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古镇

再次来古镇,已与上次相隔六年。 六年前,是陪父亲一起来的,那时父亲身体还算硬朗,走路腿脚一点不次于我。父亲说:…

再次来古镇,已与上次相隔六年。

六年前,是陪父亲一起来的,那时父亲身体还算硬朗,走路腿脚一点不次于我。父亲说:年轻时也是走南闯北之人,只是那样的年代,皆是因工作需要,从未如此的“闲逛”过。曾经的深山老林,如今都成了旅游景点,他们所谓的平常之物,现在倒成了收藏之宝。

六年的光阴,说长亦不长,说短亦不短。长到我思念无边,短到此景恍如昨日。这次每到一处,就会出现我与父亲一起,在这里“闲逛”的情形。

父亲爱抽烟,切成习惯,若手中空闲,方无着无落。景区不提倡抽烟,于是我们就每走一段路程,便小息一会,目的是找一角落,我“望风”,父亲抽上两口即灭。一根香烟,点着、掐灭、再点着。我一边怨着父亲:“不能忍一会!”一边在给父亲找合适的地点。父亲跟在我身后,象孩童般的听话,犹如跟在我身后要买零食的孩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

父亲第一次坐古镇这样小的游船,即新奇亦恐惧,当船晃悠时,父亲吓得赶快抓住我,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我扶着父亲上船后,父亲坐在船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我给父亲说:“你放松,这很安全,你看那么多人坐呢!且这里的水亦不深,一眼就看到底了!”父亲一边紧紧地抓住船岩,一边惊恐的看着我,那表情,如第一次去幼儿园的幼儿,进退不定。我挨着父亲坐下,故作轻松的与父亲聊天,慢慢的,父亲绷紧的神经渐渐的松懈下来。父亲说自己在雅河水库工作那么多年,从没体验过坐船的感觉。

随便聊聊的图片

父亲在船上不再紧张,一路上尤其高兴,看什么都是新鲜的。一会给我指指哪里,一会又拉着我看看这里。高兴时嗓门尤其大,我就悄悄的告诉他:“小点声儿。”指指对面过来的船,意思是人家在朝我们看呢!父亲便降低声音,继续指给我看美景。因父亲的幸福指数很低,所以父亲一生都很快乐!比如,一个小小的电话通讯录,即能让父亲爱不释手的翻看许久,何况这古色小镇,绿水青山?

一路上父亲在不停的让我看,自己也不停的赞叹!这么小的地方如何能建房?这么悬处怎么能有树?人们真会想办法啊等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看什么都是好的。刚上船时的惊慌与不安心里全无,遇到合适处,用手撩起河里水,撒向岸边的岩石上,那动作和表情,纯真的满足与幸福!

早些年间,看到一些关于如陪父母的时间不能等,尽孝要趁早等文章,皆为“鸡汤”文字,从无过多细读。总觉时光对于父亲来说尚早,父亲的身体这样硬朗,精神状态一直很好,没什么大的毛病。我们也常想,父亲活到一百岁不成问题!殊不知,在这世上,再尊贵的身份,在病灾面前,一样逃脱不了,最终要归还。父亲终究没有经得住病灾纠缠,不舍离去,纵算我有万般不舍与留恋又如何?去的终究要去。只有经历,方懂尽孝不能等一说。

 

有时也想,即使你人间风景看尽,享乐浮名华贵又如何?不如珍惜当下,给父母多一点关爱,给父母一点时间,过好自己的生活,让日子平凡一点,简单一点,生活中少些惆怅和遗憾,多些日闲月静的日子即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