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清从哪一年开始,每年到秋冬交替之时,空气就会变的浑浊,看不清远处的景色,他们说这东西叫雾霾。 我小时候,冬…

记不清从哪一年开始,每年到秋冬交替之时,空气就会变的浑浊,看不清远处的景色,他们说这东西叫雾霾。

我小时候,冬季空气干净,没有雾霾,我可以肯定。

现在,雾霾会笼罩整个冬季,直到来年春天才会消失。

城里有雾霾,城外也有雾霾。

昨天出城往南走,去南边天留山,天留山下也雾霾笼罩,空气好的时候,出城就能看见南边秦岭,昨天走到山下,也看不清山的样子。

今天出城往北走,走到北边金粟山下,北山下也雾霾笼罩,看不到山的模样。

今天去金粟山下,寻找老村子,这边的村名有意义,好多叫什么窑的。

走渭蒲桥出城,上桥看不见西北边电厂的冷却塔,判断今天雾霾比较严重。

过桥后,一路向北,沿路看见,不少地里还有积水,好多地里包谷还没收。

看见好多人在抢收抢种。

到下邽街道,吃饭,在老十字口,要碗饸饹,没吃饱,又要碗凉皮,凉皮没吃完。

看肉夹馍也香,想吃,可惜吃不下。

吃饱饭,继续往北走,路过荆姚镇,苏坊镇,美原镇。

美原镇有集会,街上比较堵,晒包谷的占一半路,摆摊的占一半路,剩下的路刚好过一辆车。

心想,占路晒包谷,影响通行,不应该。

又想,当生存和方便有矛盾时,方便应该为生存让路。

这样一想,就不着急了,路占住了,我走慢些。

想到,住城里暖气房的人,说农村冬季烧煤有污染,不让烧煤,我认为这就不对。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认为对不对,都没什么用,我说了不算。

从美原镇出来,往北走到山下,发现这里好像来过,之前去店上村,走过这条路。

在北山下,转了几个村子,没找到想找的好素材。

白跑一趟,又走老庙镇,桥陵镇,兴镇这边回来。

沿路羊肉馆比较多,没拍到好素材,没心情吃。

回来走到下邽街道,吃个肉夹馍,镇上的肉夹馍,比城里的好吃。

下午快六点回城,在桥上看,城里雾霾更严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