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都是如画的

“勤娘子开出也许是最后的一朵秋花。”是蘸水笔先生今天博文中的一句。我看见了,想起前两日看见的那朵牵牛花,哦,蘸…

“勤娘子开出也许是最后的一朵秋花。”是蘸水笔先生今天博文中的一句。我看见了,想起前两日看见的那朵牵牛花,哦,蘸水笔先生说“勤娘子”就是牵牛花。

牵牛花的别名似乎很多,我知道的就有朝颜和喇叭花。

 

深秋的牵牛花伶仃,瘦弱,没有了夏末秋初的热闹,丰盈。

每一朵花,都有属于自己的春与秋。如一个女子,在春天里娇艳,在秋日里凋零。

季节使然。

 

又想到小时候的自己,随了妈妈去地里拔草、栽菜、捡棉花,却常常是做不了多久,就一个人落后面玩去了。那时最爱的是在田间地头摘花,各种各样的野花,攒在一起,在太阳光下,也是很美的。

 

那时的天很蓝。也许是因了葱茏的田野,那天也是带着翠色的。我喜欢看飘在头顶上的一些云朵,它们变幻着形状,魔术师一般,一会儿变成白马,一会儿化成飞龙,一会儿像卧着的老人,一会儿像格斗的勇士……我也喜欢绿油油的叶片将我的身体淹没,这时,我也是绿色的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而我的旁边,那些细细长长的草叶交错在一起,有的还带了锯齿,很清晰的排列。我是有些担心它们划到我的,因为如果不小心划出血了,被汗渍到,会火辣辣地疼。可我还是会忍不住去那草丛里扒拉,为什么呢?很简单,草丛里有小虫子。虫子隐在藤蔓里,嗡嗡地唱歌。我最喜欢那种通体碧绿的虫子,它们一跳一跳的,细长的腿,一缩一放,就蹦出老远。我疑惑它们那样细的腿,怎么那么有力?

 

我也爱蝴蝶,蝴蝶大多是那种白蝴蝶,它们小小的身躯在明亮的光线里又似乎带点黄,像花蕊一样。也有黑蝴蝶,上面布满小点子的深黄,黑蝴蝶一般有小小孩的掌心那么大,一团一团,一闪一闪,在半空中开合。于是,我的脚就从草丛里拔出来去追蝴蝶——自然是追不到的。

 

现在想起,这一切都是如画的。而我,曾是画中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