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过子午岭

从小生活在子午岭脚下,长大以后,一直没有机会欣赏子午岭的秋色,随着时间推移,去子午岭踏秋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愿望。…

从小生活在子午岭脚下,长大以后,一直没有机会欣赏子午岭的秋色,随着时间推移,去子午岭踏秋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愿望。今天终于扔下手里的事情,专门去了趟心心念念的子午岭。

随便聊聊的图片

陇东腹地的子午岭四季分明,冬天,除了松柏,一切都是萧条的,灰褐色弥漫了整个大山,实在引不起人的兴趣。春天由灰褐色,渐渐地转绿,粉白的山桃花最早开放在山里,化作春天的信使。渐渐的,黄色的黄刺玫花,白色的杜梨花,时不时展现在你的面前,让人忘记冬天的肃杀。夏天的时候,进入眼帘的绿让你眼前一亮,心情也渐渐变得豁然开朗,雪白的洋槐花;奶白带紫色的狼牙刺花,在大山里成了骄傲的公主,引来无数爱看花吃花的人的青睐。郁郁葱葱,满山满谷,密密麻麻的绿,看的久了也会产生视觉疲劳。而只有深秋时节,红黄绿白褐相间,连绵的大山像披上了无数五颜六色的画,让人怎么也看不够。

上瞭望塔的前一公里路上,有七八处塌方,碗口粗的树被折成几段,大量的泥土拥堵在公路上,场里人用铲车推向路两旁,路边的水渠被泥土覆盖,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弄不好,一处山坡上,有一棵松树成了彩虹状,摇摇欲坠,也不知它能撑多久?能否度过这个冬天?

 

三只野鸡扑棱棱从草丛里飞起,把我和闺蜜吓了一跳,三点五公里的盘山路,把我走得气喘吁吁,出了一身的汗,而闺蜜走的很轻松,就像走平地一样,大概是她经常爬山的缘故。路旁时不时会有森林防火和保护野生动物的标语,提醒着来人安全和维护生态平衡的重要性。

 

爬上四层高的瞭望塔,子午岭的全貌尽收眼底,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层林尽染。这儿一片黄,那是橡树,那里一大片绿,是林业工人栽的松树,这是几代林业人的功劳。那些整片树干白色的,叶子黄黄的是白桦林,我们小时候天天用桦树皮生火做饭,点起来有很大的黑烟,但很容易燃烧,是林业人不可缺少的生活日用品,我已经有很多年没用过了。

 

呼呼的风从耳旁吹过,我立马感觉不到热了,反倒有点冷,但忍不住激动的心情,扯着嗓子喊了几声,换着角度拍下这美丽的景色,在朋友圈,快手里赶紧显摆显摆。

 

连绵起伏的子午岭一眼望不到边,一座座山头连在一起,层峦叠嶂,蔚为壮观。数不清的各种树在这个天然氧吧里惬意地生长着。朋友说,这几天是子午岭最美的时候,用不了多久,叶子就会慢慢掉落,再想看这么美的景色已经不行了。在这色彩斑斓的景区,连日来的劳累一扫而光,心就像被放飞了一样,空灵而飘渺。让人忘记了烦恼和忧愁,忘记了功利和计较。这哪里是在欣赏秋景,分明是给疲惫的心来一次洗涤。在这茫茫的子午岭,一个人显得多么渺小,在时光的流逝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恩怨和不能被原谅的人?计较那么多只是徒增烦恼而已,几十年后什么也带不走,在自己的哭声里来,在别人的哭声里悄无声息地走,两手空空,连一片云彩都带不走。

 

我和闺蜜走在林间的小道上,橡树叶沙沙作响,踩在厚厚的松针上很松软,感觉自己都变得轻飘飘了。路旁有一种植物开着黄色的花,形状就和洋姜一样,多数已经凋零,结了一个个毛茸茸的球状种子,我们摘了几个,看明年开春的时候能不能种出来。黄色的山菊花,一种不知名的结着小红果子的植物,还有野生芦苇以及蓝色的山菊花和一枝枝全身红色的树叶都被我俩祸害了,采了一把,非常漂亮,在深秋里格外醒目。

 

一株高大的像双胞胎一样的树,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枯死了,成了大山里很特别的存在,不知从哪里流出一股水,和缓不急地向山下顺着路边的水渠流下来,很是清澈,汇入了由西向东流淌的不知名的河,在太白与葫芦河交汇,水面变得宽阔了。

 

近几年随着连家砭林场曹家寺沟里的花溪谷开发建设,一片片紫色的马鞭草,和几百亩五颜六色的百日草花,及各种造型独特的适合照相的造型,今年还修建了各种亭台楼阁,花廊,以及整片的向日葵地,吸引了全地区很多游客前来观光旅游,我夏天去过几次,今天来不及没看上它变成了什么样子多少有点遗憾。

 

今天天公不作美,阴天,远处的山看不真切,不过已经不虚此行了,终于圆了我多年的梦想,晚上又可以如昨晚一样,一觉睡到天亮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