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错

昨天熊叔妈说我,你拍抖音,又不直播,靠啥挣钱? 我说,你不懂,我先涨粉丝。 妈说,看人家一万粉丝都开直播挣钱,…

昨天熊叔妈说我,你拍抖音,又不直播,靠啥挣钱?

我说,你不懂,我先涨粉丝。

妈说,看人家一万粉丝都开直播挣钱,你四万粉丝也不见你挣钱。

我说,不着急,等粉丝涨起来,钱自动就来了。

妈说,人家都急的看咋挣钱,就你一天不急,时不待我,只争朝夕,时间不等你,年轻挣钱就这几年。

哈哈,熊叔妈都知道只争朝夕。

我想挣钱,我又太懒,不想跟人说话,只要有钱吃饭,我懒的为挣钱跟人说一句话。

我总想做成一个事,让钱自动来找我,我做的事情,需要耐心,不能着急,着急也没用。

昨晚去表哥家,表哥和表嫂没下班,姨妈和小表侄在家。

小表侄今年刚上高中,问一下他的高中生活。

小表侄一周生活费两百块,说饭堂的饭还行,学习压力比较大,物理有些学不懂。

学校的一天,早上六点四十到教室,站读,跑操,四节课,十二点吃饭,下午四节课,五点多放学,吃饭半小时,六点多到教室站读,晚自习,九点多放学,回宿舍,宿舍十点半熄灯,在宿舍学到一点睡觉。

我说,一点睡觉,六点醒来,一天睡五个小时,能睡够?

他说,睡不够也没办法。

我问,你们现在跑操,是不是密集型跑操?

他说,是,前胸贴后背。

这样难受的跑操方式,不知道谁想出来的,更想不明白,为啥都学这样跑操。

我问,为啥不坐教室读书,要站读?

他说,谁知道呢。

现在的高一,感觉比我那会儿高三学习强度都大。

七点大表侄回来,早上去他外婆家,帮外公外婆挖了一天葱。

大表侄今年大学刚毕业,在西安工作,周末回来,说打算去杭州工作,都应聘好了,最近因为疫情,说等过了再去。

七点半,表外甥女发语音,问我在不在渭南,找我吃火锅。

我说,我在你外婆家。

听说吃火锅,小表侄说要去。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这个熊叔,不着调,没什么事,表哥表姐家孩子,都爱找我玩。

不少人分不清,侄子和外甥,表侄和表外甥。

不管你是男是女,你兄弟家的孩子,都是你侄子,你姐妹家的孩子,都是你外甥,表兄弟的孩子就是表侄,表姐妹的孩子就是表外甥。

去渭南吃火锅,路上,小表侄说要打游戏,现在未成年人,每周只有周六晚上八点到九点,能玩一小时游戏,其它时间都不能玩。

车上看手机,容易晕车,到渭南刚下车,小表侄就吐了。

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大,游戏不让玩,小小年纪就开始竞争。

我感觉,大人为生活忙碌,没时间休息,不对,小孩学习时间太长,没时间玩,也不对。

或许我太懒,是我有错。

和年轻人吃了一顿欢快的火锅。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