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海坨山

海坨山距北京市大约130公里,位于北京市延庆区张山营镇北部与河北省赤城县交界处,属军都山,主峰海拔高2198.…

海坨山距北京市大约130公里,位于北京市延庆区张山营镇北部与河北省赤城县交界处,属军都山,主峰海拔高2198.388米,为北京第二高峰,又名 “大翮山”。成功申办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唤醒了这座沉睡已久的大山,海坨之巅祥云普照,彩霞满天。

海坨山之美,美在自然,美在独我。她虽没有五岳之伟姿,也没有黄山之美景,但中国首届冬奥会之“冰雪、速度、激情”必将成为她的一道亮丽风景,闻名于天下,于世界。

有道是“山有仙则名”,海坨山因冬奥而闻名。我从来没有去过海坨山,更不知道海坨山长得什么样,但我很幸运遇见冬奥,走进大山。

这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那天,我穿上带毛的棉鞋,带上多年不曾穿过的棉大衣、棉帽、棉手套,就像是要爬南极冰山一样的出了门。

车上温暖,我带的装备散落在车座上,感到有些多余。丁建明副主任开着车,一路给我介绍着海坨山冬奥场馆建设的宏伟规划。我也一路期待着,畅想着……

一条简易崎岖的进山路把我们带进了大山,拥入大山的怀抱,顿时感到山峰连绵,层峦叠嶂。车子不安分地摇晃着,继续向前行驶。弯道越来越多,上坡路越来越陡,车速越来越慢。丁主任用手指了指地下说:“这是一条刚修好的进山路,这条路的动工标志着延庆冬奥场馆建设正式启动。”后来,这条简易的进山路在场馆建设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丁建明是冬奥场馆建设的总负责,他带着任务、肩扛着责任今天又一次来到海坨山实地踏勘。车停在了路的尽头,几个穿着棉大衣的人在原地转圈、搓手、跺脚。见车子停下,便笑呵呵地围了过来。

“看,你们几个的脸冻得像‘猴屁股’似的。”丁主任看着他们冻得通红的脸蛋给大家开起了玩笑。

付召坤,高山滑雪中心项目经理。他自从领受了任务,基本上天天长在山上。风吹日晒,没几天就把一个小白脸变成了小土娃。此时,他穿着一件旧军大衣,黑红的脸膛被冻得紧巴巴缩在一起,活像个小山民。

“今天山上贼冷,零下20多度,可能要下雪。”付召坤说完,又指着眼前的大山说:“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依小海坨山天然山型山势规划建设7条雪道,全长21公里,落差约900米。中间这个山凹是一条训练雪道,需要填山后再造雪道,技术含量较高,难度很大。建成后,这里是国内最高等级的高山滑雪赛道,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将在这里举行滑降、超级大回转、大回转、回转等11个项目的比赛。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是高山滑雪的结束区,也是集散广场。”我们一边听着付召坤的介绍,一边拿出手机拍照,记录下这原始一幕。

 

我们虽然已是在半山腰,但仰望这座大山,仍感到她是那么雄伟而高不可攀。一道道山梁,一道道沟壑,矗立在那里冰冷而坚定,让人顿生敬畏。

天上飘起了雪白的“精灵”,山风卷着雪花,像带着刺一样扎的脸生疼。这时我才感到厚厚的一身装备,给自己带来的幸福。

“我的手机没电了。”

“我的手机也没电了。”

高寒天气,手机迅速释放完自己的能量,向主人发出了警告。我们赶紧把手机放进了棉衣里贴身处,希望能给它带来温暖,起死回生。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骡马的嘶叫声,把我们所有人的目光带到高山深处的一条林间小道上。风拂耳际,仿佛在向我们细语着这大山里的秘密。

这是一支骡马山上运输队,马背上驮着建筑材料、食物和水。山上本无路,有些区域坡度接近70%。为了最大程度保护大山原始生态,许多先进装备都派不上用场,只有靠人背马驮的方法把一些必需物资先行运到山上的各个施工点位,这原始的骡马运输队便成了现代化场馆建设的开路先锋。

 

山路陡峭,我们尾随骡马队,行走在这看似有路实则没有路的山路上,在这里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登山,什么叫爬山。每走一个施工点位,我都想像着建设初期施工中的无数个艰难,但看到丁主任那坚毅的目光,听到他那踏石有声的铿锵,我仿佛看到了海坨山上明天的朝阳。

四年过去了,这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秋天。海坨山像熟透了一样,满山的丰硕,满山的金黄。9条高架索道,几百个红灯笼似的吊厢在空中穿梭,似乎是在庆祝冬奥工程的胜利。我们坐在平稳舒适的红色吊厢里,看着像刻在山里一样的巨幅冬奥蓝图,体验着跨越山峰的视觉变化,犹如欣赏刚刚完成的一幅壮美的立体油画。一条条雪道从天而降,360度大回旋雪车雪撬赛道其势犹如一条腾飞的巨龙,蜿蜒翘首于峻岭之间。远处一条条回旋山间的空中高架桥与赛道、技术雪道遥相呼应,声势颇张。

四年前,负责延庆场馆建设的于德泉副主任在新闻媒体面前向全国人民作出庄严承诺:“延庆赛区将加大生态修复和功能提升力度,建设最美赛区,以最完美状态迎接冬奥盛会,向国际社会和祖国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答卷。”今天,他看着满山金黄中透出的翠绿,看着满山的冬奥惊艳,脸上飞扬出无以掩饰的生动和灿烂。他感慨地说:“为了实现‘绿色办奥理念’,我们在大山里‘绣花’,通过护树、护草、护种、复绿,进行绿色生态修复工作,今天终于得到了回报!我真的想大喊一声:‘建设者万岁’!”

项目建设方——北控京奥集团总经理罗进此时激动万分,他想起了当初没有路、没有照明、没有信号、没有人烟的海坨山,他想起了风速40米/秒、零下近40度的施工场面,他想起了日行2万步爬山四小时的艰难,他想起了“大干100天”“百日会战”的铮铮誓言。他说:“延庆赛区核心区建设初期面临着许多不确定因素,工程建设技术难度大、山地作业条件艰苦。既要保质量,又要保工期,要向北京2022年冬奥会交上一份“科技、智慧、绿色、节俭”四位一体的答卷,在国际雪联专家的眼里,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今天我们硬是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这是冬奥精神创造的冬奥奇迹!”

在这里,有你想不到的新天地,还有你看不见的“黑科技”。藏于大山地下被誉于延庆赛区“生命线”的“综合管廊”,是国内首条在山岭隧道中建设并全功能投入使用的大落差、大坡度综合管廊。它为赛区的造雪用水、生活用水、再生水、电力、电信及电视转播信号等市政能源接入提供了一条“秘密通道”。氢能、低碳、5G、云播;智慧公路、智慧水务、智慧安保等项目成为国人的骄傲。

我们荡漾在如诗如画的上空,激动着……感慨着……沉浸着……

 

这时,一缕耀眼阳光射进了索道的轿箱,透过玻璃,穿过我们的身体又射向了远处大山。突然一幅蜃景映入眼帘,我在惊呼的同时迅速用手机拍下了这永久的铭记。回看照片,只见远处雄伟的山体上面有一位戴着眼镜的人头像与大山浑然一体,清晰可见。“这是刘利峰的头像!”我们几乎同时喊出了他的名字。

他给大山以温度,大山给他以独钟。刘利峰是延庆场馆处处长,自从下达了冬奥场馆建设的命令,他便带着使命扎根在了这座大山里。四季轮回,打开一切感觉开关,在冬奥场馆建设中,他触发了无数人的无数个感动:蜃景–仙景,也许将来会成为海坨山里美丽的故事传说。

索道把我们送上海坨山顶,巍峨海坨山银装素裹,仰望天空,朵朵白云,拂袖长扬。极目远眺,见寒松苍翠叠枝,竞相争高,山峰耸立,直指向天。看四周,山峦雪道在一片金黄中延绵舒展。观远处,毗邻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和山地新闻中心融入美丽风景中的冬奥村若隐若现。一切是那么地真实,又那么地“虚幻”。此时我们感受到的最大快乐,莫过于灵魂与大自然的完美相融,彼此沉醉。

 

海坨山象出征的壮士披上了金甲战袍威武庄严,想这里将迎来世界关注的目光,这里将高高升起五星红旗,这里将是一片欢腾的海洋。我庆幸自己有生这份遇见,我自豪融入这伟大工程,我骄傲欣赏到这不一样的风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