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玩了,这个人生

周五下午,H先生打电话:“我到学校门口了,你把钥匙给我送出来。” 我从办公室小跑下楼,钥匙递给车里的他,嘱咐他…

周五下午,H先生打电话:“我到学校门口了,你把钥匙给我送出来。”

我从办公室小跑下楼,钥匙递给车里的他,嘱咐他冰箱里有萝卜,晚上可以炒炒,没馒头了,得再买些。他说好。

我转身进校门,上楼时,想起上次周末相聚,他炒了个萝卜,很合我口味,我就说:“哎呀,萝卜本来是一种很俗气、难登大雅之堂的蔬菜,但是经你这么一炒,再盛进这么好看的盘子里,味道还这么好,它咋就变高雅了呢?”

“想让我多做饭就是这样拍马屁的吗?”H先生说。

我哈哈哈哈。

 

放学后,我还在办公室为晚上的家长课堂做准备,他去学校把儿子接回了家。过了一会儿又打电话:“还没忙完?”

我说马上好。

“饭做好了,回来吃吧。”他说。

于是,回家,吃饭。

放下筷子,连碗也没往厨房送,就去准备讲课了。

我在卧室里讲,为了保证网络信号,全程开着门,他和儿子在客厅,约定不发出一点声音。

讲完了,我问怎么样,他说:“感觉你全程讲得很流畅,中间就清了一下嗓子。我觉得,你讲的,很多人讲不了。”

自信又增加了一点点。

 

“明早不要叫我啊,我需要补个觉。”临睡前,我说。

第二天一睁眼,卧室门关着,隐隐听到爷儿俩在外面的动静。赖够了,披衣起床,厨房转一圈儿,看到煮好的鸡蛋,剥一个就吃。

“给你热一盒奶吧?”H先生边从沙发上站起来边说。

“好。”

几分钟后,奶就递到了手里。

去扔奶盒,看到锅里焯着排骨——在冰箱里冻了两周了,没时间或没心情做。

“是到中午再炒还是现在炒?”他问。

“趁热炒了吧。”我说完后,抱了电脑,又回到被窝里,看看各种消息,准备写家长课堂的新闻稿,学校公众号要发。

“排骨做好了,快来吃。”几十分钟后,他在餐桌旁对着卧室里的我喊道。

“真不想起来了。”我回。

于是,几块排骨被他用筷子夹着,几趟来回,投喂进我嘴里。

 

写完稿,又困,电脑往旁边一扔,便睡了。

醒来已经是两点多了,这一觉大概睡了三个小时。

“饿不?”他问。
“不饿。”

“那我们去给天儿接种疫苗吧?”

“好。”

步行十分钟,到社区卫生中心。

好长的队。

“妈妈,我想吃泡泡糖。”小天儿说。

“好,你打针不哭的话给你买。”真是太小儿科了。明知道他不会哭,明知道最好不要用“你会得到奖励”的方法来鼓励他做事,这哄小孩儿的话还是跟放在嘴边儿似的。

“好!”他当然乐意。

“医生,你轻一点啊,一定要轻一点啊!”在医生拿棉签给他消毒时,他还是忍不住这么叮嘱了一下。我哈哈哈地笑。

“一点都不疼!一点都不疼!没想到一点不疼!”医生拔出针后,他连说几句,我又笑:“是不是打之前还是有一点点紧张?”

“是呀,但是一点都不疼!都没感觉!”他边套袖子边用响亮的声音说。

“你看,小哥哥说了,一点都不疼!”后面排着队的一个妈妈对自己的儿子说。

小天儿的这几句感叹,一定让几个孩子的恐惧得到了一些消解,他们眼巴巴地看着医生阿姨扎针,想象轮到自己的感觉。

 

“去北边那个大丹尼斯超市吧!”H先生说。

“好像也没什么可买的,但一去肯定就忍不住要买一堆东西,还得提着走那么远。要不顺着这条路走,去小公园里转转就回去吧。”我说。

“去吧,我提,你不用管。”

于是,小天儿骑着滑板,我们跟在后面,向北走。

果然是又凑了一大袋东西,H先生一手提着,回家。

真想吃蜜雪冰城的圣代,又想起暑假在青城山吃得胃疼,还是买了杯奶茶,要了温热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小区门口的菊花和海棠在我上周日从小城回来时就摆上了,从半开到全开,每天上班下班时都要忍不住多看几眼,却没有时间过多停留。

“你们先上去吧,我拍拍花儿。”我朝着走在前面的爷俩喊道。

手机调了两种模式,换了几个角度,觉得还是对着花冠正面拍出来的好看,充分展现花朵的美,热烈绽放的美。

晚上依然H先生做饭。吃完,拎两本书扔到床头柜上准备看,照例先翻个朋友圈儿,偶然看到一网友生病的消息(看昨天的文章),问候,涕泪横流地交流,父子俩在客厅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中国地理》。之后我在发朋友圈和写公号文之间犹豫,最后还是写了篇文儿。

校对时,安顿好儿子给他关上门让他睡觉的H先生进来,我说一个网友病了,他问情况,我说我给你读一遍吧,刚好校对。

读完,他说,你写这没啥意思,让人看了多难受。

我说也许“难受”就是它的“意思”吧。

发布,洗漱。

跟H先生聊,直到把他聊睡了。白天睡多了的我,只好在凌晨一点多的黑夜里,独自听风声。

同时也思考着在跟他聊到选择时,他说的“人往高处走”这句话。

 

醒来,和昨天一样——门关着,听到外面爷俩的动静。

在学校群和儿子的班级群完成健康打卡,起床,吃早饭。

抹布扔到面盆里准备擦桌拖地时,耳朵里也塞上了耳机,樊登竟然讲了《人是如何学习的》!看看日期,好像是刚讲的。听个开头,“前概念”、“元认知”、“心理表征”,这些都是好熟悉的词啊,讲得还很好懂。忍不住就分享到教师的学习群,希望有更多的伙伴能听听,顺带把晚上共读的事又强调了一下。

 

风还在呼啸,明亮的阳光却突然透进窗户,照亮了半个房间——在这个朋友圈被风和雪刷屏了十几个小时的中午。
擦完桌子拖完地,房间整洁如新。回到我舒适的床上,准备休息一会儿后翻翻书。
“下午两三点吃涮锅吧,把冰箱里的羊肉卷儿、金针菇啥的清理清理。”H先生站在床边说。
“好呀!”我是真的觉得好。

还是先刷了个微信(你发现了啥?图片),看到视频号“此念”更新了一期,题目叫《太好玩了,这个人生》,是梁冬与美食家、作家蔡澜的对话。对这位爱笑的老人有印象,之前好像也看过一期梁冬对他的访谈,留在心里的是两个人的开怀大笑,这笑声,实在太具感染力。
好玩,人生,这两个词真是吸引人的组合,用游戏的态度生活,是我一直认可并修炼的。那就看看两个人说了什么吧。
边看已经开心得不行,哎哟,人生是真的真的可以这么好玩!为什么不玩呢?
“总要做一件稳定你的收入的事情。”
“你在做一件这样的事情,稳定自己生活以后,就要培养自己的兴趣,插花啦,养鸟啦,养鱼啦……这个不行了,你就做另一个。”
“用心去做。演真也不要紧,也是可以的,演惯了以后就习惯了。”
“太好玩了,这个人生,很多好玩的地方。”
“人的性格是借由自己改变的,只要你肯努力、用心,是可以扭转的。”
……
真是大智慧大境界啊!
值得一看。
人整个就更加开朗豁亮起来的感觉。

又想起前段时间H先生的话:“我就觉得人生没啥事好发愁好难过的,我觉得哪怕孩子长大做个工人,只要他健康幸福就中。我觉得死也没什么可怕的,只要这一辈子好好活了,死就死了,没啥。”
这几句话以前也知道,也读到过无数类似的话,但不知为什么,在中年这个点儿上,经由他说出来,对我来说像是一场解救。
那么,为什么不好好地、畅快地活?这么好玩,又时时能感受到大大小小的幸福的人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