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钱学森到宋之问

校长不易。不到半年,丁石孙和吴树青两任老校长先后去世。某校校长曹雪涛在忙着接受调查,论文涉嫌造假。不易,教师不…

校长不易。不到半年,丁石孙和吴树青两任老校长先后去世。某校校长曹雪涛在忙着接受调查,论文涉嫌造假。不易,教师不易,校长不易。文科不易,理科也不易。吴树青校长离世以后,又有人重温“钱学森之问”,其实,温习它做什么呢?

人到中年,知道这世界上好多问号,好多“之问”根本是没有答案的,问号是拉不直的。拉不直可以存疑,天天盯着那点疑虑浪费时间,还容易出现集体性焦虑。“之问”,之问,其实我很喜欢唐朝宋之问的“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钱学森问过什么?为啥没有文科大师?没有大师,老师,小师,年轻老师,博士硕士不也都得好好活着吗?再说,我总觉得北大已经没资格再参与“钱学森之问”的探讨,20多年前,北大的好多干部,名字忘了,唱高调:大学者,不能没有大楼。大师的事以后再说,大楼快呀,盖呀,盖,寸土寸金的北京,寸土寸金的北大,能盖还不赶紧盖。

大师有时候不缺,在会议上不缺,甲说乙是专业大师,乙说:不不不,您才是前无古人的大家。让人难免想起三国时期的祢衡和孔融,有人抓他俩的把柄,把他们相互吹捧的事情状告给曹操:祢衡说孔融是孔子在世,孔融说祢衡是颜回再生。现在环境好,吹吹抬抬的不算事,更不犯法,出了事无非辞去主编,辩解几句就好。

只是,学术会议开完了,大家都空落落的,心知肚明:文科大师不存在。再说,为啥不存在大师和我们有啥关系?钱学森老先生算肉食者不?肉食者谋之。说到这里,我可不是不尊敬钱先生,他很伟大,如果他不提出“钱学森之问”,中国某些认字的家伙就更不知天高地厚,会更肆无忌惮地欺骗那些上学时间短的老百姓。

钱学森之问我也回答不了。读读宋之问倒是比较现实,明代一位作家以诗歌感叹宋之问的一生:

百丑只能博寸荣,趋权恃势苦营营。

早知触宪终归死,何似闲吟过一生。

宋之问对政治涉入太深,712年(开元元年)被新皇赐死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