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才刚刚开始

清晨,隔着玻璃窗能听见妈妈在说着今日的菜价。懒在床上,我并不想即刻起来,只把眼睛眯一条缝瞧从窗帘缝里透过来的光…

清晨,隔着玻璃窗能听见妈妈在说着今日的菜价。懒在床上,我并不想即刻起来,只把眼睛眯一条缝瞧从窗帘缝里透过来的光。

 

昨邹先生回来告诉我说今年大概就这样了,又说昨晚开会甲方说工程已经四个月没有任何到账,哪里哪里已经欠了多少,又说现在这个楼盘虽然在本地卖得最好,但原材料在涨,房价在跌,很难。

——这才是刚开始。邹先生说。

 

妈妈也是听见这些消息后开始重新整理她的菜园。门口的一亩地,拾掇好了,他们一家的小开支应能勉强应付过去。

 

心免不了会沉重,但能怎样?这么多年,也一晃就过来了。好在芷涵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这大概是我今年最宽慰的事了。

好与歹,日子总归是要好好过的。

 

想起昨日幺婆饭桌上的清炒白萝卜丝,萝卜丝洁白,蒜苗碧绿,真正惹人垂涎的。于是,迎着阳光,一个人朝婆婆的菜地走去。前几日闲聊,我说起在超市买了萝卜,婆婆告诉我说她家的萝卜正嫩,要我吃就去地里扯。

 

走至大军家门口,闻得细细的淡香,下意识地望四周,什么也没看见,忽地感觉到脚底有些软,低头看,碎碎的细屑,厚厚的一层。是什么呢?眼睛却看见了苍碧的桂树。

树上早已不见花粒。花,落在地上,被风吹得拢在一起,这里一堆,那里一堆——焦黄色。

 

最近开始听《廊桥遗梦》:一个有关婚外情的故事。我在多年前看过这部电影,罗伯特.金凯与弗朗西丝卡从相逢、相恋到相别的故事。想想,人到中年的婚姻,能有多少人做到精神与肉体的一体,但真正踏出关键一步的人总是极少,以私奔这样决绝的方式踏出更是艰难。正如弗朗西丝卡所说,哪怕与丈夫没有了爱情,但对善良的丈夫她并不忍心伤害,她更不忍心抛弃自己的孩子,不忍心看着自己的离去,让家人蒙受耻辱。

 

在我想来,弗朗西丝卡的抉择是正确的。婚姻里,免不了一地鸡毛,我们很多的爱会在这些琐碎中消失殆尽,但爱情消逝,两个人多年的陪伴会产生亲情,更何况,绝大多数人还有孩子作纽带。所以,对于婚姻中的人,对于另一种幸福可能的选择,总是很难简单的评判的。毕竟在我们的生活中,主流道德观更倾向于让婚姻稳定。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样的话:给自己一些时间,原谅做过很多傻事的自己,接受自己,爱自己。过去的都会过去,该来的都在路上。

或许,人到中年,一切才刚刚开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