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快六十岁依然在路上的华姐,她有什么故事

1   深夜十二点多了,我拎着行李上了库车火车站,因为疫情,火车站里的乘客稀稀拉拉。   …

1

 

深夜十二点多了,我拎着行李上了库车火车站,因为疫情,火车站里的乘客稀稀拉拉。

 

我随便找个座位,正准备坐下。抬头看到一个穿着果绿色冲锋衣,黑色冲锋裤,一双军绿色徒步鞋的女人。披着头发,两颊挑起两绺头发用卡子夹在脑后。虽然她戴着口罩,还是感觉特别面熟。

 

我马上撂下行李,上前握住她的手,脱口而出:“华姐,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在库尔勒住一个旅馆的。”

图片

喀什老城

华姐看到我,也很兴奋:“咋能不记得呢,你不是陈琳嘛,你这是要上哪?”

 

我说:“我去喀什了,明天就能到。你呢?你上哪?”

 

华姐说:“我上泽普。”

 

我拿出地图,让华姐指了泽普的位置,原来是隶属于喀什的一个县。华姐说那里也是看胡杨林的。

1

华姐的的孩子比我小两岁,像她这个年龄,很多都在家里帮忙带孙子。她却一个人跑到新疆旅游,还跑了一个半月了,我也是很佩服她的。

我和华姐说:“你经常一个人跑到外面旅游,你的朋友一定都很羡慕你吧!”

华姐说:“那可不,那都老羡慕了。我把旅游的照片往朋友圈一发,已经好几个想过来玩了。”
图片

喀什老城
我说:“你出来这么长时间,你家人都没有意见吗?”

华姐说:“我老伴让我别走,在家里给他做饭。去他的吧!我还能给他做一辈子饭。”

这话说得我都笑岔了,我说:“就是,老大的人,还得搭个人给他做饭,没道理。”

华姐说:“那可不,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退休了,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过日子,那这一辈子可不老憋屈了。”

我说:“就是嘛,工作也干到退休了,儿女也抚养成人了,剩下的日子可不想咋玩咋玩。”

华姐说:“就是嘛,你呢?你出来多久了。”

我说:“我出来快一个月了,可我这个年龄正是养家糊口的年龄,出来玩,经常被人说不务正业。”

华姐说:“咳,说去呗,爱咋说咋说。”

我说:“是嘛,也想通了。人就这一辈子,也活不了两三辈子,想咋活就咋活。”
随便聊聊的图片

喀什老城

1

我和华姐各自拿出小煮锅,她拿出袋装方便面,我拿出一些馕,各自放在自己的小锅里,接一点火车站的开水。

凉了的馕硬得跟个石头一样,泡软了当做晚餐吃。

华姐说,出门的时候掰三块馕,放在单反包里。到了下午,肚子饿了,管它馕硬不硬,嚼得嘎嘣香,连个渣渣都不剩。

我们都说,出门带个电煮锅,每次旅游起码能省个五百块。买了葡萄、西红柿放在里面,也不会压坏,走到哪吃到哪。

吃饱了饭,我们又各自拿出洗漱袋,洗脸刷牙,涂了润肤露。又接上半杯子开水掺上半杯子自来水,换上拖鞋把脚冲一冲,顺便把袜子也洗了。

吃饱了,洗漱完了,就准备待会上车就好睡觉了。

我们经常出来的,旅行成了日常,随便在哪都能凑合着过。

1

准备工作都做完了,火车进站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坐在一起唠一会儿。

华姐对我说,她的爸爸生前的时候,特别喜欢旅行。

她现在用的旅行箱,还是爸爸生前用过的,爸爸在旅行箱的提手上拴上黄绳子,在飞机托运的时候,可以一眼从一堆箱子中认出自己的箱子。

爸爸还在箱子的边上,用贴纸写上对全家人祝福的话。

虽然爸爸不在了,但是女儿带着爸爸的箱子,就像带着爸爸旅行一样。

我用力捏了捏华姐的手,想说我理解你。

1

我也和华姐分享,因为喜欢旅行,在工作中一直非常努力,每天都在学习,想尽力成为不容易被替代的人。

只要能赚钱,只要是正当的,什么工作都愿意做。

平日里生活特别简单,几乎不买东西。旅行包就是三十块买的民工用的包,里面放路上用的衣服,往地上一撂,就能当凳子坐。

在路上的时候,无论是撂在火车站,还是爬山搁在山下,还是放在饭馆,根本不会有人在意我的包。

1

看看时间不多了,我和华姐又各自掏出一个小本本,开始写下路上的备忘。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华姐把巴掌大的小本本摊在大腿上,拿着笔在记录。

她快六十岁了,谈起一路的经历,仍然和年轻人一样神采奕奕。就着简陋的环境,在大腿上写字的神情,让人动容。

怎么说呢,一个从不抱怨,努力去追梦,勇敢向前走的女人,就像一本精彩的书,无论多少岁,都让人忍不住想要读下去。

火车开始检票了,我们或许不会再见。

但是,感谢相遇的此刻。

(在路上,每天暴走,赶路,晚上写文章,如果你觉得讲得还不错,分享和转发,感谢之至)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