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距离,30年的时光!

三春,30年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来看看澧水河。你看现在的澧水河,不再是以前那条清瘦而宁静,清澈而舒缓的河流了,…

三春,30年了,也不知道你有没有来看看澧水河。你看现在的澧水河,不再是以前那条清瘦而宁静,清澈而舒缓的河流了,因为下面修了滟洲电站,提高了水位,改变了流速,变得面目全非,深不可测了。

 

三春,还记得往李家嘴方向去的那一片荒滩吗,那里曾经枪毙过犯人,而我,总是喜欢一个人向荒滩深处走去,那大大小小的采沙坑,那幽幽黒黑的鹅卵石……

 

我一直没有和你说我喜欢一个人走在澧水河最荒凉的河滩,怕你听了难受,因为,你说看见我在停弦街上行走的那一份孤独,就会让你柔肠寸断。

三春,你说是在与覃云火热的热恋中发现了街道上独自徘徊的我,瞬间被我的清高与忧虑吸引。

 

覃云是我最好的同学,也是在同学之中家境最好,长得最帅的一个。

 

他已经在澧水瓷厂里一帮女孩子当中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而我,还是情窦未开的懵懂少年。

 

 

那一天傍晚,一道夕阳将灰蒙蒙的停弦街道涂抹得金黄,更可人的是还有徐徐的风让我有一种泡在澧水河的清凉与舒服。覃云邀我去澧水瓷厂玩,在员工宿舍的一扇门上,用毛笔字隽秀的写着:吴三春。

这个名字让我怦然心动:我看过一部小说《瓯江缘》,女主人的名字就叫吴三春,是一个富家小姐,男主是一个弹棉花的匠人,叫高机,高机在吴员外家弹棉花,吴三春小姐却对他动了芳心,员外自是千般阻拦,可是吴小姐与高机心意已决,在丫鬟的帮助下,他们演了一出假投江,逃出了员外家丁的前追后堵,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书中的吴三春知书达礼,敢爱敢当,温柔而刚烈。而现在,这扇门的主人也叫吴三春,不知道是啥样子?

 

覃云敲门,门开了,我倒吸一口气:这不就是书中的那个吴三春吗?亭亭玉立,摇曳生姿,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看向我时,我瞬间像被电流击中,我从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知道,我爱上她了!

 

房间很小,一张单人床,整整齐齐的被子,干干净净的一张小桌,上面有几本书。

 

覃云和她东扯西拉的聊着,我百无聊赖,看见桌上有一本留言薄,便拿起来随便翻了起来。她突然转过头对我说:你要给我留言哦。

 

我正式与她对视一亮秒,我的内心一声惨叫:天啦,这三春,就是那三春!

 

我拿起了笔,在留言薄上写下了两行字:莫恋夏日晚风徐徐,且听秋天草虫唧唧。

 

我不知道怎么会写上这样一句话,而且是不假思索的。

一会儿,我和覃云离开了,她开门送别,我不敢回头。

 

以前因为寂寞,因为覃云是我无话不谈的朋友,所以,我收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覃云玩。自从那一次去了瓷厂的员工宿舍,我再也不和他玩了,更多的是一个人在澧水河的荒滩上漫无目标的行走,像一个落魄者,又像一个寻魂人。

我开始逃避覃云,可是停弦那么小,想逃避,偏偏总是遇到,而每一次,他和吴三春都在一起,我不敢面对覃云,也不敢直视吴三春,但是,我又如此迫切希望见到他们。

 

随便聊聊的图片

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家里,因为下雨买了一把新伞,被爸爸劈头盖脸的一顿大骂,我一肚子委屈的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发现抽屉上放着一封信,字迹工整娟秀,与澧水瓷厂宿舍门的笔迹如出一辙,我火急火燎的打开——

 

青松:

 

我和覃云只是普通朋友,最近和她走得近只是为了能看见你,而你,好像在躲什么。

你给我的留言,使我感受颇多,感谢你的提醒。

知道你的家境困难,喜欢你的清高,更心疼你眼中的忧虑。如果有困难,我会帮你一起度过!

 

吴三春

我霎时泪如雨下,忍不住嚎啕大哭。吓住了爸爸:狗日地,老子骂你几句,还哭了!

 

我泪眼环顾这满是蛛丝的瓦片,这墙角大大小小的老鼠洞,以及窗户上被风吹得瑟瑟直响的薄膜纸,我的天,你是吴三春,可我不是高机!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女,我拿什么娶你??

第二天,又和覃云不期而遇,没有以往的随和,他吞吞吐吐的说:吴三春老是打听你。

 

我故意做不屑一顾的说:鬼话,她打听我干什么。

 

覃云说:她好像很喜欢你。

 

我说:别多心,我知道她是你的女朋友,不管怎么样,我做事是有分寸的。

 

覃云似乎松了一口气。

 

又一个月过去了,天气渐冷,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覃云,与他同步骑车不到十秒,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我,然后撇下我,风一般加速跑了。

 

我打开,竟然是吴三春写给覃云的分手信!

 

他们的分手信,为什么给我看?怪我吗?

 

 

于是,好长一段时间,我再也没有看见覃云,我也再不去街上逛,一收工,我就去澧水河的荒滩,或跑步,或静卧,或竭斯底里的呐喊:三春!我爱你!

 

姐姐竟然给我介绍了对象,叫我去相亲,我坚决不去,被爸爸一顿臭骂,又被姐姐一顿软磨,我终于随了姐姐这个媒婆,在一个昏暗的夜晚第一次相亲了,竟然出奇的顺利!

 

那天相亲回来,我含泪给她写信:

三春哦,离开停弦吧,回到你的老家文家乡,我不敢奢望能与你喜结连理,希望你找一个比我强一万倍的男朋友……

 

几天后,收到了她的来信:

听说你找到了心怡的人,祝福你!看来我们今生注定无缘。但是我还是等待,等待你喝喜酒的那一天……

 

那一天好快就来了。

 

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不开心的一天。

 

覃云,还有好多厂里的朋友来给我贺喜,我一个人跑到家后面的小山上,因为,我看见了前面的公路尽头,有一袭红色的长裙,在风中凌乱……

 

我用手合成喇叭状:三春――

 

红裙慢慢消失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