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将喜怒哀乐都融入笔墨,哪怕无人知我

整理小朋友们的文字,总是很慢。 我的每日记录到是简单的多,甚至有些素面朝天。最多就是插入几两张图片,可每当发小…

整理小朋友们的文字,总是很慢。

我的每日记录到是简单的多,甚至有些素面朝天。最多就是插入几两张图片,可每当发小朋友们的文字,却总会想着再加上一些好看的边框。遂埋怨自己何苦要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毕竟学校也不把这作为常规检查和考核内容呀图片。

 

随便聊聊的图片

 

已经是晚九点半,有些恹恹的时候,朋友发来两张图片。是我教过的上届孩子,整个小学期间用过的日记本,有心的妈妈都留着,说看了一晚上,老感动了。看着封面上心形的姓名贴,记忆一下子回到了N年前。

为了改作业时能一眼看出是哪个孩子,要求在封面上写上名字。可是塑胶封面没办法写字,于是,我便用A4纸折叠后,画图裁剪成心形。后来也曾用过不同的形状,不过已无需我亲自动手。

突然就很感动图片。

因为你的用心,总有人能看见。

 

图片

(2010级孩子毕业后回校找出曾经用过的班牌)

 

白昼掉落人间,光影总是飞啸而过。我却总是乐此不疲的深爱着人间的烟火与生活。

几个喜欢的朋友。

 

雪儿说,每一次动手为自己制作食物,享受的是慢时光里生活为我们打开的那扇窗。这窗口,有温暖和明媚,碎念的那些荒芜,因此多了画面的生动。

她会摊了薄饼,卷上胡萝卜,把梨子蒸熟,挖成球,拼成好看的盘。

她会用紫薯做了梅花,朵朵飞花开在盘里,生活的美意闪啊闪。

她会花上一天时间烘焙食物,让菊花酥在高温的滚烫里开了花。

即便是一碗素面,也会因为她的用心而变得清新唯美。

她的美食,她的美图,真正让人觉得生活,原来真的可以诗意而美好。

 

 

晚十点半,云妹妹说:我真的好想吃烤肉。

我立刻回复:同想,尽管已月半得面目全非图片。

她咯咯笑:每次我脑海里都是两句话,一是人生得意须尽欢;二是人需要适当克制欲望。

我也笑了:哈哈,简直不要太形象,就是这样啊。

“不过,往往最终是二占胜了一图片。原来大家都想吃,我先替你们去了嘿嘿——”伴随这句话同时发出的,还有连着八个的“哈哈哈”,笑声仿佛隔着屏幕从远方传来。

真是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啊,爽朗,可爱,永远朝气蓬勃。

 

 

吉林的琼说“冬要来了,观其风雪,攒其眉眼,中有庭树,明月皎洁。”她说冬天应该就是娉婷豆蔻,十二三岁少女的模样。

一边在她描述的文字中沉迷,一边害得我在大中原遥想北国的漫天大雪,痴痴的羡慕。校园里一棵棵朝暮相见的树,尽管还有着大片的绿,却开始想象着要陪它叶片落尽,再陪它把雪花挂满的那一幕。

 

 

“戏一折,水袖起落,唱悲欢离合,无关我。”这是今天小朋友们告知我的一首歌,循环播放,好听的戏腔,告诉你“位卑未敢忘忧国”……

 

 

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
哪怕无人知我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