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

井底之蛙,出自《庄子·秋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寓意不难解读,就是坐井观天,一叶障天下。 对于…

井底之蛙,出自《庄子·秋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寓意不难解读,就是坐井观天,一叶障天下。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于那些佛系鸡汤,我向来不敢恭维,那东西很洗脑,仿佛进了仙境之乡,亲临尘世浩大云端之上。有朋友直言,这是你我都永远不可抵达的远方。

 

我承认“老土”,也承认将被时代所淘汰。坚持以我们的语言搞文学创作,是我们用最笨拙的短桨,孤帆漂泊。沧海孤芥,何须在意?

 

仅就纯文学和通俗文学来讲,精确、优美、富于想象,无论是素描般的几笔带过,还是巴洛克风格般的详尽雕琢,作者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读者有会于心,如拈花一笑。没有哪两个作者的语言是一样的。以我们中国而论,鲁迅、郁达夫、老舍、李诘都是如此丰富多彩。

 

然而,我这一代人的“文化常识”与“历史记忆”,很早就被切断了。在网红视频揭竿而起的那一刻,时代已经不需要脑子,需要的是适应快节奏的视觉冲击,手机App即时盛宴大行其道,互联网的悲哀,不过是疯狂的一种,虽然还没有列为疾病。

 

不否认视觉也是艺术,但它是虚幻的,看不到真东西。有些是好的,把情怀与艺术揉进眼球,呈现一个新时代的特征。更多的是花里胡哨的故作呻吟,围绕着流量拼个你死我活。有个九零后和我讲,抖音,快手还有更多的软件组合成的文字,音乐,视频一体可以全方位展示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单纯的文字贴在纸上或者出现在网络上,已经落伍于潮流。我也做了一个,不过是一些代码链接转换,可以在图片上视频上飘雪,选择背景音乐,流动的变色的文字。这么简单的东西,根本没有技术含量,在大数据面前不过是App的奴隶,啥也不是。

 

空谈,就像一群聋子在那里谈论音乐。远远看过去,我们的文化艺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欣欣向荣。然而,在这一场热闹与喧嚣中,美术、人文、历史、文学作品,作为一条无法替代的认知途径,一个国家的历史记忆,一个巨大的文化实体,一个民族的精神内核,却呈现长期缺席的状态。民族的悲哀不止一种,当欧洲人,日本人比谁读书多的时候,我们背弃了民族几千年的文化,抄袭论文,学术骗子比比皆是,我们的教育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所以,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出路,没有希望的,我们的工匠精神靠着拿来主义,大踏步地正走在自吹自擂的路上。

 

文化是历史的沉淀,这座大厦已经矗立了几千年,这代人的浮躁,像给大厦顶层装修了华丽的外衣,潮涌一般一次次涂抹上不同的色彩。如果有一天被洗净,那就是皇帝的新装,会现出原形。

 

最近一些朋友说,躺平了这么久,冷不丁的拿起笔来脑子一片空白。感觉啥都不会了,不是他们没有追求,前几年一起玩博客时,他们的才气令我景仰,也算是一代骚人墨客,也许他们将来会成为作家,诗人,哲学家。梦想被生活压力肢解,不得不在梦幻中寻求庇护和慰藉。有好几位,放弃了才华横溢的文学功底而选择当初他们不屑一顾的宗教信仰,并坚信不疑走进了一个陌生的殿堂,没有向自己,而是向救世主寻求精神安慰。

 

我承认自己是井底之蛙,一叶障天下。但井底之蛙有个好处,它不与地面鼓噪者同流合污,满足现状,看流云而起舞,为一线天空绝壁而歌,明知希望渺茫却自嘲讽笑。

 

旧思维成了一种病,新的思维也是一种病,目前没有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