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阳光的温暖

日子被写进文字,尘屑就获得了成为金子的机缘。在每日的碎碎念里,所有的甜,都可以化成蜜,所有的苦,都可以酿成酒。…

日子被写进文字,尘屑就获得了成为金子的机缘。在每日的碎碎念里,所有的甜,都可以化成蜜,所有的苦,都可以酿成酒。

 

上一篇随笔发文的时候,无意打开了“往期阅读”里的一篇文章,(点击可查看《风吹铃儿| 把月亮挂好,睡个好觉》)。时间是三月二十七日,同样也是周末,同样在校服务监考。

 

遂想起那天自己穿了淡黄色雪纺长裙和粉色大衣,而考生中竟还有穿羽绒服的,结果我被同事笑称“先行一步跨进了春天”。

我想起那一日下班回家路上,在街口偶遇一个卖水果的小摊,有一种柑橘,名字叫“春见”……

 

你看,多有意思。感谢文字,忠实记录下我与自己的一段段对话。

随便便翻开一页,某一个日子的标本就生动地呈现于面前。重温一遍,等于奢华地又过了一遍那个日子。

 

 

所以啊,还是要记录,哪怕这个周末,自考服务两天。

 

二十年前自己也曾是自考大军中的一员。那时甚至还会出现一天中午在城东亚桥一中,下午在城西实验中学,再或者就是双桥、北海来回跑。常常有许多同伴一路同行,坐着公交赶场似的赶往下一个考场。

那时候自考的人多多呀,考试结束,呼啦啦一大群人挤在学校门口,叽叽喳喳热切地讨论着考试内容,等待着开校门的场面,记忆里十分壮观。

 

这些年,自己也成了当年的监考老师,自考的人数却越来越少。校园里几乎看不到蜂拥而至的情景,零零落落,三三两两。每间教室也都是十几一二十个人,甚至很多教室不到十个人。

最夸张的是有一次监考,我们考场就两个考生,结果一个还缺考。最后出现两个监考老师监考一个人的“奇观”。

 

这次服务是负责我们楼层的联络,和我一起的是才二十岁的小姑娘家宁。只要我告诉她需要做哪些事情,她都极其认真负责的完成,我才能得以在服务空闲的零零散散的时间里,改了一个班的作文,补齐一周内没来得及完成的各项常规,完成了两个工作坊的小组周总结,还看了几节网课图片。

 

 

昨天通知大风降温,果然,温度确实是降了,站在走廊上,冷风嗖嗖,瘦弱的家宁小妹妹一天下来便感冒了,看她一面拧着鼻子红着眼眶一面却仍坚守岗位,满满的感动。

虽然冷,但阳光却很好,只是北面的教室却难得有阳光。

四班教室门口路过,看到门口地面斜斜射进的一方阳光,成了整间教室最温暖的所在。霜说,这就是一米阳光。哈哈,还真是,拍了图片分享给她,也分享给昵称叫“一米阳光”的朋友。也许,这周末加班时光,会因这“一米阳光”明媚些吧。

 

办公室的花花草草,当然也要追着光摆放。早上,阳光穿过窗户透进来,我将每盆花都挪到阳光里。下午,走廊上有阳光,我俩又将所有花草搬到走廊上,排排站,晒太阳图片。

有风吹过,落在白瓷砖上的影子,也轻轻摇曳成了一幅画。

 

 

考试结束,诗雯和妈妈帮忙将教室的桌椅摆放到位,顺便整理了卫生。这样一来,明天早上小朋友们就可以背着重重的书包直接“入座”了。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洒进来,温暖也温馨。

张爱玲说:在这明如镜,清如水的的秋天里,我想我应该是快乐的。已然深秋,希望你也能有一米阳光的温暖。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