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有一种淡淡的香

往阳光里挪。   妈妈说:“一晃都到了跟着太阳跑的时候了。” 阳光有一种淡淡的香。这香让昨日的风、昨…

往阳光里挪。

 

妈妈说:“一晃都到了跟着太阳跑的时候了。”

阳光有一种淡淡的香。这香让昨日的风、昨日的雨显得那么遥远,让秋也显得遥远了。

其实,不过几日光景。

 

天很亮、很蓝。是让人神清气爽的日子。我能够听见极远的声音。那是小贩的三轮摩托上挂着的喇叭声音,喇叭里喊着“收棉花黄豆”。“棉花黄豆”是没有间隔的,“豆”字的后面拖得很长。

 

没有忧伤。

也没有欢喜。

平淡的声音里,是人行走世间的平淡。

而我,忽然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卡在心里而不可说。说什么呢?都是活。

——活着。

随便聊聊的图片

想想,人其实挺悲哀的。

譬如大环境不好,我们的收入下滑,而生活的必需品普遍上涨。邹先生每每说起,言语里透着一种无奈。

“这个年纪了,想转行也不行了。”那天他在妈妈门口说到自己和自己所在的行业。

“你们才好大点年纪。”妈妈笑:“嗯,钱多有多用,少有少用。现在,总不至于饿肚子的。不会比我们年轻时差。”

 

昨晚与芷涵说到安安的不快乐。很多孩子的不快乐来自于成绩的糟糕,但安安不是,她的烦恼是觉得自己像机器人一样,一天到晚只是学习。我对她说可以放松一点,比如在下课后出来走走,看看,透一下气。可她说在学校每个人都是一样在学习,她怎么可以放松?我又说到日本的孩子,她说,我又不生活在日本。

默然。

后来告诉芷涵,芷涵答:是这样的。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烦恼。每个阶段都觉得不会有比这更大的烦恼了。

 

但孩子的烦恼毕竟是孩子的烦恼。在安安吃过晚饭后,我问她可否能抽出一点时间,说我带她去超市逛逛。她略微想了想,点点头,随即露出开心的笑容。

苹果、蛋糕、葡萄、鸡翅。安安挑选了几样自己爱吃的物品,就催着我回家。

 

“可以了,妈妈。多了我也吃不完。”她微微笑:“快点回去,我还有作业没写完。”

回转时在下雨,不大的雨,斜飞着。我骑着电动车,与她走在环城路上。她的兴致显然好了许多,与我说起新近学的抛物线,又说到数学老师说过中考时会了两道与函数有关的题目。

“我读书时数学不太好。”我告诉她。

“我感觉还好。”

她快乐的声音。

 

在那一瞬间,很怀念孩子的快乐。那最简单的快乐,为快乐而产生的快乐,没有一点杂质,是上天最初的赐予。那种纯粹,如冬日的阳光,有它自己天然的香。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