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者,天助之

安安班级群里,政教处的胡老师发了一些图片,是有关国庆节学校书画比赛的。我仔细看了看,发觉安安获得的是二等奖。想…

安安班级群里,政教处的胡老师发了一些图片,是有关国庆节学校书画比赛的。我仔细看了看,发觉安安获得的是二等奖。想到在比赛前夕安安告诉我学校有书画比赛,我劝她别参加,她自信满满地说,我写这么好,肯定要参加。

随便聊聊的图片

嗯,二等奖,她会不开心。她的书法作品可是得过省级一等奖的。

我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居然在群里直接说了二等奖邹芷安同学会不开心。

 

我自己的孩子,我知道。她们都那么认真,那样努力地对待每一件事情。安安为这个比赛,在仅仅半天的假期里,还抽了一个晚上去练习了。这样的结果,她该伤心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芷涵,说我看了一等奖的作品,不过如此,里面好几幅都是初学者的作品,这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芷涵说,学校的老师们也不一定懂书法,他们可能以为他们能懂的就是好的。像安安写的行草,如果不是专业的老师,有几个懂得欣赏?又说,要安安不要那么认真,每件事都太认真,很累很累。要学会放过自己。

“我现在都在学会放过自己。”芷涵说。(她对我这样说的时候,感觉到她真正长大了。)

 

我有几年在书社教小孩子书法课,在本地,我们这边的孩子们一般都以隶书的《曹全碑》入门,然后是颜真卿的《勤礼碑》、魏碑《龙门十二品》、再临智永真书《千字文》,再转到行书。(在这里打下这些字,忍不住想说,书法想学好真是一个好漫长的过程。)

 

安安从一年级开始学书法,一步一步,很扎实。她写到行草,是很不容易的。现在想想,隶书一年、颜体一年、魏碑一年,智永一年,余下的这四年全都在行书里打转。王羲之的《圣教序》《兰亭序》及王羲之手札,米芾手札,无一不认真临习。她是好强的孩子,不仅仅是书法,她在学习功课上和舞蹈时,也是严格要求自己。她的舞蹈基本功在她所在学校的班级是最好的,经常是老师先教会她,再要她给同学们示范。

 

 

 

芷涵、安安,都是我一个人带大,她俩在对待事物的态度上有很大一部分与我有关。每次看见安安因为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状态而难过,我都会说,没关系的,不要紧的。其实,这样说的时候,我也会想,我这样说有用吗?她俩力求更好,与我从小对她们的要求是分不开的。现在,我能看开了,可孩子毕竟是孩子。嗯,只希望她们能过得快乐一些。

 

忽又想到:自助者天助之。

一个人付出的努力,总是会沉淀在这里的。

 

又想起安安七年级时,如果哪次考试成绩自己不满意或是作业做得不好,都会对我说她的不开心,这个时候,我就说,没什么啦。这些年,每次大考你都很好的。没有哪个人是常胜将军,偶尔的失误,很正常。

“可我就是这样,如果平时有什么让自己不满意,我就开心不起来呀。”她有点无奈地,“我只有做到比别人好,我才能开心。”

 

人的一生,总会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如芷涵所说,学会放下,也是一门学问。

而我,也同样需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