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儿活

这些年,因为网师,因为团队,结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   有的曾在一起工作过,甚至有过很深的交集,…

这些年,因为网师,因为团队,结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

 

有的曾在一起工作过,甚至有过很深的交集,所以即使分开了,或许以后也很难再相聚,但在这个时代,网络仍然链接着彼此。在朋友圈看看大家的思想和生活,点个赞评个论,已经是惯常的互动方式,甚至比现实中的朋友交流得还要频繁。

 

也有一部分,从未谋面,但却仍然交往甚久。也不记得怎么成了好友,后来发现他(她)与另一些圈儿友也相互点赞,于是便好像又形成了一个朋友圈。

 

然而打小,我在交友方面就不是积极主动的人,自个儿思考、自娱自乐的时间远大于和朋友一起互动的时间。所以,若不是那么多不计较我的“冷漠”的朋友愿意与我保持着联系,时常通过各种方式关注和问候着我,我可能早就混成了孤家寡人。

 

也因为微信好友太多,朋友圈信息繁杂,为了节省自己的时间,我把大部分好友设置成了“不看他(她)的朋友圈”。朋友们看到这个信息会伤心吧?我必须得道歉,但不会更改设置,因为每个人的时间确实是有限的,我需要适度聚焦。

 

 

1

 

偶尔点开了“看一看”,发现一篇文章。文章题目中的姓氏和公众号名中的名字合起来,刚好是一位挺熟悉的网友的名字,她经常给朋友圈里朋友们的信息留言或点赞,也包括我的。文章的题目也有吸引力,我就点开看了一下。

读着文字,发现有些不太对劲。“一个人求医”?“癌胚抗原常规指标”?这是什么情况?

点开公众号,追读了几篇文字,直至看到她公众号的一个话题“晚期肿瘤”,我才确认她确实是病了。而且,是癌症。

怎么会?!

印象中,她应该和我年龄相仿。有一个比我的女儿小一些的女儿,一个比我的儿子大一些的儿子。好像听她说过,儿子是她自己执意要生的。前几年我们互动得多,我还能想起从朋友圈里看到的她,以及她的一双儿女的模样。她也是个优秀的老师,一直关注着南明团队的信息。

我连忙从微信好友里找到她,给她留言,向她道歉,如实告诉她我将她设为了“不看她的朋友圈”,所以她病了,而且好像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我竟然不知道。

过了十来分钟,她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和一个拥抱的表情,说:傻原儿,乱道歉,不过有你的问候,我可真是开心呀!

我鼻子一酸,泪水立即涌上了眼眶。

我问她怎么样,现在什么状态?她说胃癌晚期,去年12月查出来的,远端已转至左锁骨淋巴,无法手术。

我已经不能控制眼泪,左右看了看,纸巾不在手边,便拽了一下睡衣的袖子,把眼泪抹了一把。可看向屏幕的时候,又一股泪水涌上来,再擦,再涌。

透过泪水,用模糊着的视线又看到她说,医生说平均寿命六个月,治疗的话一年半。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任泪水恣意地流。

又怕她等得心急,便哽咽着敲下“你这段时间怎么过的啊!”和一溜拥抱的表情。确实太想抱抱她了,在生命时长被规定的状态下,人要经历多少个艰难的时刻。

她说听到消息,全家抱头痛哭一宿未眠,除了小儿子。不过后来小儿子学会了撒谎,跟她说,老天爷讲妈妈会好起来。她说生活多残忍,就这样催熟了一个小崽儿。

我的心更痛了。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同情吗?安慰吗?自患病以来,她可能已被无数次地同情和安慰过,在一个病人面前,我担心我的同情和安慰也成为一种伤害和打扰。

她说最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她接受了这个事情。

我敲下几个字:等疫情过了,我去看你。

敲完便又是一波汹涌的泪,疫情一定早点过去,一定要让我实现这个愿望啊!

我说你要开心,情绪很重要。

她说挺开心的,每天都活在当下,更有直男老公增加笑料,每一天睁开眼,都觉得美好。

我说真好,多幸福啊!每一个时刻都幸福快乐,每一天都值得!

不是吗?

2

 

从出生起,每个人就是被判了死刑的,只是有的早,有的晚。

最理想的,是充分地生活,自然地老去,寿终正寝。可是总有一些意外,会让人半路下车。于是那些有幸还在车上的人,会为这些人惋惜。可是,谁又能保证,自己就一定会顺利到达旅程的终点?(我其实想写——可是,谁又能保证,下一个下车的不会是自己?又觉得好像不太吉利。想多了。)

大概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假如我的生命戛然而止》。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小就被“人终有一死”的命运困扰,时刻在寻找生命意义的人来说,关于死亡的思考,在我半生的思索中占着压倒一切的比重。我明白要活在当下,也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被宣判了死期,我会如何生活?“把每一天都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这句话说着容易,做起来难上加难。我们总是设想自己是有长长的未来的,总是相信当下的辛苦能够换取将来的幸福,可如果不活在当下,不在当下的每一天去发现美,感受幸福,未来也无法幸福起来。

与朋友的交流是简短的,我也不敢跟她聊得再多,我想她也不愿意被人频繁问候。近一年来,可以想象她经历了多少艰难,至少,她现在能够真正地活在当下,感受幸福,我觉得这已足够令人佩服!

尽管奇迹并不常发生,但我依然无比虔诚地祈祷能发生奇迹,能让我一直看到她的朋友圈,看到她的一双儿女长大,结婚,生子……

一定啊!

随便聊聊的图片

3

 

准备写这篇文章之前,看到朋友圈里杨枫老师的电脑桌面上是史铁生,曾用他对生命的思考深深打动过我的史铁生。

 

想起傍晚时分,从外面回来,在小区入口的景观处拍的十几张照片。几乎都是菊花,灿烂的黄,和深深浅浅的红,开得热闹,热烈,热情。

 

默默地念起《秋天的怀念》中的句子: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