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总结的小小总结

寒假校园雪地上 觅食小鸟好嚣张   俳句译多了,难免写些这样的句子。四十岁以后,不想总结,觉得自己还…

寒假校园雪地上

觅食小鸟好嚣张

 

俳句译多了,难免写些这样的句子。四十岁以后,不想总结,觉得自己还年轻;也无可总结,觉得自己贡献太少。

自从拿起译笔,就没想过停下。小时候我可不是那种饱读诗书的,但回忆起来,总有两“篇”东西对自己有点影响。加上冯梦龙在《笑府》中整理的《懒学诗》就是三篇了。

第一是《红楼梦》里的《好了歌注解》,《好了歌》易懂,生字少,可出自甄士隐之口的《好了歌注解》就是满篇生字了,第一次接触《红楼梦》是在小学六年级。主要是觉得押韵、好听。最值得回忆是我和童年的小伙伴(他爸爸就是我的语文老师)都胡子一大把的时候再见面,边喝酒边背诵《好了歌注解》: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

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

当然,因为酒精的刺激,因为岁月,很难背诵完整。那席上还有两个同学,其实让他们听着有显示自己的嫌疑,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不再是孩子,却也不够世故。喜欢就是喜欢,会就是会。

最初读“陋室空堂”,觉得好奇妙:莫非我们经常去的到处是杂草的动植物园过去真的是某富人的家吗?死了人,还可以第二天就办喜事结婚?

后来,一言不合,友谊的小船不太稳。我早已戒酒,在一起的同学也四散而去,各忙各的。照顾着孩子、老人,忙着攀登人生的阶梯,没心思聚会,更没心思背诗了。被奉为圭臬的是儿子们的《中学生必背古诗N首》。小时候的缘分已尽,还有何话讲?随便聊聊的图片

改革开放以后,有段时间是高中两年制。哥哥的课本上有一篇《高祖还乡》(元代散曲家睢景臣作)。刘邦我知道哇,一个皇上,打败了项羽,留下了很多成语。《高祖还乡》生字太多,古怪的名字也不少,“瞎王留”“赵忙郎”“王乡老”什么的。当然,押韵、好听。文章里的老农不怕皇上,最后管刘邦叫“刘三”!一下子抓住了我这个小读者的心。虽然遇到好多生字,但是读得出来那种特别轻松的调侃。

后悔自己没有学好语文,但是这两篇东西在脑海里一直陪着我呢。写的,译的好多东西,包括本文开篇的句子居然押ANG韵,那何尝不是一种靠自学摸索前进者的浅薄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