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深秋出生的人都深情

岁属深秋,依风而寒,昨日邻邀,浅饮辄归,及晨即醒,作此篇,以抒怀噫。 自兹今日,凡身俗胎三十八岁矣,倏然喟曰:…

岁属深秋,依风而寒,昨日邻邀,浅饮辄归,及晨即醒,作此篇,以抒怀噫。

随便聊聊的图片

自兹今日,凡身俗胎三十八岁矣,倏然喟曰:且及古稀,早已逾半。古人常云:情深不寿。自知体质感性,悲春惜秋,自忧自恼,时光流遁,生命驱驰,如今只若行文至此,余生可眺,益当另起一段矣,至于新篇旧文,文字而已;至于新曲旧律,不过人间。

穷御七尺之躯,不谓闻达,一介潦草微命,只依运戡。

常思北周瘐信所作《枯树赋》:

“重重碎锦,片片真花,纷披草树,散落烟霞……”

举于尘世众生,莫不慕繁华周张,而盖棺垂暮,如此尔尔,凡人矣。

及于壮年,闻诗而怆,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躇忖间,桑梓归处,不过昔年卿种柳,今日摇落尽悲欢。

人生于世,悲欢而已,纲目在梦,一夜翻落。

贪玩少年,胸无大志,恃微才而放大旷,汭而无声,尽无顺目之人;及至青年,倏而成家,沐风饮露,贾菜食粥,辗转十五载矣。

每逢生日,驰念亲恩,来此俗世,历幻晨昏。霜发更兼残盏,饮伴秋风,父母旋老,闲醉是阑干。

始知逐梦若握拳汲沙,颠颠世事,自兹而往,不过新梦烹旧事,不过旧人作新篇。

晨阳薄霭,难隐草树,楼宇城池,温了寒夙。

阔步归处,不见闲潭雁渡,故人西风应瘦。此去经年,今日言论事迹,不过共年种柳,行行重行行,摇散之物,是悲欢寄住。

且前行,莫踟莫蹰,莫问莫顾。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