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瓦窑载着阳光雨露的至纯慢生活

这里的一切对我应该是陌生的,镇子里快递代收点十二点半到两点半是休息时间。初次到达的我显然有点格格不入。冒昧的直…

这里的一切对我应该是陌生的,镇子里快递代收点十二点半到两点半是休息时间。初次到达的我显然有点格格不入。冒昧的直接去取快递,结果店员很生气,说不知道她是休息时间。

这使我非常惊奇。在城市里呆久了,几乎都忘记了世界上快递收取还有“休息”这样的概念。是呀,偏僻地方的节奏要慢很多。这也是这个地方的特征。

很多时候山里人的生活对我都像个秘密一样。

白天在我看来,大多悠闲且散漫,可夜晚又成了两极,撵野猪的人带着训练好的犬,要翻越好几道山梁的,而大部分人五点多就已经关灯睡觉了。这让我特别不可思议。这里的人好像没有追剧的习惯,电视很多时候是摆设。不过他们的饮食习惯应该是很好的,早中两顿饭,过午不食,这好像很有点养生的感觉。文娱活动基本是静寂的,除了免费明亮的星空,这里夜晚一切都是漆黑的。一个村庄社组近十个,跨度长达十二公里,傍晚我经常锻炼走路,很少看见灯光。给我的感觉是这里的夜晚来得比其他地方要早很多。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习惯于养些花花草草,这里很多人很不解,出门漫山遍野的花,干嘛要费那么大劲伺弄那些。何况那么娇惯,说这些的时候他们很不屑,觉得我纯粹是浪费精力。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们喜欢看我伺弄这些,觉得我的行为很有趣。天晓得,这居然能让村民们快乐,那我就多干些让他们快乐的事情出来。这就凭空让大家都多了快乐时光。

总之,在他们看来,我的劳动和游戏等同,不过看我认真的样子他们还是特别开心。我把我有限的花卉知识如同介绍商品一般一次次兜售,很少有人感兴趣。直到我介绍可以买很多钱的时候,这才有了人有了兴趣。这让我有点兴奋了。

自此,我就有了可以多交流的机会,村民很务实,关于赚钱的事情可以多关注。

为了这份快乐持久些,我下载了很多关于花卉栽培的知识,不知道真假,半生不熟的给村民进行宣讲。交流的时候也夹杂一些私货,兜售国家碳减排政策,讲述林地和耕地的区别,生态的重要性。慢慢我这有点小沙龙的味道了。从此,我可以天南海北说一些村庄外面世界的故事,特别有成就感的是,部分村民对我讲的生物质燃料感兴趣了。觉得这里大把废弃的秸秆树木可以加工。这让我如同歪歪扭扭学步的人,一下子可以平常行走感觉一般,激动得几个夜晚没有睡着。

纠结的是,疫情影响,不然我真想立即带他们去考察观摩学习一下。

 

 

村里有几个钓鱼的高手,关于钓鱼总结出了很多经验。难得的是,他们钓鱼的时候可以思考很多东西。当然,这些人都是村里的致富带头人。村里很多苗木就是经过他们的手,贩卖到了全国各地。这让我有点意外,也从侧面证明,贫穷很大程度缘于观念,缘于知识视野。很多时候由于信息闭塞,辛苦没有得到等价的收获。

我经常问村民,问他们大把闲暇的时间都干什么?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好意思地笑。

对了,一起驻村的同事吹笛子很好听。在黄昏的时候,吃过晚饭了,这时笛声就传来了。不过同事很谦逊,经常关闭了门窗,这让音乐传播小了很多。不过这却成了我最好的享受。

在寂静偏远的瓦窑,有音乐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呀!

可惜我手指粗糙,不够灵活,专门买了好几种乐器,却从来不会用,搁置的灰尘反而好像一直都在诘问,自己咋就这么笨呢?这让我常常羡慕那些能会器乐的人,也包括那些唱歌很好听的人。这是一种特别认真的态度,我常常在会音乐的人跟前自卑。

 

 

 

由于乡村闭塞,很多成年人的言行大部分痕迹还有孩子的朴实。能够蹲在一个地方半天都不动;或者从沟这边转到沟那边,其实什么也没有做,这样走来走去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一问就只会憨憨的一笑。这确实有时候是一件着急的事。

简单的心离我们复杂的世界其实很远。他们已经习惯了与世无争,习惯了岁月悠悠的安静。这让我有时候会惊奇他们的幸福多么宽广!而我却要一再带他们进入一个竞争又快速的世界。这是我的脆弱?我的矫情?或者是我的势利眼?经常会有村民突然对我说:“村里谁家牛掉沟里了,今天有便宜的牛肉吃了。”说得坦然且真实,没有幸灾乐祸的快乐,也没有深表同情的虚假。死了牛的那家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失落,买牛肉的觉得平常且正常。真实得一点没有做作。让我想半天也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描述。这应该是一种美好的状态。

秋天快结束的时候,几个小家伙却让我惊讶,经常周末独自一个人赶着几头牛几只羊,沿着一般没人会走的山路,放牧牛羊。冷风冷雨,却显得习惯。

面对的一种古老的、几百年都没什么改变的生产生活方式,我又似乎成了惊扰者。它与周遭的生存环境和谐共处,息息相关,坚韧、知足、乐观、简单、满足,慢慢地我有了一种释怀的接受。山村自然,自然山村,很多时候,不是自己想想的模样,也不是自己理解的模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