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人间温暖异地游子的心

新闻播报预计未来两天,家乡将有一场大雪降临,我不禁怦然心动,每次回味故乡的雪,就像回味一场老电影,每一个片段都…

新闻播报预计未来两天,家乡将有一场大雪降临,我不禁怦然心动,每次回味故乡的雪,就像回味一场老电影,每一个片段都是温暖,回响在童年的光阴中,遥远又模糊。

那时候,我在老家乡镇上小学,由于取暖设施落后,冬天极其漫长难熬。母亲会提前翻箱倒柜,将精心折叠好的棉衣拿出来,挨件进行清洗,用来抵御不期而至的寒冬。那时我才六岁,在母亲的悉心照料下,寒冷的冬天变得格外温暖,于是我天天盼望着冬天的到来,冬天来了,天就会下雪,天一下雪,新年的脚步就近了,随着时代的变迁,小孩子对新年的期盼与渴望从未消减。但天冷了,上学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冬天我最离不开的就是被窝,怕我冻着,母亲会头天夜里,将热水袋放到我的被子里,被窝里温暖一片,我睡得沉,梦里梦外都是香的。我有赖床的毛病,每天早上母亲都会来叫我,各种办法用光用尽,对我却无济于事,眼看上学就要迟到,一气之下将我被子掀开,下手干净利落,我一个激灵,从美梦中苏醒,睡意去了一大半。母亲细心,怕我冷着,将我衣服在火炉上烤过,穿时就不冷了,可我还是气嘟嘟的瞪着她,磨磨蹭蹭地将衣服穿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家住在场镇上,离学校就几分钟的路程,我呢,慢慢悠悠,东瞅西望,看见挂满了霜雪的树叶,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总想伸手去摸,一股沁心入骨的冰凉,瞬间让我从迷迷糊糊中清醒。我清楚记得,小学有一道考试试题,问什么的冬天?我天马行空,脑洞大开,写了幸福的冬天,阅卷老师给我了一个鲜红大叉。冬天对我而言,代表了温暖,归来,关怀,当然这是精神层面的,是母亲给予我的,物质层面便是新衣新鞋,还有各种美味零食,在外地工作的亲戚,夹带着外面的风雪,陆陆续续回来了,这些都是他们给我的新年礼物。

故乡的大雪总是来得悄无声息,我记得七岁那年除夕,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电杆似乎都停止了运转,突然停电了,只剩下一大盆火炭,将整个屋子照的通红。母亲在房间里点燃蜡烛,放在餐桌上,豆大的火苗东蹿西跳,将全家人的神情照得虔诚又专注,屋内光芒低浅,屋外漆黑一片,我爬在桌上发牢骚,嘴里嘟嘟嚷嚷没电视可看,母亲却懒得搭理我,在包饺子,猪肉馅的,拿起饺皮,舀点肉馅,一捏一按一剂,一个个皮薄馅大的饺子就腾空出世了。父亲坐在凳子上抽烟,明明灭灭的烟头,像极了当时我那躁动不安的心。

 

屋外的雪下得无声无息,风呜呜吹过,逮着什么吹什么,各种可怖骇人的声音,弥漫在无边的雪夜里,不怕的,我在家里,家是永远的避风港,隔绝了外面的风雪。丝许冷风从窗户的缝隙里乘虚而入,灯光摇曳,一家人的身影就浮动在了墙壁上,影子或大或小,或深或浅,幻化成千变万化的图景。太冷了,画面仿佛被冻结,一屋子的安宁温馨,也许在那一刻,我对雪的情愫悄然萌发,时隔多年仍记忆犹新,回味无穷。

我还记得九岁那年,大年初一的清晨,也是外婆的生日,我们一大家子亲戚,冒着漫天大雪去给外婆祝寿。纷纷扬扬的雪花将群山峻岭覆盖了一层又一层,整个山峦苍白一片,仿佛变成了冰雪王国,一时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沟,一行人浩浩荡荡,留在雪地里的脚印,大小分明,深浅不一。母亲怕我摔倒,伸手要来拉我,我不让,活像一只脱缰的野马,蹦蹦跳跳,狂奔不止,脚底的雪花被我踩得吱吱作响,天地之间一片静谧安详。

转过一个山头,远远瞧见那片银装素裹的桃林,我就变得异常兴奋,过了那片林子就是外婆家了,我的步子显得更加轻快,边跑边高声嚷嚷:“我要走在最前面!”小孩子都有争强好胜的性子,都想成为外婆家的第一只报喜鸟,给外婆带来惊喜和拥抱,此时哥哥姐姐们都让着我,也不和我争抢,心照不宣地为我让道。

一年之中,难得万家团聚、共享天伦,外婆的子女子孙们,大都常年在外读书、工作或做生意,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终于等到了这一刻的团聚,这一天最开心的莫过于外婆,布满皱纹的脸,早已笑成了一道弯弯的月牙。我上蹿下跳,将身上的雪花抖落下来,外婆急忙用盘子,将贮备在木箱里的水果、花生、瓜子、芝麻花生糖,统统盛了出来,还煮了我最爱吃的醪糟汤圆,款待我们这群“稀客”。母亲和姨妈们唠着家常,在厨房里帮忙张罗午饭,菜气四溢,香飘十里,外婆跑上跑下,拿这拿那,母女几人忙的不亦乐乎。

洁白无瑕的雪素裹大地,让我们这帮年龄相仿的孩子玩性大起,我和哥哥姐姐们伸出舌头接雪花吃,冰冰凉凉的,带着丝丝甜味。外婆家的院子虽然没有铺水泥,却很平整宽敞,足够我们玩游戏了。我们在院子里堆起了雪人,我还偷偷去外婆家的柜子里,拿了一只瓷盘子,给雪人当帽子。我们将火炮埋在雪里,只露出一丁点引子,点着后迅速躲到木柱后面,一声巨响在悠悠空谷里久久回荡,雪地里就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一根不过瘾,就用五根,空气中的火药味,伴随着冰冷的空气扑鼻而来。折腾一阵后,我们浑身已是热气腾腾,等身体完全平复下来,方才感觉到凛冽刺骨的北风。舅舅点燃鞭炮,家人、亲友、乡亲们就围坐在一起,三大桌美味佳肴,被坐的满满当当,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大家共举酒杯,祝愿美好,共叙着一年来的酸甜苦辣,屋外雪花飘舞,屋内春意盎然,那洁白的雪花让我为之动容,让所有人躁动不安的心得到了安宁。

多年来,工作一直在外地,每一朵雪花都是思念,遥寄着我的相思,现在回忆起,还是那么甜那么暖,抚慰着一颗漂泊在外的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