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高光之地—-苏峪口

【1】   沿着石块砌的细窄弯曲小道往里走,一条10米长的青石条横亘在小路上方,石条根部有裂缝,一根…

【1】

 

沿着石块砌的细窄弯曲小道往里走,一条10米长的青石条横亘在小路上方,石条根部有裂缝,一根腿粗的松木棒支撑,似乎有随时断裂的趋势,紧跑几步,穿过石条,小小松了一口气。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是进谷后第一个风险,可能是开发者故意设计的一个“下马威”,提醒游览者:谷内有风险,游览需谨慎。果然,观察沟内石头,不是从谷顶掉落的样貌,就是有沟底上游冲滚下来的印迹。

 

边走边想边寻找,这次来樱桃谷游览,有一个大疏忽,没带两顶安全帽。这些凌乱石头,大小形状不一,有大如车的,有小如拳的。观察这些石头,有的可能是1793年1月3日姚伏8级大地震时震落下来的,有的可能是1920年12月16日海源8.5级大地震时震落的,还有的可能是2008年5月12日汶川8级大地震时摇落的。

 

谷底冲刷的痕迹很明显,有些石头上还有指头深的横竖沟痕。遥想亿万年前,这里也是水草丰茂,树高林深,生机盎然,这条沟有多少次经历过像今年7月20日郑州一样的4小时300毫米的大雨倾盆,洪水汹涌,泥石流奔腾,有多少冲天大树葬身谷底,这里有多少茬树木、植被被冲刷一空。

 

如今洒眼一望,小路两旁的树木,粗不过手臂,高不过两丈。丛生的灌木稀稀落落,散落在四处,繁茂无望。其中略高些的是枝条疏朗的野樱桃树,占灌木一多半,树冠上的樱桃似黄昏时的星星,还有些生机。

 

伸手摘一个红红的果子填嘴里,槽牙一错合,几乎全是籽粒,没有果肉,麻麻的,不好吃,吐落在石缝里,来年可能会发芽,再长几棵樱桃树。

行进有200米,一处略平的地方,沟沿上有一棵枝干遒劲的松树,长得精神,树形优雅。

这是入谷以来,最入眼的植物了。右侧上方山坡上,拾阶而上是一座木制结构的厕所,半掩在几棵杂树后面,很规整,给周遭的杂乱氛围,提高了些风景质量。

抬头顺着如刀劈的石壁往上看,两侧崖顶线犬牙交错,高悬着欲落的大小零散石头。所以,如此险峻樱桃谷,大风大雨天气,景区不让进,警示“大风有落石,大雨有山洪”。

今天虽说是雾大风静的天气,我们可以从容行走在谷底,但还是略微吊着胆。多想无宜,还好,一路走来,谷内不见其他游人,这一条谷地,我俩独享,让人神清气爽、“目中无人”烦扰、自由徜徉在这大自然的险峻造化里。

媳妇唯一担心的是遭遇狼,我宽慰她:岩羊都吃不完,狼没心思吃腥臊的人肉,除非饿急了。为了证实我的猜测,快到谷底尽头的时候,碰到一个穿着军棉大衣的红脸蛋小伙子,我问他:山里有狼么?他摇摇头,憨笑着说:没见过。

 

 

【二】

消除了风、雨、狼之危,心里轻松多了。应了“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的诗句。

往前走,谷底更开阔些,视野也好,正南方横着的高高山梁尽处,一块石碾大小的石头突兀地独自立在崖顶,特像黄山上的“飞来石”,只是小了许多,丑了许多,不过天气好的时候,夕阳照着,拍摄下来,也可做某个电视剧片头影像。

又走了大约30米,一块牌子立在路旁,上写“天狗吞月”,抬头仰望,左瞧瞧,右看看,就是看不到那个吃月的家伙。最后在几棵树稍的缝隙间,看到了那条似是而非的狗石头,浑身长着小树苗,像一条披着盔甲的战狗,果然不同凡响,不是人间俗物。

再往前,有一处标着“岳飞”的名牌前,找了半天,才找到岳飞他老人家。左前方,崖顶边沿退后处,一块立着的石头,似像非像人形。勉强说像岳飞,却一点没有“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英雄气概,更别说还要“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大丈夫豪气了。

算了,900多年了,日晒风吹雨淋的,消磨了他老人家的许多“英雄气概”的形态,在所难免,理解万岁。不过,大石头左右有两块小石头,可说成是岳元帅的两个儿子——岳云和岳雷,两兄弟曾经跟随岳元帅征战沙场,勇猛无比。这是景区的遗憾和遗漏,找机会告诉景区设计者,把俩小帅哥添加在名牌上,多两尊游览者瞻仰的英雄“偶像”。

走过一条像“一线天”的狭窄处,爬过10多米高铁梯子,走过一座小铁桥,就是一大段宽宽展展的平地。这“由狭而宽”的风景真好,就像陶渊明说的: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土地平旷……。这里风景好,风水也好,树草更多些,品种也多。除了占大多数的野樱桃树,还有丁香、蒙古扁桃、灰榆树。右边山坡处立一块牌子,上面说,蒙古扁桃花,四月开,花期长,红粉色。野樱桃花,五月开,粉红色或青白色,七月果熟。

看到此,媳妇来了兴致,初步确定明年四五月和七月再来,于是,心尖种下“念想”的种子,期待明年“开花结果”。

再往前走,沟变窄了,树粗了,高了。来到一个岔路口,这里好像风景区的要冲之地,右上方,立陡的山路,需爬行,到青松岭。左前方,缓坡漫上,树木渐蜜,野草铺地,风景这边独好,是兔儿坎的方向。

但右近左远,需要抉择。最终决定“不虚此行”,该看到的能看到的,都要看看,走,漫上“兔儿坎”。拾阶而上,柱伞而行。

这是一面西北向的山坡,透过树缝向上看,满坡都是树。眼前的一大片林子,疏密有致,个个挺拔,棵棵高大,枝无斜出,树皮紫红,帅呆了,让人有亲近拥抱的念头,不同于靓女帅哥的那种,是树中潘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