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书包的校长

早上上班,走到一楼楼梯拐角处,一个小丫头不知因为什么,正把她的书包从肩上往下取。她斜了下身子,往我身后看了一眼…

早上上班,走到一楼楼梯拐角处,一个小丫头不知因为什么,正把她的书包从肩上往下取。她斜了下身子,往我身后看了一眼,然后目光又看向我的眼睛,说了句话。悦耳的上学铃声正在响,她又戴着口罩,我没听清她说什么,便俯下身,凑近一些,问:“你说什么?”

她大大的眼睛弯起来,口罩轻轻动了几下:“校长也背书包呀!”

“是呀!校长也背书包!”我立刻被这个问题逗乐了,她一定也看到了口罩上方我弯起来的眼睛。

 

01

 

这是第二次被问这个问题了。

 

第一次被问是在上周。上班时走到学校门口,值周的杨校长用明亮的笑容迎接着上学的孩子们,看到我,他略带诧异地笑着问:“你背的是儿子的书包?”

 

“我的,电脑包。”虽然这个问题有点出乎意料,但我还是笑着答道。

 

可能杨校长没见过女老师上班不配斜挎包、手提包,而是背着双肩包吧?从进校门到办公室,我的思维只在这件事上做了短暂的停留,很快便忙起其它,这事儿也就忘了。

 

但今天早上被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又问了一次,不免就往深处想了想。

 

随便聊聊的图片

02

 

没加入团队的时候,我也是个标准的女老师。参加工作十几年,包包不知道用了多少个。手提的、斜挎的、皮的、革的、帆布的、拼接的……隔段时间就要逛逛包店,找找新款——包包似乎与衣服一样,是装扮自己的必需品。

 

但是加入团队以后,这五六年,我买的包屈指可数,而且除了一个夏季便携的半张A4纸大小的斜挎包,其它的全是双肩包。电脑包、出行包,无一例外。连有一年老弟在美国发来几张照片,说要买包送给他的两个姐姐和两个外甥女,我也是挑了一个白色的双肩包,夏天时肩上一背,管它与这半老模样是不是协调。

 

想来,这几年在包包的花销上,真是省了不少钱。这个电脑包也已经背了两年了,还没有一点要淘汰它的意思,它减压性特别好,背在身上感觉很轻,对我这个曾经“突出”的中年女生真是很友好。哦,就是主图上的那一款。

 

为什么会选择双肩包而弃用女教师的常用款?我想,这与团队中的战友们有关。

 

双肩电脑包,像是南明团队成员的标配。

 

我敲下这句话,就能想起干老师、魏老师、马玲老师、波哥、杨枫、小鱼、丹丹……他们背着电脑包,或脚步匆匆,或在某所学校、某个会场与人交流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经常于各地辗转,双肩包更方便吧。像是一名“背包客”,时时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久之,大家就都习惯了背双肩包,在我走过的几所南明旗下学校,老师们也以双肩电脑包为主要的上班配件。岂止是上班,我回老家也是一包走天下。

 

其实不只是双肩包,在团队里,几乎没有人穿高跟鞋,化妆的也不多。过去,每个人的衣着是办公室里最热门的谈资,但入了南明团队,你穿啥好像没人在意,怎么舒服怎么来,大家的聚焦点全在课程、学生上,一群不食人烟火的人。到郑州做校长之前,我买过的口红不超过三支,还都是口红尖都没磨平,一涂口红自己就觉得做作,出个门儿浑身不自在。后来经人提醒,我才开始捣腾下自己的衣着和这张脸,为了更配得上“校长”这个形象。

 

 

03

 

现在,环境又变了,但我丝毫没有感觉我的双肩包有什么问题。

 

我自然也没有在意其他同事都背什么包。

 

但这无忌的童言让我不得不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因为我想到每个早晨,我和小天儿挤进盛满穿着校服的孩子和送他们的家长的电梯时,他们肯定也有相同的疑问:这个女人咋也背个书包?说不定目光还会再瞅瞅跟我一起进来的小天儿——她儿子明明背着书包呀!

 

那么问题来了,当背着双肩包的我在这个环境里变成“另类”,我要不要改变自己,适应这个环境?

 

我想了想,不!

 

我宁可做个另类。

 

人总要有点坚守。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