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理发师不能给女顾客理发

我和陈景昌在英吉沙的路上走的时候,他头微微倾过来,小声跟我说:“你知道不?这里的理发馆只给同性理发?” &nb…

我和陈景昌在英吉沙的路上走的时候,他头微微倾过来,小声跟我说:“你知道不?这里的理发馆只给同性理发?”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说:“不会吧!我是第一次听说。”

 

他说:“我在喀什的时候,去一家有女理发师的理发馆,她都不给我理发。后来,我又找了好几家女理发师的,都把我请出去了。”

 

我的好奇心一向很重,说:“这倒怪稀罕,我们待会看到理发馆,挨个进去问问。”

随便聊聊的图片

莎车县

他说:“好嘛,我们一男一女刚刚好,如果到了男理发师的店,你就问问能不能理发。如果是女理发师的店,我就问问能不能理。”

 

我说:“那太好了,我们就这么办。”

 

他说:“你还记得不?在吐鲁番我给你说过一件事,我和好几个小伙伴去麻扎村,看到有个年轻小媳妇在地里收哈密瓜。我们都过去帮忙,大家第一次在瓜地摘瓜、吃瓜,都好开心啊!都嘻嘻哈哈干得热火朝天。”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一个老人家到了地里,看到我们在地里干活,他发了好大的火,非常气愤的样子。挥着手,很大声地让我们走。同时,又很大声地骂那个小媳妇。“

 

“虽然他说的话我们一句都没有听懂,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可能那个小媳妇就是他儿媳妇,他们的风俗就是已婚的女性,不能和丈夫和亲属以外的男性交流。”

 

我很快就想起了这件事,若有所思。

 

 

 

2

 

我们一边往小刀村走,一边踅摸着道路两旁的理发馆。

 

看到一家理发馆,我们到门口看看,里面是个男理发师,心里大概有个数。

 

我就故意装作想理发的样子,进去问理发师,能不能帮我把头发剪短一点。(其实头发剪了三天还不到)

 

理发师脸圆圆的,两腮的络腮胡看到硬硬的毛茬,看上去三十多岁。他两手一摊,肩膀一耸,表示他这里不能给我理发。

 

我们往前走,很快又看到一家理发馆,到门口一张望,也是男理发师。

 

我又走进去问,他还是拒绝给我理发。理发馆里有个十几岁的男孩,他很热心地给我指了可以理发的地方。

 

一连两家理发馆都不能给异性理发。

 

莎车街头烧烤

我马上想起,在喀什理发的时候,整个店里七八个工作人员,清一色全部是女性。

 

也没有见一个男性的顾客进门,当时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还以为只是巧合呢。

 

今天在莎车徒步十几公里,有些累了,明天再接着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