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草散记

紫苏叶子晒干,紫红变作黑紫,浓郁,深沉,香如故。藏于冰箱,做菜时随时取一两片,紫溜溜,干楚楚,香喷喷,叶片自相…

紫苏叶子晒干,紫红变作黑紫,浓郁,深沉,香如故。藏于冰箱,做菜时随时取一两片,紫溜溜,干楚楚,香喷喷,叶片自相摩擦发出沙沙音,如秋风声,带着自然的灵气。丢热气茫茫的锅中,雾气袅袅,紫叶翻卷,雾中看花,加热,浸润,提味祛腥,很不错。今天炒虾,把叶儿揉碎,紫莹莹的细粉末,出锅时洒上,似小雪花纷纷落在了满锅红虾上,再配以青椒丝,翠葱花,盛白瓷碟,满碟花枝招展。做菜的心情,跟出门转一圈沾满身草籽花香一般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二)《秋果》
去荒地,杂草乱生,根本进不去人,只能干看着,野蛮的荒草里,远远的,菊芋探出窈窕腰身,举着金黄的花朵,或有几茎秀颀的荻花,伸出细颈,花穗迎风飘逸,如雪飞。各种青稞高如树,野蔓绕如铁丝,相互纠缠,撕扯,让人寸步难行,只好沮丧返回。欲离开时,一枚香端端落到脚面,低眉,看到一茎落光叶子的香端端,伶仃地摇着三两枚灯笼果,有意无意地蹭着我裤脚,枝下落了满地,旧黄旧黄的。有的果子烂掉,有的被蚂蚁唪,有的完整无损。香端端的果子外边裹着一层柔软的皮,似穿一件绸衫,保护着果子,熟透了落地上,风吹雨淋,果皮风化腐蚀,剥开来,果子黄澄澄,干净,新鲜,散发着淡淡的果香。
我兴奋地捡了几枚,如拾起童年的欢乐。
走出荒地,进一处林子,几棵山楂树站在眼前,果子挂枝,刚染红晕,羞涩的样子,愈有秋味。
又见土坡上,一棵枝叶稀疏的樱桃树,稀拉坠着不少红樱桃,惊讶啊,秋草黄时,居然又结了一茬果子。果子虽小,亦红艳欲滴,玲珑剔透,惹人垂涎欲滴。
衣裳沾了草籽,枯叶,草香,果香,回家。
拍了香端端、山楂、樱桃,发到家庭群里,妹妹嚷嚷赶紧多摘些留吃,拍图有啥用。
我只是想留住秋天的美丽。
过了半天,浣衣服,穿到秋野的衣衫,仍有淡淡果香。

 

(三)青苔芦芽滚露珠
下班等打卡的几分钟,十分枯燥难熬,我常来到外边,看地板砖缝隙钻出来的各种野草。

可今年绿化工作做得极严谨认真,打草药再薅除,砖缝里几乎生不出野草来。
那日清晨下了班,在打卡机干等下班,有着浪费光阴的感觉。
于是出来,哪怕看一眼天空,看看地板砖上浅浅青苔,也知足快乐。
刚落了场小秋雨,青色古朴的地板砖潮润润,青苔一夜浓绿稠密起来,结着细密的小露珠,逆光下折射出五光十色。青苔,娇小碧翠,沿着砖缝蜂拥而聚,颇有气势与仪式感。像设计师专业的设计,给方砖镶嵌上古典的荷边。一棵芦芽独立青苔上,绰约生姿,碧绿,清秀,楚楚可人。突然想起空间好友冬天的童话,采芦芽插瓶,蛮有诗情画意的。我挺喜欢她把“芦芽”写成“路涯”,当时看到这两字,一惊,啊,故乡随处有的野草,如此深沉富有诗意。

我好好端详这棵结着乡愁的植物,叶间闪烁明晃的光,耀眼。我只好避着日光细看,只见叶尖滚着几粒圆润的清露,欲落欲止,像初恋女子欲语还休的明眸,含情脉脉。那清透啊,可照见叶细细纹理,清晰明净。
越看越好看,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穷尽机巧,妙不可言。
风轻吹,翠叶一倾,嘀嗒,一滴晶滑落……

无论多么单调的地方,皆能寻找到乐趣与美,只要心存美好。

 

(四)路过荒野
上午从医院回来的路,没去时的路好玩,那边路是空阔的田野。回来路这边是一栋接一栋的居民区,或吵嚷的工地。
原来我经常玩的菜园子,田野,都在施工。旷野在消失,植物在消失。我走路喜欢注意路边的植物,所经之处,有什么花草树木,我都能如数家珍,说出来。这样一来,路上没有我想看的风景,行速则快了。
当我走到岔路,路边有一抹蓝从眸中闪过,急忙停下来。发现路边有一片荒地没施工,遍地开着蓝牵牛花,蓝喇叭爬到商陆枝稍,日光晒,懒散地蔫着,似吹倦了的唢呐,舒坦地歇一会。商陆脚边饭包草的清秀小蓝花雀跃,数以万计,虽渺小,颇有气势,引人入胜。从青葙摇晃的花缝,看到一大片匍匐地面的栝楼,像绿色的瀑布倾流一地,散落的白花,蜷缩成团,似绵软的白云。惊喜地发现,是难得一见的雌性栝楼,每朵清白的花顶端,叮着嫩绿的瓜妞,在秋风里,阳光下,呈现出母性的温柔光辉。好大一片栝楼秧,我从这头跑到那头,看来看去,总想不出法子,表达,留住这丰饶的景致。顺着一枝栝楼蔓目光往前挪,看到大片细腰长枝的植物,开着极小的黄花。正是上次在公园遇见的一丛植物,密匝繁盛,当时好奇,在所有植物被薅除的公园,怎会有一片这么疯的植物,因为看样子不是人工种植,一点没特色,我想拍花,风大花小,拍不清楚。二丫叫我快走,我就放弃了。后来看到一篇写“甜麻”的文,图很像那植物,我开始后悔没给留下照片,留待去研究下。一直想抽空再去会会那植物,而生活处处照顾我,今日让我遇见。
确实是甜麻,锦葵目–椴树科–黄麻属
【注意】:该物种为中国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的有毒植物,其毒性为种子有毒,牛、马食用一碗即可死亡。
但种有毒,叶无毒可食,清热解毒。
近看,结不了少蒴果,锥形,尾大梢尖,有浅棱,秀溜青翠,蛮可爱。小花嫩黄,如“新染鹅黄色未干”,娇滴滴半遮半掩与叶间。风一吹,细枝细叶,纤纤摇曳,亦是这片荒地独特的风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