无风来也独自轻颤,有风也多姿。远看,“山上层层桃李花,云间烟火是人家。”近了瞧,“素颊映红腮”,花色清淡明澈来。美得隐约而含蓄。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于是,闲下来时,我总爱到这里逛悠。不仅为访花问草,最爱看闲不管的农人侍弄田地,这儿是河坡,耕种方法原始。一把汗,一身泥土,一丝不苟地捯饬土地,在农人眼中,不管不顾野桃花的美丑,新整的菜畦最美,芬芳,松软,印上浅浅的脚窝,犹如设计师精心描绘的蓝图,蓄意待发。
到了野毛桃做果时,风丛河那边轻盈地吹过来,桃叶翻卷,露出满脸是毛的青妞儿,根本看不出这毛头青皮疙瘩,能有多大的本事。野野地长,不修边幅,一不小心外粗内秀,生出可雕的艺术物来——桃核。
野毛桃,个小,有细毛,都嫌不甚好吃,味道微涩,淡甜。但熟透,变软,吃起来芬芳甜润,是水果店买不到的滋味。只可惜,太小,无人看得起,或者因野生无主人,没到成熟被摘,所以少有人发现野毛桃其实很好吃。小时喜欢采野毛桃,弄出桃核,作小玩具。做“弹蛋子”或“娃蛋蛋”游戏。后来读书才知,被我们玩耍极普通的野桃核古老而具有艺术性。
我等着野毛桃成熟,采几个尝尝,回味童年的味道,或整出几枚心形的,檀紫的桃核,留玩。
野毛桃,腮微红时,油菜也归仓了,新播的庄稼蔬菜,发叶的发叶,抽苔的抽苔,万物都敞开心扉,向着更好。
田埂上,农人反手扣背踱步,苦着脸,望着一田嫩油油大豆苗,疑惑地向我打听,据说这块地要建造公园,还能等到收豆子不?
我哑然。
几只鸟停在年轻的花生地,似乎在偷听对话。河那边居民区,传来汽车鸣声,还有弄不清的嘈杂声
农人恹恹地,抱着膝,坐在铺满巴根草的埂上,望着丰饶的田地发呆。
我该回家做点事了,沿着野花散落的小径,穿过几棵野桃树,停下来望了望可爱的小毛桃,透过桃枝,看到农人的影子,又小又执着。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挂果的野桃树。

现在那里变成风景优美的“民俗文化公园”。
别致的假茅舍,檐下挂着塑制的玉米串,辣椒串,大蒜头辫子,门前摆满古雅的酒坛,民间用的搂耙,撅子,扫帚,石磨,处处流露出乡村的民俗气息。可见策划者的用心良苦,以及精湛的艺术工艺。
人工种植的大片三叶草地,老叟扬鞭赶牛拉车,及农人田头悠然抽烟凝目土地的沉思雕像。都能让一个原本有土地做过农活的人,心潮澎湃。
原来的野桃树被砍,公园里这儿一棵那儿一棵栽植了园艺品种,总被修剪,保持着规矩端庄的身材。开出的花极艳,结的桃子急早被人采,我偶尔地上捡到一枚,剥去肉,核轻轻一捏,碎了。
在此地种过田的老人们,无事可做了,失去精神寄托,肢体得不到活动,动作变得迟缓,只好来到公园散步,活动筋骨,看着那些没有生命的道具,噗嗤一笑,摇头:“真会出洋相!”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野桃树。

 

这个秋天,儿子回到故乡的城市工作,暂且住在三丫家,我有些不放心,毕竟不是走亲戚,是多住几日,担忧他在家的很多坏习惯,日久了使人无法接受。于是,我和三丫交流,(平时彼此极少联系)交代了一些事,比如,吃过饭可以叫儿子洗碗……结果是三丫跟儿子说我多烦多唠叨,儿子发消息训责我一顿。我很郁闷,“儿行千里母担忧”,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就是极为如常的几句聊天而已,弄出烦恼来。

突然觉得,在微信上,好友加亲人几百个,能随时说话的一两个,绝不是亲人。

儿子又叮咛我不要再问他姨(三丫),我还会再问什么呢?我烦透了人情世故。

那些天为此事很不开心。

再散步到曾生长野桃树的地方,此处规划建造步街,负责此项目的老板贪污受贿绳之以法,工程停产,这块地便荒了。野草丛生,杂乱无章。

风一刮,野草恣意摇曳起伏,充满神奇的力量,平复心情,让我变得简单了,慢了。

当我走进草丛,想掐一束秋草花插瓶,看到一棵野毛桃树,立在青葙枝间,比青葙稍高,叶已半黄,枝上吊着一枚雀瓢,咧着嘴吐白丝,十分有秋味。

我拍雀瓢时,脚被咯疼,低头看,是被砍的毛桃树残留的根基,一半埋土一半露出来,野桃树便从此冒出来的。我看着桃根发呆,桃叶散发着纯粹的桃木香砸到头上,有一种珍贵的朴美的魅力,感染人心。

我暗笑。

因为悟到,我不及一棵野桃树历经沧桑,更不及其豁达乐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