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天地间

天气晴好,门前阳光下晾晒洗好的被单。生理期,半夜醒来感觉到异样,小心翼翼侧身,知道睡着了血浸透了卫生巾、短裤,…

天气晴好,门前阳光下晾晒洗好的被单。生理期,半夜醒来感觉到异样,小心翼翼侧身,知道睡着了血浸透了卫生巾、短裤,漏在床上了,有点小懊恼,前天洗的被单,又得拉了重新再洗。

早上邹先生炒饭,拌小萝卜,香、脆。

 

门前晒太阳,与妈妈一起择眉豆。爸爸在拆眉豆架,霜降已过,眉豆到了季节,该罢了。

菜地里的菜薹油亮亮的,先抽的菜薹开金黄的小花,在阳光下格外明亮、耀眼。再想起今天读到的第欧根尼对亚历山大说的一句话:“不要挡住我的阳光。”不觉笑了笑。

 

从昨日起,开始听王安忆的《上种红菱下种藕》,我是很喜欢王安忆的语调的。读过她的《长恨歌》,也是喜欢的。这几年,很少看见当代作家有好作品出来了。

这个时代似乎很难再现鲁迅、周作人这样的大家了。

 

前几日早晨起来看见一轮残月挂在水杉树梢,白白的半个。痴看一会,对妈妈说,月亮真好看。嗯,日月常新,草木常新。人在天地万物间,渺渺。

 

妈妈与我说起她的梦,说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她想尽办法不得出来,幸好我不知怎么走到那个窗户去了,她喊应了我。妈妈说,她在里面吓得大喊,大叫。

“幸好有你!”妈妈说。

我微微笑,想:我们脆弱的身体里深埋着多少恐惧啊!

 

零星的几个柿子快被雀子吃光了。

 

散步,四望无人,天地之间只有我对着深秋的草木,嗯,还有渠边觅食的水鸟。

 

天气晴朗,看见人家门前晒满了猪蹄。这几日猪肉涨价,本地许多人家开始腌制肉鱼。真正是风吹草动。

 

地里的蚕豆生了,新生的绿,真可爱呀!想起那年写蚕豆,想到听土的小耳朵。

 

在车行看车,走出来一个短衣长裤的小个子女子,恍如看见自己。她大约也有如此感受,相视一笑。

 

读鲁迅文章。很多年过去了,《故乡》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一篇。他笔下的“闰土”,又何尝不是这个时代的我们?!

 

在简小河的博客看见她拍的小小鸟,正是前几日我看见的那一种。

杨树的树叶快落光了,于是满树的鸟就像杨树的枯叶,让那树也变得生动起来。

 

渠边散步,喜欢抽一茎草用牙齿细咂——我喜欢草的那点子香。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嘴里含一颗糖,甜津津的。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