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忽梦白切鸡

说是梦,其实可能不是梦,是睡与醒之间。自己想到了白切鸡。 我刚到湛江工作时,住在学校的西区,食物的来源都是进城…

说是梦,其实可能不是梦,是睡与醒之间。自己想到了白切鸡。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刚到湛江工作时,住在学校的西区,食物的来源都是进城,到超市购买。学校周边有什么,我自己不太清楚。只到有一次,有同事从学校正门外往西的市场买了白切鸭,然后大家饮酒聚餐。我才知道那边的食物也能吃。

 

之后,我也常去那边买白切鸭。卖白切鸭的是个老头,年纪应该有七十了,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他每天中午和傍晚在那里卖白切鸭,一个简单的玻璃罩子,一个砧板。鸭子都在桶里,用塑料袋包着。早去的时候,鸭子都还是热乎的。有时候他会给我一袋鸭汤,可以用来煮青菜。但我多数嫌麻烦,并不要鸭汤。卤好的鸭翅中、尖,五毛钱一个。这个我会买。还有的时候会买鸭胗。此外也就没什么了。

 

偶尔会有鸡。他说,他卖的白切鸡的鸡是他自己养的。鸡不大。但是白切鸡比白切鸭贵,而且鸡不能四分之一买,至少要买半只。当然,半只也不算大。我的收入不高,买鸭比买鸡多。再就是,鸡也常常缺货。看来鸡养得不多。

 

白切鸡比白切鸭香,我爱鸡肉胜过一切其他的肉食品。鸭有腥味,第二顿就不好吃了。但是鸡的腥味小很多。这些也算不上我喜欢白切鸡菲薄白切鸭的借口。至于我为何在同事心里留下极爱白切鸡,我想恐怕还是我自己的造势吧。那些由日常交谈与文字构成的”假象”或者的确是”真相”,终于将喜欢白切鸡与我的美食口味画上了等号。

 

我早已经过了吃白切鸡的年龄了。因为我的牙齿衰败了,无法咬下鸡肉了。也因此,白切鸡才能进入我的梦中,进入我的玄想之中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