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女婿趣事

这都是真实的趣事。 每逢和昔日同僚在一起调侃都会引起哄堂大笑,有时自已想起来也情不自禁的抿嘴笑一下。 回忆起在…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都是真实的趣事。
每逢和昔日同僚在一起调侃都会引起哄堂大笑,有时自已想起来也情不自禁的抿嘴笑一下。
回忆起在公安局刑警队期间,总感觉那时侯是人与人之间最朴实的年代,我和雅风诸葛兄弟经常谈论那个年代。
现在不好吗?
不是,总觉得和那个年代相比,人与人之间缺了点什么。
到底缺了什么?我不在文中叙述想必也都心知肚明。
到刑警队久了,和李井林队长混熟了,俨然就如亲兄弟差不多,闲暇之余开个玩笑,调侃个笑话也是家常便饭。
我在公安局时只有王申老股长叫我小武,郝局长对我直呼其名,其余人都叫我大武子,为啥这样叫我?我反思一下可能是我体格魁梧的原因吧。
唯有李井林队长特殊,他即不叫我小武子也不叫我大武子,一年也不喊我几回名字,开口就是四女婿。
他说的没错,我老伴姐妹四个,她排行老四,他又和我岳父很熟,这四女婿也是事实,有时我和兄弟们在一起时,他找我有事,直接说,四女婿你来一下,刑警队其它人都不喊我四女婿,可能是觉得别扭,不如大武子喊的顺口。
警校毕业的王守信分到刑警队后,这四女婿就有趣了。
因为王守信对象也姓刘,姐妹排行老四,有时李井林喊四女婿时我故意装听不见,李队长到我跟前说,喊你呢,咋没反映?我说王守信也是四女婿我不知道你喊我还是喊他,还甭说,李井林队长当时真无语了。
李树狗小子调皮,为讨好井林队长出点子,大武子和王守信媳妇都姓刘,都排行老四,你叫四女婿他俩在一起是不好弄,你就这样吧,管大武子叫大四女婿,管王守信叫小四女婿,省得他俩分不开。
因为我和王守信经常下乡,李井林队长可能糟到别扭,叫我四女婿时候少了,可李树狗小子老是钩欠,拿王守信我俩开涮,郝玉民也掺在其中哨,我反正老家伙了对他俩浑的素的嗤之以鼻,时间一久,王守信架不住劲了,有一天酒后李树又开涮,王守信反驳李树时语言失误说,我不是四女婿,是五女婿,我知道王守信的意思是说我排在前面是四,他排在我后边是五,可李树郝玉民两个货这下可抓住王守信这句话不放了,人家大武子没小姨子,王守信一马双挎,又是四女婿又是五女婿,几乎见面就喊五女婿,弄的王守信满说不清道不明,灰溜溜的。
还甭说,我这个四女婿几乎就在没人叫了,王守信也由四女婿变为五女婿开始成为笑谈了。
李树,郝玉民这两个货,真不是东西。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