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嫁牡丹

在宁城县喀喇沁布日嘎素七爷府营子一户乌姓家院子里,至今还生长着一丛三百多年前留存下来的木本牡丹。它枝叶繁茂,花…

在宁城县喀喇沁布日嘎素七爷府营子一户乌姓家院子里,至今还生长着一丛三百多年前留存下来的木本牡丹。它枝叶繁茂,花姿典雅,颜色富丽,清香宜人。它的根、皮、枝、叶过去一直由喇嘛医生收做药材,对浮肿、血瘀有特殊的疗效。
乌氏远祖是成吉思汗的勋臣,被称为“众宦之长”者烈蔑的后裔。附清后,为清朝的一统天下立下了不朽功勋,康熙皇帝玄烨将其侄女爱新觉罗氏郡主,下嫁给功臣万丹伟征扎萨克之子额琳臣,在今天的小城子建立了驸马府,文华前门上还悬挂着“金枝玉叶驸马府,五福临门帝王家”的楹联。这丛牡丹就是那时作为陪嫁从北京宫廷移来的,人称“陪嫁牡丹”,成了乌氏名门传家之宝,自然有专人经料管理,冬天下窖,培上糜黍糠,保护越冬。春天搬出来经风沐雨。
记不清传到哪代时,留下了这样一段优美动人的传说。
有个叫那顺的扎鲁,继承祖上留下来的培植牡丹的方法,精心护理,及时松土施肥、浇灌,把牡丹当成了心尖子一样,形影不离,朝夕相伴。
一天晚上,月光明媚,那顺一个人躺在长凳上,想起自己是成人,但还没有成家,难免有些孤独的感觉,他见牡丹枝枝并立,根根相连,触景生情,随口编了几句词,就唱了起来:
月亮圆又圆,
牡丹变婵娟;
天随那顺愿,
吃糠心也甘。
那顺刚唱完,就隐约听见传来女人的歌声:
我是一牡丹,
不爱权和钱;
只要心相印,
同他度百年。
那顺细听,这婉转悦耳,清晰嘹亮的歌声,来自牡丹花丛,他起身四下观望,却不见一个人影,感到很奇怪,但转念一想,可能是痴心幻觉。
第二天夜晚,那顺刚刚坐下,又传来同样的歌声。这不能不叫他认真起来,他想了想,非要见见唱歌的人不可。
第三天同时,那顺躺在椅子上,用被单盖上脸,哼起往常那段词来。将被单轻轻掀开一条缝仔细观察,这时从牡丹花丛中慢悠悠走来一位美貌俊俏的呼恨。她见那顺蒙头已睡,一边唱着一边走过来,轻轻动手为那顺盖了盖被单。那顺装作惊醒,坐了起来,问她:
“你是哪家闺秀?到这儿有事吧!”
呼恨温情又羞赧地说:“我是牡丹蓉蓉,姐妹们让我出来对你说句话,你们一家数代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养护,我们无以回报。”他们二人连说带唱快近五更时分。蓉蓉起身告退说:
“对不起阿扎,天亮了,我得走了,还得去作我的牡丹。明天见吧!”
那顺拉着蓉蓉的手舍不得放开,哀求地说:
“请留下来吧,我们永远不分离!好吗?”
蓉蓉见他死不撒手,也不忍心离开,就实话实说了:
“我姐妹众多,大家商讨过,要为我选个心地善良又聪明机智的男人,你能在明天早上认出我是哪只牡丹,我们就永远在一起生活了,要认错的话,我们只能见见面,这要凭你细心观察,千万不要认错。”
说完就无影无踪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那顺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烧上高香,在菩萨像前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急忙跑到牡丹园中辨认蓉蓉。他擦亮双眼,在一模一样的牡丹丛中,细心辨认,忽然他发现唯有一株叶上没有露水,那顺想,蓉蓉是在早晨结露后回来的,身上没结露水的就该是蓉蓉。凭他养花的经验,那顺一眼识破了。
那顺走向牡丹蓉蓉,高喊:“蓉蓉呼恨,你出来吧!”
此时,众牡丹纷纷闪开一条路,牡丹蓉蓉从花丛中走了出来,二人携手,拜别了众姐妹。
从此,那顺和蓉蓉生活在一起,过着美满的生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